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知道我們不能同時把很多事都處理好,卻忍不住增加了手邊的工作,可能是怕無聊、怕拒絕、或是怕失敗。

文|柚子甜

當我問自己「為什麼我就是無法專注?」的時候,回想起那段參加十日內觀後的日子。

那段精神的高峰期,跟現在的心神散亂相比,其中一個最大的不同,就是「多工」的嚴重程度。精神狀態極佳的時候,身心頻率較高,很容易就察覺到「多工」造成精神的巨大耗損,因此會排斥多工;然而當俗事纏身,不知不覺又養成「多工」的習慣後,頻率慢慢變得低落,連帶也難以覺察它的影響——反正本來就很亂了,散上加亂,好像沒什麼特別不同。

但為什麼明知「多工」如此耗損,我卻無法抗拒呢?科學早已證明,人腦其實無法「多工」,只能在任務中迅速「切換」,而在這樣的切換中,精神品質會因為壓力而不斷下滑,跟我的觀察正好不謀而合——但是為什麼,「理智」知道,多工的「行為」就是停不下來?

我已經不只一百次,注意到自己會一邊寫稿,一邊開網頁回訊息;一邊低頭吃飯,手又控制不住點開螢幕;或是走一小段路,也要三番兩次地掏出手機。當下即使理智想阻止,逼迫自己重回專注,卻發現行為難以控制,要不就是要花極大的力氣才能喊停,要不就是十五分鐘後,又毒癮發作般的想分心。推薦閱讀:就算工時長,也不一定能做完?你需要的六個提升生產力秘訣

經過多次觀察自己和周遭的人,我終於發覺「多工」之所以難抗拒,在於它對不同的「心靈脆弱點」產生拉扯。而從這個角度分析,我把多工概略分為兩種:「無聊型」多工以及「恐懼型」多工。


圖片|來源

「無聊型」多工: 逃避無聊, 無法深化滋味

「維吉尼亞大學的一項實驗,在心理學和神經科學學界引起了軒然大波。受試者單獨在房間內無所事事,除了可以按一個會對他們發送電擊的按鈕。六分鐘後,大多數的受試者覺得,與自己的想法獨處非常不愉快,所以選擇對自己施予電擊。但是同樣的受試者先前卻表示,他們會付錢來避免受到電擊。」——《專一力原則》

我們人類是一種會下意識尋求「快感」的生物,不斷想從精神或物質上尋找刺激——甚至就算是「痛苦」也無所謂。更不用說在手機普及的現代,「快感」是躺在床上,動動手指就能獲得無窮盡的海量資源,而且還免費。

正因為「快感」如此容易被滿足,人類「逃避無聊」的程度也變得史無前例的高:吃飯好無聊,順手就拿起遙控器;搭車好無聊,下意識就掏手機;運動好無聊,不如放個平板來追劇。如果拿走手機、關掉電視,很多人會感到如坐針氈,就像維吉尼亞大學的實驗一樣,

面對事情本來的面目,就已經枯燥到令人無法忍受。

這樣的人,心靈的脆弱點正是「刺激上癮」。一旦養成這樣的慣性,對任何事情就只會停留在淺薄表層,只要快感消失,就會飛快地去找其他刺激,接著又迅速感到無聊,不斷反覆折騰。

其實很多事情都跟感情經營一樣,快感消退後,要有耐性繼續深化,才會越來越有滋味,心也會越來越定。但「無聊型多工」的人,

疏於培養這樣的耐性,吃飯對他們而言就是無聊地進食,通勤就是無聊地移動,運動就是無聊地鍛鍊身體,只要這件事的刺激消失,馬上就想轉去做其他事,或是不斷拿起手機找樂子。延伸閱讀:分心才是專心的表現?你在拖延時做了什麼,就是你應該做的工作

刺激上癮,失去深化滋味的耐性,「無聊型多工」的人們,最終就只能在「無聊——找刺激」、「無聊——找更多刺激」之間疲於奔命,一點一滴折損自己的精神。


圖片|來源

「恐懼型」多工: 害怕說不, 忙於應付別人的需求

相較於「無聊型」多工,「恐懼型」多工的人並不是為了逃避無聊,而是為了逃避「恐懼」。

什麼樣的恐懼呢?回想一下,我們有沒有看過有些人,做事像個木偶一樣,誰瞎扯一條線,都能讓他亂了手腳。典型的「恐懼型多工」者,工作時會一次開很多視窗,這邊忙老闆早上塞的工作、那邊應付同事寄來的郵件、主管問一聲等等開會的報表呢?就馬上忙著找檔案印。客戶發信來要報價,隔壁同事問之前的訂單資料,他又馬上放下手邊的事情,急呼呼地去找。一轉眼開會時間到了,手忙腳亂地衝進會議室,才發現主管要的報表根本忘記印⋯⋯。

「恐懼型」多工的人,心靈的脆弱點是「害怕說不」。無法對別人說不,無法對過多的要求說不,才會手忙腳亂地多工,沒有委婉拒絕,或至少說「等一下」的勇氣。

最麻煩的是,「恐懼型」多工者,往往不會意識到內心的源頭是「恐懼」,還以為真的是事情太多,才必須三頭六臂地救火,甚至往往有自己很能幹的錯覺。你會喜歡:健康職場學:你能夠做更多,不代表你就應該這麼做


圖片|來源

還有另一種特別的「恐懼型多工」,會被錯當成「上進青年」。

這種「恐懼型多工」者,所有的空檔都是在吸收知識、騎車在聽英文頻道、通勤看很艱深的書,如果真心樂在其中倒也無妨,但深入探究原因,往往發現背後的心靈脆弱點是「害怕失敗」的恐懼。

「如果我不這樣做,很快就會被競爭者淘汰」、「我朋友比我用功多了,輸給他太沒面子」。恐懼型多工的學習者,他們瘋狂吸取新知的動機,並不是源自於對知識的熱愛,而是太害怕失敗。

但遺憾的是,「怕落後」、「不想輸」的恐懼型多工,總是被當成「上進青年」而倍加鼓勵,這又更加重他們「絕對不能輸」的焦慮感。於是硬邦邦、用來跟別人一較高下的知識,搖身一變成了「上進青年」的抗焦慮劑,每日和水吞服,壓下對「落後」的恐懼,並且持續餵養匱乏的優越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