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理學帶你看《庫洛魔法使》!

「隱藏著黑暗力量的鑰匙啊,在我面前顯示你真正的力量!與你定下契約的小櫻命令你,封印解除!」這句日本動畫《庫洛魔法使》的經典台詞,絕對是一代人的集體記憶。然而,曾經坐在電視前的小孩已變成大人,少年亦成為父母,今天也許覺得動畫只是小朋友的玩意,卻未曾發現當中蘊含著各種生命哲理。所以,今天我要從小櫻的家人(哥哥木之本桃矢、爸爸木之本藤隆、守護者小可-可魯貝洛斯)著手,重新思考《庫洛魔法使》(下簡稱《庫》)的家庭心理學。

「要守護重要的人,就要學會守護自己!」桃矢的愛妹哲理

人們常常說,「為了(某人),要我作出犧牲也願意」,這斷言當然渲染力十足,但是在關係上,也許是剛好反過來。

在《庫》第 65 集中,為了不讓雪兔(假面目,實為守護者,月)因魔力不足而消失,桃矢決定把自己的魔力全部轉給阿月,但這樣做的話,他自己便無法再感知小櫻周遭的危險,所以他要求月得好好保護小櫻。當冷酷的月回應:「我沒有必要答應你,我變成這個身份,便會保護主人。」桃矢生氣地說:「就算你變身了又怎樣?!你消失的話,雪兔也會消失,你要守護小櫻,就要守護自己的身體!」月愣住,卻明白了這個道理。


圖片|《庫洛魔法使》劇照

桃矢知道小櫻最喜歡的人是雪兔(當然他自己也是),因此,他(以犧牲魔力的方式)更要守護月,教懂月「要守護重要的人,就要先學會守護自己」這個悖論般的道理,才能守護他最愛的妹妹。(推薦閱讀:【遲來的守護者】愛,永遠不會錯過

在臨床上,如果孩子知道因為自己太調皮,讓照顧者(父母)累壞,或父母因照顧自己而深深挫敗與失望,那事實上,只會讓小孩感到無比愧疚,並會因為害怕自己的壞而壓抑起來。因此,一個生氣勃勃(aliveness)、不會因為照顧小孩而「壞掉」的、能夠持續地「做他自己」(going on being himself/herself)的照顧者,才是小孩真正需要的 [1]。這讓我想起有一次摔車後,我簡單包紮後不願請假,卻繼續趕到機構給個案諮商,事後,某位資深的前輩溫柔地提醒了我:「你很努力,個案也很感動,可是,個案其實也不會希望看到『掛掉的媽媽』呢~」

「因為知道你會傷心,所以才決定不告訴你!」小可的好朋友哲理

面對殘酷的事實,不論是從坊間的心靈導師還是直面真理的哲學家,也許都只會鼓吹勇敢面對!這在理智上都沒有錯,然而,心理治療工作者會進一步考慮到當事人的身心狀態,在適當時的時機才道出真相,或思考該以怎樣的方式道出,以及道出後能如何去面對等等。

許多重大事件,小可其實都清楚得很,卻不曾把「將庫洛牌改變成小櫻牌時,小櫻因魔力不足,無法支撐雪兔(月)繼續存在」一事提前告訴小櫻。小可的選擇,其實是建立在牠對小櫻身心狀態的謹慎考慮,以及對揭示真相之際,相信那時候的小櫻已經能夠應對的判斷上!

同樣在《庫》的第 65集,當小櫻問為何不提前告知她雪兔可能會消失一事時,小可說:「因為我不想看到妳像現在一樣傷心。要是我一早說了,你就會很傷心,責怪自己的魔力不足,妳可能為了處理問題而勉強自己,所以我和雪兔決定甚麼都不告訴妳。」而當小櫻開始自責,總是要依靠小可的保護時,小可又說:「這不是叫保護!妳也說過,不是要做甚麼主人,而是希望當好朋友,所以我們時時處處為你著想,也是很正常的!」


圖片|《庫洛魔法使》劇照

在小孩健康的成長過程中,除了夠好的父母之外,其實也需要一位交心互助的朋友。在臨床上,這位夠好的朋友提供的成長力量,有時候足夠彌補父母缺失的遺憾──小櫻的母親(天宮撫子)在她三歲時便離世──換言之,這位恆常在場(constant presence)的朋友,在某種意義上成為了替代的童年照顧者[1]。因此,除了二人間的友誼外,我們也會發現平時傻氣十足的小可,在某些關鍵時刻會變得十分成熟,如同小櫻的長輩般給予最窩心的教導與照顧。

