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昆菲尼克斯憑藉《小丑》奪下本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男主角。他也是現實生活中的小丑,從戲裡到戲外,瓦昆都有其故事性,也有他可怪可愛之處。媒體喜歡將他比喻為怪咖,但他的怪異與特立獨行,也僅僅是因為他有其必須擁護的價值。

台灣時間 2 月 10 日,第 92 屆奧斯卡金像獎頒獎典禮於加州洛杉磯揭開序幕。瓦昆·菲尼克斯(Joaquin Phoenix)憑藉著《小丑》,摘下第 77 屆金球獎劇情類最佳男主角後,今次又風光拿到奧斯卡最佳男主角獎。(延伸閱讀:《小丑》的社會心理學:愛的反面不是恨,而是冷漠

從戲裡到戲外,瓦昆都有其故事性,也有他可怪可愛之處。媒體喜歡將他比喻為怪咖,因為他的行為舉止總是出人意料。

好比曾經在宣傳《小丑》時,因為記者的一個問題,馬上掉頭走人,也不顧現場氛圍;譬如 1 月 10 日,才因為到國會大廈前參加氣候變遷抗議活動「Fire Drill Fridays」,而被警察以涉嫌擾亂秩序帶回警局;又譬如數十年如一日,為保護動物而拒穿真皮皮鞋,即便正式頒獎典禮也只穿一雙 Converse 帆布鞋;在本屆金球獎之後,更宣布他將只會穿著同一套西裝出席頒獎典禮——他是一位演技精湛的演員,也是一位社會倡議家、實踐者,為動物、為環境、為平等、為性別,他一次次利用站上舞台的機會發聲。


圖片|達志影像提供(AP)

本屆的奧斯卡頒獎典禮上,他的一席演說,再次獲得台下掌聲:

嗨,大家好嗎?此刻,我的內心充滿感激,然而我不覺得自己因此比其他候選人、房間裡的任何人還要高等,因為我們對電影有同樣的愛,而這份感情,也造就了我不凡的人生,倘若失去它,我的人生不知道會變得如何。

但我想,上天給予我,以及這個房間裡所有人最棒的禮物,就是讓有機會發聲的人,為無聲者說話。此刻,我們正共同面對著令人沮喪的議題,儘管各自擁護不同立場,但我其實看見了其中的相似之處。

無論是討論性別不平等/歧視、酷兒權益、原民權益、動物權益,我們都在共同對抗某種不公義——反對單一國家、單一種族、單一性別、單一物種有權支配、控制、利用、掠奪,卻不受到任何懲罰。

我們失去與自然世界的連結,我們所犯的,是名為「以自我為世界中心」的罪,相信人類是宇宙中心,我們跨足自然世界,掠奪資源,我們以為自己有權力讓乳牛人工受精,而當牠生了孩子,我們又將之奪走,即便牛隻的痛苦顯而易見。接著我們又奪走要餵養小牛的牛奶,加進每日的咖啡和早餐麥片裡。

我想,人類之所以害怕改變自己,是因為我們以為改變勢必伴隨犧牲。但人類,是如此有創造力、靈巧、機智,若我們將愛與憐憫奉為最高原則,就能發展對眾生、環境皆友善的運作機制。

我的一生就像個流氓,我很自私,有時很殘酷、難以相處,但我很感激在這裡的所有人,願意給我機會。而當我們盡力而為,支持彼此、共同幫助彼此成長,而不是用錯誤互相抵銷,當我們教育、引領彼此走上救贖一途,才是人性的展現。

在我哥哥 17 歲時,曾寫下這句歌詞:「用愛救贖,隨之而來的將會是和平。」
謝謝大家。

等了 15 年拿下奧斯卡影帝,他也是現實生活中的小丑

從 2019 年底到 2020 年,瓦昆·菲尼克斯的聲勢隨著電影《小丑》推向高峰,他大可站在鎂光燈下,理所當然地享受眾人的掌聲,可是他選擇將自己縮得很小,把舞台與燈光讓給那些沒有辦法說話的人們,也讓給那些未被看見的社會角落。


圖片|達志影像提供(AP)

於是 1 月 5 日獲得金球獎劇情類最佳男主角,他說「我們該為氣候變遷做出犧牲和改變」;1 月 19 號接下美國電影演員協會獎,他說「我是站在我最愛的演員——希斯萊傑的肩膀上。」;2 月接下英國影藝學院獎最佳男主角獎,他點出影界「太白」的問題:「我必須說,自己的內心十分衝突,因為我的許多同夥演員,值得獲獎,但是他們卻沒有相同的權利⋯⋯我想我們正在傳遞明確的訊息給『有色人種』:你們不被歡迎。 我們對這些有許多貢獻的人們傳遞這樣的訊息,而我們卻能從中獲利。」

他明確表示,沒有人希望被救濟或給予優惠待遇,但每年「白人」仍能從中獲取利益:「人們都需要被認可、被感激與尊重⋯⋯我沒有盡力去確保自己工作場域的多元共融性,但我想,比讓影視劇組多元更重要的事,是我們必須真的去了解系統性的種族歧視。」

人們口中的怪異與特立獨行,也僅僅是因為他有其必須擁護的價值。

《小丑》裡,有一幕是亞瑟與電視主持人莫瑞在爭執,亞瑟說:「你可曾走到外面的世界看看嗎?你可曾離開這個錄影間嗎?人們對彼此叫囂,沒有公平正義,沒有人在意其他人,你想像湯瑪斯偉恩,會在意我這種人嗎?他有為自己以外的人著想嗎?」(延伸閱讀:《小丑》的瘋狂背後:無家、失愛、創傷,足以造就一個心碎的反派

儘管有人質問小丑的暴力,是否存有某種煽動社會仇恨的意圖,然而每當聽見瓦昆在頒獎典禮上的致詞,以及他選擇走上街頭,參與各個抗議示威現場,為多元平等、物種生存權而奮戰,我總在想,或許這正是我們必須去聆聽的聲音。

如果世界有愛,小丑的存在便不再只是一種悲哀,而瓦昆的存在,正好證明了這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