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喬的眼裡,婚姻從來就不是女人唯一的歸途。當青梅竹馬羅禮向她求婚時,她立刻拒絕了。大家都認為嫁給帥氣多金的男孩再好不過,可是那又怎樣?對喬來說,她心心念念追求的,本非婚姻,而是自由。

你的童年,或許也有一本《小婦人》。它的作者是露易莎 ・ 梅 ・ 奧爾科特 (Louisa May Alcott) ,故事敘述南北戰爭時期,馬區一家四女兒的故事。

時光流轉,直到今天,我們還是可以從小婦人的身上,看見一些自己的影子。(同場加映:「你要愛情,還是自由」《她們》 4 型人格測驗:你選擇的角色,透露內心真實渴望

這次,讓我們來聊一聊主角喬 (Jo) 吧!其實,熱愛讀書寫作的喬,就是作者露易莎的自我投射喔!

在《小婦人》電影版《她們》中,喬這個角色由《淑女鳥》女主角瑟夏羅南 (Saoirse Ronan) 擔綱演出。如果你喜歡以女性成長為主軸的《淑女鳥》,你一定也會喜歡《她們》。(推薦閱讀:【為你挑片】《淑女鳥》如果這就是最好的我,你要不要?

喬:「我建議你,到時候就搭自己的船出航,除非嘗試了自己想要的生活,不然別回來了。」


圖片|《她們》劇照

喬, 19 世紀的非典型女子

相較於行為舉止優雅端莊的瑪格 (Meg) ,或是害羞嫻靜的貝絲 (Beth) ,甚至是愛撒嬌的艾美 (Amy) ,喬「就像是個男孩子似的」——她直率、狂放、果敢,儘管常被指點不夠淑女,也並不在意。

一頭濃密長髮是她外表的亮點之一,但通常被她紮入髮網中,免得礙事。
——《小婦人》原著小說。

喬不太關心外表如何,也不擅長梳妝打扮。她的裙擺常被爐火燒出個破洞,她也一副無所謂;或是不小心將瑪格的頭髮燒壞。有次,羅禮在舞會上初次遇見喬,他邀請喬與他共舞,卻被喬拒絕。

喬:「我的裙子燒破個洞,瑪格叫我不要亂動,就沒人會注意到破洞。」

看見了嗎?是大姐瑪格要求喬小心翼翼的,說不定喬本人一點也不介意呢。

喬:「我喜歡男生的工作、遊戲和儀態。」

如果你看過《她們》預告片,或許對這幕有點印象:當羅禮向朋友介紹四姊妹時,大家都靦腆地露出微笑,只有喬自信地頷首。從這些小地方,都可以看出喬和其他女孩,有那麼點不同。


圖片|《她們》劇照

喬:愛情,不是女人的全部

無論是以前或現在,女孩常被賦予這樣的期待——端莊、溫柔、體帖與順從,然後進入婚姻、成為賢內助,大姐瑪格正好符合這個論述,也因此和外向奔放的喬形成對比。

瑪格:「喬,不要再說這麼粗俗的話了。」
喬:「我喜歡可以表達情緒的強烈字眼。」


圖片|《她們》劇照

喬一向看不慣瑪格將婚姻視為人生目標。她熱愛寫作,夢想成為一位作家。在喬的眼裡,婚姻從來就不是女人唯一的歸途。

我厭倦聽到大家說愛情就是女人的全部,我真的聽得很膩。

喬。《她們》。

因此,當青梅竹馬羅禮向她求婚時,她立刻拒絕了。儘管身旁每個人都認為嫁給帥氣多金的男孩再好不過,可是那又怎樣?對喬來說,她心心念念追求的,本非婚姻,而是自由。

喬:「我要走自己的路。」
馬區姑姑:「沒有人能走自己的路,特別是女人。」

路很多,喬選擇了不好走的那條。說真的,也不可惜,只是辛苦點。

成為自己的同時,你也可以脆弱

喬是一位堅強的女孩。她不太會哭,在四姐妹之中,一直扮演著樂觀果敢的角色。其實,在一個堅強的人背後,往往需要獨自抵抗許多脆弱與憂傷,才能昂首站在大家面前。


圖片|《她們》劇照

當家裡急需用錢時,喬自願剪去一頭秀髮,惹得眾人一陣驚呼。喬說,沒關係的,頭髮再留就有了。然而,在母親和姊妹面前看起來輕鬆自在的她,卻在夜深人靜時,一個躲在樓梯間落淚,為自己剪去的頭髮感到不捨。

喬是陽光般的存在。雖然她有時耀眼過頭,母親和姊妹希望她「乖一點」,但如果家裡沒有像喬這樣的角色,相信會黯然許多。

於是,喬曉得,即使自己有些疼痛,也該堅強起來,點亮她們的家。

又像是愛情吧。喬拒絕羅禮的七年後,她和母親在閣樓對話。

喬:「如果他再跟我求婚,我可能會答應。」
母親:「但你愛他嗎?」
喬:「這無關愛不愛,但我真的好寂寞。」

喬騙不了自己的心——她不是真的喜歡羅禮,也不是真的需要婚姻,她只是害怕獨自一人。

像喬的那些現代女性們

對信念產生懷疑,很常見。就像不婚主義的喬,也對自己產生矛盾。


圖片|《她們》劇照

於此,我們也可以試著反思女性主義的意義。你眼中的女性主義者,是什麼模樣?強勢、獨立、驕傲?渴望事業有成、排斥婚姻,才是女性主義者嗎?或是什麼樣的人,才夠格談女權?

女性主義,渴望打造的是多條淵遠流長的陰性路徑。每個人的生命經驗都不一樣,因此擁有多元的視角。始終不變的是,女性主義從性別出發,核心是平等、接納與尊重。

你不必非得是某個模樣,才稱得上夠格的女性主義者。

像是羅珊・蓋伊在《不良女性主義者的告白》一書說:「女性主義並不完美,卻盡可能為正在改變的文化氛圍指引方向。女性主義實實在在地幫我發聲。在這麼一個有太多聲音需要被聽見的世界裡,女性主義讓我確信自己的聲音是重要的。」

女性主義的最終目的,就是無論性別為何,每個人都可以自由自在地成為自己。

女人有自主思考力,有靈魂,也有感情。女人有野心,有天賦,也有美貌。

喬。《她們》。


圖片|《她們》劇照

愛得像喬一樣:你會寂寞,但你不為婚姻將就。
走得像喬一樣:你會脆弱,但你不因困境放棄。
活得像喬一樣:你會疼痛,但你不被框架束縛。

成為你想成為,成為你自己。像喬,非典型女子,不乖不壞的 Handsome Lady 。

喬:「我就是喬,永遠不會有其他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