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工作累歸累,但過程中一點一滴的成就感讓我們能繼續工作。不過,這份美好也可能被勞累所淹沒。

文|Amazing

離職, 往未知遁去

二十六歲的最後一個月,我辭去了全職工作,開始自由工作的生活。

原本在非政府組織(NGO)推廣國際志工並擔任領隊的我,每一年寒暑假都帶著志工團出隊,到海外社區做服務,平日則在辦公室處理行政、行銷、培訓等事務。


圖片|來源

世上沒有夢幻工作

這是我大學時最想做的夢幻工作。從大三第一次到蒙古當國際志工開始,我看著團裡的領隊帶志工出國、服務社區,免費出國又有薪水領,心中充滿了無限憧憬與羨慕,我也想做這樣的工作!

於是在回國後,我與志工協會保持密切聯繫,參加培訓成為副領隊,也開始協助帶團,更在畢業後順利成為正職員工,完成了大學時的夢想。

不過上班第一天,我就感覺夢想破滅。

從前以志工、副領隊身分進到辦公室,大家總會停下手邊工作,熱情招呼我們,問我們最近過得怎麼樣,互相打鬧開玩笑,氣氛輕鬆愉悅,讓我好想在這裡工作。

可是變成正職人員第一天,當我帶著期待的心情進到辦公室,卻立刻感受到一股沉重的氣壓,同事們抬頭道早安後,便繼續忙自己的事。

「歡迎來到真實世界!」那時才發現,自己的天真實在突兀,過去想像領隊帶團的悠活美好,實則背後有無數個辛勤的時刻。工作就真的是工作,他們在志工看不見的地方,是多麼地認真忙碌。

領隊真的一點也不輕鬆:每一個團隊大約出去兩週的時間,我們需要擔負二十人的安全與健康、協助他們融入異地生活、確保計畫按規劃進行、了解當地社區的服務需求、掌握志工服務的狀態與成效、帶他們深度認識社區、與在地組織溝通協調、回報團隊狀況給台灣辦公室、緊急處理飛機停班或團員生病等突發狀況,還有,照顧好領隊自己的健康與心理狀態。

出團的頻率,寒假兩團、暑假四團,中間偶爾穿插給上班族的連假團。每半年輪迴一次宣傳招募、團員培訓、出團執行、成果報告等階段,再包含買機票、辦保險、海外社區聯繫等事宜,要投入無比的心力,才能使一次的出團順利。

而天真的我以前從未想過,每份工作背後辛苦的地方。


圖片|來源

做著充滿意義的事

我很喜歡這份工作的價值與意義,特別是出團進到海外社區時,當地居民對我們總是友善與歡迎。

我主要負責的計畫在柬埔寨,這個有「微笑高棉」之稱的國度,雖然有百分之八十的居民生活在貧窮線以下,一天收入不到一點二五美金,良善卻在貧困的焦土上開出朵朵蓮花。我們到學校去教英文、電腦、科學實驗時,孩子總是充滿好奇,有些害羞卻又想和我們做朋友。延伸閱讀:兩小時看半輩子的人生縮影:當貧富差距成為世襲,難以扭轉的貧窮

我記得有位叫桑南的七年級女孩,在一天下課後緩緩走向我,給我一朵手摺的紙花與一封信,她說自己的父母離異了,將她留給祖母和阿姨照顧,她在家裡總是覺得寂寞,但看見我們到來,感覺自己好像多了許多哥哥姊姊,讓她非常開心,真的很感謝我們。

我握著粉紅色的小紙花,覺得那是比九十九朵玫瑰還珍貴的禮物。許多這樣的時刻,都讓我感激自己做著世界上最棒的工作,能夠定期到異國深度生活,又能為他人的生命帶來美好。

美好也會疲倦

但即使是這樣富有意義的工作,我終究還是累了。

一方面,過長的工時幾乎佔據了整個生活,海外出團期間近乎二十四小時在工作。半夜睡覺如有任何狀況都要處理,雖然不常發生,但真有一兩次,我睡到一半被志工搖醒,說其他成員發燒、嘔吐需緊急處理。在台灣辦公室時,也常常需要加班或假日辦說明會,雖然都可另外補休,不過仍感到工作佔據了太多的生命,我好想找回自己的時間。延伸閱讀:焦慮、無措、無限工時:熱愛工作的你,可能已經行為成癮

另一方面,每半年要重新認識新的志工,大約四十到一百位,然後帶大家打成一片、營造團隊氣氛、凝聚共識、建立志工心態等等。雖然每個人都獨特有趣,有時也會遇見後來變摯友的團員,但漸漸感到力不從心,承受不了過重的人際包袱。

最後,則是我對志工服務這件事產生了遲疑。

每次出隊前,我們都希望帶給當地最有效的服務,給他們所需的事物,於是總花許多精力在了解需求、分析問題、盤點資源、計畫方案,不過每次兩週短期的服務,能帶來的改變終究有限。

當志工滿腔熱血地出發,到當地發現自己其實不太能做什麼時,總困惑地問我們到底帶來了什麼幫助啊?我看著團服上那句「你就是改變世界的力量」,卻感到有些無力與難過,安慰回應:「一定有的,你到來的這幾天,對他們或你自己的生命而言,就是不再一樣了。」承認我們能做的有限,我卻同時討厭自己的渺小無能。