「我知道那是我無法解決的事⋯⋯(但我信任你)」藤隆的涵容哲理

想到我們對父母的記憶,他們常常不是管太多,就是該管不管;相對的,當父母的在教養上,也常常進退失據,不知道自己該不該管。其實這現象可能在於對自身焦慮的涵容,了解自身的角色與責任,以及對小孩子自由發展的信任。(推薦閱讀:《小王子》心理學:守護你心中最純真的夢想

觀眾對小櫻爸爸藤隆的印象,一般都是個溫柔的男士,他每天早上更換飯廳那張已故妻子的照片,並在繁忙的工作外,給家人煮好早餐。但終究他的角色不太重要,因為他不會魔法,亦不像桃矢般有靈異體質。然而,到了 2018 年最新的《庫洛魔法使:透明牌篇》第 21 集,爸爸藤隆不經意地揭露說,他不只知道撫子擁有不可思議的力量,理解桃矢能看見沒有形體的東西,也大概察覺到小櫻從國小四年級(成為魔法少女)開始發生了很多事,有著許多辛苦的經歷。

藤隆為何一直保持沉默?他說:「我是無法感知或聽到的人⋯⋯所以我也無法理解小櫻⋯⋯因為我知道那是我無法解決的事」,他雖然沒有任何特殊能力,但他深信小櫻是可以成功幫助自己與他人,並一一解決困難的!而且,他也知道在他力有不逮之處,桃矢是有能力幫忙小櫻的。藤隆顯然判斷正確,因為自知無力時,卻在無力處的四周繼續盡己所能地幫忙所愛的人,就是桃矢──在《庫》第 61 集中識破由「鏡」牌冒充的小櫻時,他明白現在只能夠讓小櫻獨力去解決危險,而自己「假裝不知道」便是最大的幫忙,並感謝「鏡」一再協助小櫻。

往往在一段日子的經歷後,我們把心中的想法告知父母,而他們居然說出:「我是你爸媽,怎可能不知道呢!」也不是沒有道理的。或者是說,在孩子生長的路上,本來有很多事情父母就不要盲目點破──難道當孩子糾結於鋼琴曲子沒彈好,父母就馬上給建議/換老師/熱心陪練/潑冷水?不論父母會不會彈琴,這時候最好的做法就是看著孩子慢慢探索,找到自己的答案。又比如在發現孩子已經長大,開始會自慰時,難道家長要裝起一副開明的樣子:「來!孩子,我現在來跟你談談自慰的問題。」不!這對孩子來說只會造成過度入侵的不安。

藤隆知道甚麼是他所不能為孩子解決的,因此他做的是安頓、涵容、管理自身的焦慮,並了解自身的角色與責任──做好每天的早餐,在小櫻需要依賴時給予最強的後盾──以及信任孩子的自由發展。意即,父母如果真實地了解孩子的特質,看見他們的優勢,他便能夠「信任他自己」該對小孩的事介入多少、在甚麼情況下才介入、以怎麼的方式介入。

「絕對沒問題的!」小櫻的無敵咒語家庭力

孩子自由地成長與發展是十分重要的,它會帶出人們心中最美好的東西 [2]。面對一次又一次的困境與挑戰,從收集庫洛牌→小櫻牌→透明牌,小櫻就像一位藝術家,一再突破舊形式與創造新的作品。我們看見她的努力與自信,記得她總是跟自己說「絕對沒問題的!」。

然而,小櫻的自信不是源自只會叫人「相信自己」的心靈雞湯,而是一種能夠控制與克服內心的不安,並充份信任自己和他人的實在力量。小櫻的自信是從上述家人的支持性環境中萌生的,這家庭的好條件,醞釀了能自我控制的安全感。在此基礎上,也就是被保護、被相信、於自由的發展下,她能夠(所謂的主角光環)真實地信任自己與他人,並以創造力的方式面對生命的困境 [3]。

《庫洛魔法使》的家庭,體現了精神分析師 Winnicott 眼中家庭為人們的成長所作出的兩個重要貢獻 [2][3]:

  1. 持續地為孩子保持高度依賴的機會,並在此基礎之上
  2. 為孩子提供脫離家庭,以走向外界發展的機會,於朝向獨立的路上創造屬於自己的認同與價值。

如果幸運,我們也能夠像小櫻一樣說出那句「絕對沒問題的!」。而若內心的安全感和自信還不足夠,在試著找心理師諮商之前,我認為好好地把《庫》重新「封印解除」一遍,也是一件很療癒的事。

後記:我知道《庫》的小說與動畫在內容上有所出入,但這篇文章只根據動畫劇情來寫,因此,我作為非專業的櫻粉,只能請求嚴謹的櫻粉手下留情。另外,編輯部說如果反應不錯,就會繼續這個單元,而我則是希望下次能夠書寫《庫》裡頭多元又豐富的愛情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