台裔演員「史蒂芬妮許」在《媽的多重宇宙》演出讓人驚艷!不隨主流的時尚穿搭,也不遮掩自己真實的狀態,史蒂芬妮說:「電視裡沒有長得像我這樣的人,所以我來了。」

被強制關閉的閘門猛地打開,一個粉色頭髮女子走來。她身穿白色連身褲,上頭綴滿五顏六色的釘珠,牽著小豬,隨手把持槍警察變成氣球,一戳就破,在氣球裡的彩帶紛紛落下的時刻, 一條生命已然逝去。


圖片|《媽的多重宇宙》劇照

楊紫瓊飾演的女主角震驚地看著這女人。她在燈光明滅不定的昏暗走道中緩緩走來。那女人妝容浮誇,眼下場景荒誕,她卻走出理所當然的氣場。那是《媽的多重宇宙》的終極反派,同時也是楊紫瓊飾演的秀蓮的女兒,喬伊。

下一刻,喬伊舉起兩條陰莖,開始與秀蓮進行一場荒唐卻諧趣的對打。

如果說楊紫瓊是《媽的多重宇宙》裡的引航人,引領觀眾見識電影光怪陸離的世界觀,建構浮誇世界裡紮實而可信、可感的基礎。那麼喬伊與她的飾演者史蒂芬妮許,則是讓這新奇、荒誕卻又有趣、豐富的電影世界得以漂浮、遠航的關鍵。

楊紫瓊是錨,而史蒂芬妮許是帆。


圖片|《媽的多重宇宙》劇照

延伸閱讀:為你挑片|《媽的多重宇宙》:在偌大的家庭關係宇宙裡,人終究得回來搞定自己

母親對她說:妳不可能成為演員,因為電視上沒有人長得像妳這樣

在接受專訪時,史蒂芬妮許分享她最愛的電影場景,正是這場走道對戰,她手舞足蹈地向觀眾分享這場景奇詭又精采的想像力。說來也是,畢竟史蒂芬妮許從來就是一個無法被規則束縛的人。

史蒂芬妮許出生在美國,是移民第二代。很小的時候她就向母親發下豪語,她要做一個演員。

母親指著電視告訴她:「妳不可能成為演員,因為電視上沒有人長得像妳這樣。」史蒂芬妮許沒有被這句評價打倒,她說:「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持續前進,我得去嘗試。」

那時亞洲臉孔還罕見,史蒂芬妮許說,還沒有《臥虎藏龍》,也還沒有《瘋狂亞洲富豪》,她想像的極限是劉玉玲,在好萊塢電影裡做一個重要又出色的配角。她卻勇敢地走向這條艱困的窄路。

她從百老匯發跡,《Be More Chill》是她第一次擔綱主演,她興奮地在劇院門口,用誇張的肢體語言,毫無保留地展現自己的興奮之情。


圖片|《Be More Chill》劇照

“I wanna be excellent”,她告訴自己,這一個得來不易的機會,她要用盡全力超越自己的極限,才不辜負。

《Be More Chill》之後她有了機會出現在電視上,她參演了叫好又叫座的電視劇《了不起的麥瑟爾夫人》,也加入了漫威鉅片《尚氣與十環幫傳奇》。接著,她迎來演員生涯的決勝點《媽的多重宇宙》。


圖片|《媽的多重宇宙》劇照

推薦閱讀:為你挑片|《媽的多重宇宙》集合三千楊紫瓊,才能做好一個媽媽,我們對媽媽的要求有多苛刻?

電影嘗試多重裝扮,私下也敢於挑戰大膽穿搭

電影裡,史蒂芬妮許扮演的角色本身就是這瘋狂世界的一部分。

她挑戰了許多創新、浮誇,卻又不失時髦的造型。比如暗喻宇宙/人生黑洞的貝果,她直接頂在頭上成為髮型的一部分。她的妝容也大膽,直接用珍珠貼在臉上作點綴,脖子上還套了一個莎士比亞時代的澎圈圈。


圖片|《媽的多重宇宙》劇照

電影高潮戲,母女倆在稅務辦公室對打,她身穿蘇格蘭裙、黃格子、澎澎裙、緞帶、蝴蝶結等不同款式和布料組合而成的洋裝,齊瀏海、爆炸頭,臉上的妝甚至左右不對稱。

喬伊是這多重宇宙的混亂瘋狂的具現,妳未必喜歡她的打扮,卻不可能不被她吸引。


圖片|《媽的多重宇宙》劇照

史蒂芬妮許則又不同,她不是演藝圈常見的身材火辣、臉蛋俏麗的美女,卻自信滿滿、眼裡有光。

她私下的穿搭敢於挑戰亮色和大面積花紋,讓鮮豔的服裝和健康的膚色相得益彰。她善用顏色明暗和款式凸顯身材的優點,卻也不避諱大方展露豐腴的身形。同時,她也能駕馭簡單。


圖片|Stephne Hsu @ IG

在《哈潑雜誌》為她拍攝的採訪影片裡,她穿一身白,上身是領口散開有兩條絲帶的襯衫,下身則是合身的西裝褲。身上的亮色在於耳朵上一對閃電狀的金色耳環。得體又明豔。

網路上已經出現分析她穿搭的專文,但比起穿搭上的巧思,我更欣賞她從容自若的舒展姿態。

喜歡自己:你也有身體焦慮嗎?致棉花糖女孩:但請相信「美」不應被任何標籤綑綁


圖片|Stephne Hsu @ IG

舒展不是鬆弛,也不是展示,舒展是深深明白自己是誰,是什麼樣子,要做什麼,要去哪裡,於是坦率自然、無所畏懼。

她可以搶眼大膽,也可以自然優雅。她能端坐在椅子上侃侃而談自己的電影夢,也能在劇院門口亮出一口白牙開懷大笑。

是的,世上從無顛撲不破的真理,只要妳坦然接受自己,世界可以為妳重新定義。因此,史蒂芬妮許不隨主流的時尚穿搭,也不遮掩自己真實的狀態,她身體力行向觀眾示範:電視裡沒有長得像我這樣的人,所以我來了。


圖片|Stephne Hsu @ IG

多麼慶幸,史蒂芬妮許挑戰了電視上的人只有一種樣子的規則,也從此更新了我們對美麗的想像。

原來美麗不是黃金比例的五官分佈,也不是馬甲線和蜜大腿。

美麗可以是明亮的眼神,是燦爛的笑容,是舒展的肢體。

更可以是一個小女孩無懼地指向夢想所在的方向,一步步走向世人,並告訴我們:我熱愛拍電影,我要一直拍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