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ID-19 爆發,因為疫情而被困在家中的大眾,逐漸發展出所謂的「疫下情色」文學。

隨著民眾生活方式因為疫情而出現改變,文學橋段也連帶產生變化;對此一名澳洲作家投入開闢「疫下情色」(pandemic porn)小說行列,探索疫情下的情慾和想望。

定居於昆士蘭州首府布里斯本的作家寧恩(Krissy Kneen),於上星期五(10日)接受澳洲廣播公司(ABC)「夜生活」(Night Life)節目訪問時表示,喜愛「疫下情色」小說的讀者,並未侷限於特定性別;直男、直女和同志,都同樣可以分享疫情下的性愛想象。


圖片|取自作家寧恩(Krissy Kneen)個人網站

寧恩指出,受到 2019 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刺激,世界各地從事疫情下性愛書寫的作家與日俱增,「疫下情色」這項新文類正在崛起和茁壯當中。

「疫下情色」作品迅速興起,寧恩認為,這是與人類歷史軌跡相符的現象。她解析:「情色總是能立刻和科技同步發展的,例如當攝影機照相術發明後,人們馬上就拿它來拍攝情色照片;當印刷術出現後,人們馬上就拿它來出版情色小說,並且廣為發行。」

寧恩透露,藉著情色小說作家的觀察和想像力,疫情下的日常生活,其到到處都充滿了性暗示。她舉例指出,口罩和乾洗手消毒液等,都「絕對是非常性感」的物品。她指出:「戴著口罩,特別是一個好看的口罩,是帶有性虐待想像的;至於乾洗手消毒液,更是能夠激發肌膚觸感呢。」

寧恩提到,疫情下的禁足令,又是另一激發性愛想象的元素。她說:「很多同類作品都是以『隔離下的伴侶相愛』(quarantine partnering)為題材。我深信這其實是反映真實生活的。例如在禁足令剛開始實施時,大家可能跟自己的室友不熟,但現在肯定都很熟了吧,哈哈哈!」

寧恩進一步舉例說:「住在家裡的人也是一樣,故事人物可能會搞上自己兄弟姐妹的伴侶;又或者,家裡可能有非親生兄弟姐妹,禁足令下共處一室,然後就搞上了。」

除了不同角色之間的肌膚之親以外,寧恩提到「疫下情色」小說也可以是以窺淫癖為主題,例如故事中人物在禁足期間,透過家中窗戶偷窺鄰居進而激發各種性幻想;又發者,透過視訊觀賞情色影像以便獲得滿足等等。


Photo by Colin D on Unsplash

「夜生活」(Night Life)節目主持人奈度(Indira Naidoo)提到,稍早墨爾本一家用作防疫隔離的旅館,爆出裡面的保安人員和接受隔離民眾發生性關係的事件;對此寧恩指出,禁忌、冒險和離經叛道也是情色文學的常見題材。她解釋,這類題材最普遍的橋段,就是「搞上一個不應該搞上的人」。

寧恩除了是第一批開創「疫下情色」的先驅之外,她更預言,這次疫情勢必會對整體文學景觀帶來改變。她指出,不論任何小說類型,如果故事背景是設定在 2020 年的話,情節都一定得和疫情糾纏在一起的。

延伸閱讀:疫情蔓延,但我們的愛會滋長 Tinder:新談話展開平均次數增長 20%

寧思甚至認為:「即使是 2019 年的事情,現在都變成是歷史小說了。」

據寧恩的個人網站指出,她已出版 9 本著作,還曾經參與多部電視和電影創作。她於 2014 年憑著詩集「吃掉我的祖母:一個悲傷的循環」(Eating My Grandmother: A Grief Cycle),獲得雪波卡特詩作獎(Thomas Shapcott Poetry Priz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