向老闆提出離職

在上班滿三年時,我確定我想要離開了。

其實上班的第一天,我就有了想辭職的念頭,覺得美好的幻想破滅,實在是脆弱的小菜鳥一隻。但後來漸漸上手,老闆也覺得我學得很快,慢慢才有了成就感,開始覺得自己像個專業的工作者,找到了投入工作的熱情。

但期間累積的身體疲累,與前述的心理壓力,讓我越來越想放下一切好好休息,卻不太敢和老闆提離職。因為從大學開始,協會就陪著我從懵懂的志工,到具備專業能力的帶領者,給我厚實的培養與關愛,總覺得離開就像是離家般,多少感到像是背叛的掙扎。

我也質疑是不是自己太沒用,才工作三年就心力交瘁,老闆和兩位主任可是已經投入了十多年,都還穩穩地站在這裡,為什麼我無法像他們一樣強壯?

不過還是趁著過年後開工,與老闆一對一的咖啡時間提了,說我想在半年後帶完暑期團隊時,離開這份工作。

那天在吵雜的咖啡廳,我緊張地面對老闆,他卻一如往常沉穩淡定:「很久之前就有聽其他同事說你想離職,不過一直都沒有確定,現在確定了嗎?」我有些尷尬地點點頭。

「那有想過之後要做什麼嗎?」說實話,我對未來充滿迷惘與不確定,不知道接下來要做什麼、去哪裡,只是想要光速逃離這裡。我告訴老闆,可能去讀心理諮商相關研究所吧,我一直對身心靈療癒有興趣。

這是一個我自己都感到模糊的回答,卻是一個漂亮的標準答案,任何離職都適用。老闆很支持我,也跟我分析了他對心理諮商的看法,我一邊聽著一邊感到飄忽,想著:「這次是真的了嗎?我真的就要離職了嗎?」腦中吶喊過一千次的任性就要成真了,卻不是想像中的愉悅狂喜,參雜了一些不捨與傷感。推薦閱讀:「想要提離職,又怕傷感情」給上班族的職場四問四答


圖片|來源

身體總是最誠實

剩下最後半年就將重返自由,我反而更想加倍留下好成績,心中有個倔強的想法:「我要證明自己不是做不下去才離職的,我是一位很棒的好員工。」

那時我負責的是行銷企劃,包含網站、臉書等平台經營。行銷可怕的地方就在於,貼文觸及率、按讚數、說明會人數、計畫報名數等,都是清清楚楚的數字,執行的成果一看就知道,沒有招滿的計畫缺額,成了每天的夢魘。

為了證明自己,我努力做計畫宣傳,優化計畫的資訊提供、簡章排版,構思吸引人的包裝與文案,提供客製化的諮詢服務等,確實做出了不錯的成績,也被同事稱讚。

不過從三月開始,我的身體卻陸續出狀況,先是一個月內感冒了兩次,後來牙齦發炎紅腫,痛了一個禮拜。某天起床又脖子落枕,竟然過了幾個禮拜都沒有好,我開始尋求醫療協助,去物理治療所做電療、拉脖子,跑去看中醫吃藥粉,又找了整脊師調整按摩,還去做了瑜伽⋯⋯但全都沒有用!脖子持續緊繃痠痛,到離職前都沒好。

有天下午,我在辦公室全神貫注工作,當終於把事情做完放鬆下來時,發現脖子與背部緊繃到不行,幾乎不太能動,差點痛到哭。我趕緊去泡了一杯熱茶,緩緩喝下,全身慢慢逼出汗後才稍微舒緩。當下驚覺我給自己的壓力,竟是這麼沉痛緊繃,差點把自己逼入崩潰。延伸閱讀:若沒人願意開始在乎健康,過勞問題只會增加,不會停止

轉眼到了九月,我帶完最後一個團隊,把剩下的補休一路排到離職前。最後一天進辦公室時,同事們幫我辦了餞別餐會,感謝彼此在過去三年半,一千多個日子的相互扶助。

那天離開辦公室,關上鐵門的那一剎那,感覺平實無華,沒有狂喜也沒有鬆一口氣,就好像明天還會繼續來上班一樣,那樣平凡日常。可卻是我出社會後重要的第一章節,靜靜闔上了。

離職後第一天,一路睡到十二點,睜眼醒來,發現不在辦公室而是躺在床上,心情有些微妙。又過了幾天,感覺身體不太一樣,特別地輕盈,轉動身體後發現,脖子的落枕竟然默默好了!整整半年求助西醫、中醫、按摩、瑜伽都沒有用,一離職竟然就立刻好了!

我對身體毫不掩飾的誠實感到一陣害羞。原來身體在半年前就吵著要我休息了,當我還在壓榨自己,想要成為一個符合社會期待的更好的人時,只有身體真誠地為我捍衛,回應心中真切的渴望。

親愛的身體,謝謝你,我聽到了,也聽懂了,接下來的日子,讓我們更誠實地面對自己,過一段只為自己而活的日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