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澳盛銀行發佈於 2020 年所進行的調查,過去一年內有 78% 澳洲 LGBTQI+ 的朋友聽過歧視性的文字,而在這其中又有三分之二以上(69%)的 LGBTQI+ 朋友,在一年內聽過這些已經被公認是冒犯用語的形容詞。

三年前獲邀加入女人迷作者群的時候,所交出的第一篇稿,是當時澳洲澳盛銀行(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Banking Group Limited)為三月份澳洲雪梨同志狂歡節(Sydney Gay and Lesbian Mardi Gras Festival)推出的一支廣告:#holdtight,在那支廣告裡,每個同性情侶面對外界的眼光,最後還是會把握緊的另一半的手給放開。

延伸閱讀:澳洲觀察:「親愛的,讓我們理直氣壯牽起手」讓人淚流的《Hold tight》廣告

三年過去了,不論是台灣或是澳洲在同性伴侶權益上都有挫敗以及進展,在 2017 年底澳洲通過同性婚姻法案後,2019 年五月,台灣歷經反同公投的挫敗,行政院仍於大法官的釋憲後,推出了同性情侶得以結婚合憲卻又不違背公投決議的《司法院釋字第七四八號解釋施行法》,成了亞洲第一個在國家法律規範下,給同性伴侶得以結合的國家。

但是,現實生活中,同志伴侶的 LGBTQI+ 族群,仍舊面對許多生活上的挑戰。

我的名字是:

今年澳洲澳盛銀行為雪梨同志狂歡節所推出的新廣告〈Words do hurt(文字是傷人的)〉,在這一分鐘左右的影片裡,一個問題詢問著影片裡所有人作為開場:

告訴我你的名字是什麼吧?
(Tell me what your name is?)

「我的名字是(My name is⋯⋯)」然而,影片每個人說出的,是一個接著一個,對於同志族群的詆毀形容詞 [註 1]:fag**t、d**e、le***r、f***y、fr***、m**h***r 等,這些 LBGTQIA 族群至今都曾聽過的傷人字詞。


圖片|Youtube 影片截圖

文字是傷人的。


圖片|Youtube 影片截圖

在一分鐘內,就有超過 43 則恐同詆毀言論,在網路上發出

根據澳盛銀行發佈於 2020 年所進行的調查,過去一年內有 78% 澳洲 LGBTQI+ 的朋友聽過歧視性的文字 [註 2],而在這其中又有三分之二以上(69%)的 LGBTQI+ 朋友,在一年內聽過這些已經被公認是冒犯用語的形容詞。雖然如此,只有 41% 的澳洲異性戀們,覺得這些詆毀人的歧視性用語,對於 LGBTQ+ 族群是個重要問題,即便有 74% 澳洲 LGBTQI+ 受訪者表示這些用語的使用,在當今澳洲是亟待處理的課題。


圖片|Youtube 影片截圖

隨著廣告的釋出,也讓澳洲本地性別運動倡議者表示:「這些冒犯用語實在令人感到不舒服」

這也是為什麼在本篇文章裡,再三與各位讀者強調,千萬不要隨意使用這些已經是公認歧視性用語的字了,即便是在同志伴侶可以結婚的這幾年內,仍聽到幾則遺憾又氣憤的事件:有台灣因為同性伴侶住在一起被暗示搬家,在澳洲的朋友因為倡議 HIV 友善的運動被人反問是否為感染者。這些事件的發生,都印證了這支廣告以及調查結果,有的時候你不經意的用了歧視性言論,卻不自覺那是傷人且冒犯人的言論。

而澳盛銀行除了推出這支廣告外,也推出教育性素材(包容性用語、Chrome外插元件 [註 3]),這幾年包容性用語(inclusive language)逐漸蔚為風潮,美國心理學會於去年甫更新的文獻出版格式,APA format 第七版也把 Bias-free language 拉出獨立章節介紹,而在台灣,因應 2020 年所延燒的新型肺炎(武漢肺炎)而讓旅客入境時自行填寫的入境健康聲明卡在性別欄上也不再只有兩元性別,新增了其他(Other)的選項。

一步一步慢慢走,終將能逐步化解日常生活內的歧視言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