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甘肅救援隊惹議事件,帶你看三個性別不平等之處。

因應武漢肺炎疫情擴散,中國各地醫護人員緊急動員,由各省份調派人手至湖北支援。而在 2020 年 2 月 15 日,中國甘肅省派出第三批湖北醫護救援隊,並在「每日甘肅網」的微博上以「剪去秀髮,她們整裝出征!」為題發布影片。

影片原先是為向廣大網友傳達甘肅救援隊已蓄勢待發,準備前往重點疫區救人。但影片一出,即引來各界網友撻伐、抨擊,懷疑剃髮行為的必要性。

她們自願剃髮嗎?

影片中,清晰可見被剃髮的數十名女性醫護人員神情低落,情緒悲傷,當看見自己被剃光的長髮時,甚至不忍心直視。面對傷心的第一線救護人員,《每日甘肅網》用「疫情中最美的逆行者」來強調其犧牲奉獻。


圖片|微博截圖

此舉被大批中國網友質疑為宣傳而剃髮,忽略女性意願。有網友亦以「強行剃光頭,不給姨媽巾,懷孕送前線,然後,說她們美」表達對媒體的不滿。

而以女性作為宣傳疫情救援的工具,這其實不是第一例。

《央視新聞》早在微博貼出一個採訪片段,強調該名女性醫護人員表示「命都豁出去了,還要什麼頭髮」,並寫下「你們的髮型是戰疫一線最特別的勳章」等字眼,同樣引起網友質疑正當性與必要性。


圖片|央視截圖

「她們是自願的嗎?」

「為了方便衛生,女護士剪短髮我可以理解,但有必要剃成光的嗎?支援前方的男性也沒剃成光的啊?這就是性別迫害,沒什麼好洗的」

「甚麼是形式主義?甚麼叫矯枉過正?甚麼叫集體對個人的不尊重?甘肅省婦幼保健院給出了標準答案。」

網友的憤怒留言不停灌入微博,讓《每日甘肅網》刪除原貼文,目前仍未對該貼文所引起的網路論戰回應。

為了控制疫情,做出部分犧牲,乃常人能理解。而此次事件,網友不支持反轉憤怒的主要原因,其實與剃頭是否具備正當性,與官方持續將女性身體作為宣傳工具,忽略其個人意願有關。

救國之前,女性先來點奉獻吧

除了質疑正當與必要性以外,我們也必須指出,這系列報導也體現了性別不平等的三種面向:

忽略女性意願與主體性

中國網友曾在網站《留學世界熱點關注》上撰寫〈請停止用女性的身體,作為宣傳的工具 〉一文,訴諸其中弔詭之處:

我不想強化女性就一定關注外形的刻板印象,但愛美一定是很多女性的共同體驗。我們珍惜自己的頭髮,留長,剪短,染色,燙卷。我們珍惜那種讓自己看起來很棒的感受。

最重要的是,這是完全由我們的喜好決定的。

前往重點疫區救援,跟剃不剃髮並不衝突,而且就算是為了方便性而剃,當事人也該享有自己決定的權利,而不是排排坐,無一能拒絕。甘肅省婦幼保健院的集體剃髮作為,無疑是將女性視為一種工具,並且忽略其主體性。

女性勞動權益不被重視

也有報導指出曾有醫護人員表示自己在流產十天後再度返回第一線救援。


圖片|網路截圖

產後身體大量失血,正常情況下,女性需要經過充足修養才能恢復身體正常機能,因此,即便疫區真的缺乏救護人員,需要該名產後女性即刻投入救援,也不該是需要大量體力與專注的「前線」醫療人員。

另一方面,中國各省陸續宣布封城,卻未保留足夠女性生理用品,也讓女性醫護人員陷入更艱困的勞動環境。根據微博上的社群活動「#姊妹戰役安心行動」發起人梁鈺表示,在湖北的女性醫護人員超過 10 萬人,即便是按照每月 3 天經期,每天換 2 片的最低配備,一線女性醫護人員每月最少也需要 60 萬片衛生棉。封城後,一線救援女性的生理需求該何去何從?

在身體狀況欠佳、生理用品匱乏的前提下依然疲於工作,也是女性勞動權益不被重視的一例。

認為女性必須犧牲,才足夠作為宣傳原因

引起眾怒的最根本原因,可能還是「以女性犧牲為國家宣傳」為大宗。當新聞媒體大肆報導流產女性投入救援、新救援隊剃髮前行疫區新聞的同時,除了代表其他醫護人員的努力與奉獻不被看見以外,是否也代表了女性被期待,應該要做出奉獻與犧牲,才值得被報導?所以那些身強體壯,有著仁愛之心的其他醫護人員所做的努力,是否都不算數?

我們希望,每一個在自己崗位上努力工作,為防範疫情擴散的人們,都應該獲得同等尊重與重視。我們也希望,女性勞動狀況得以被看見並獲得解方。持續關注疫情蔓延的同時,我們期待,社會能給予女性相同的待遇,重視女性權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