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係日記】世上沒有理想愛情,只有屬於自己的親密關係。我遇見你,在介於女孩與女人的年紀。有一種關係,是喬與羅禮。我們不必符合世俗期待,不必走入婚姻,就懂得如何去愛。

我遇見你,在介於女孩與女人的年紀。

喬與羅禮,相識在一場舞會。男生邀請女生共舞的社交場合,畢竟太不適合喬,她拉開小房間的布簾,想要躲進另一個世界。

初次見到羅禮,就在這裡。羅禮有一頭自然捲,眼神清澈,雙手輕插在褲子口袋,看上去有些文弱。喬則相反,她率性而為,挑戰那些對女孩的世俗規範,想往哪就往哪,不怎麼在意別人的目光——何必在意。

這樣的喬,裙子被燒破了洞,也不是什麼怪事。羅禮帶著喬,說那我們到走廊跳舞吧,就沒人會看見妳的裙子發生什麼事。

有點詼諧的浪漫吧。或許正是因為羅禮的特別,喬沒將他視為一般男生,而願意與他成為至交。

在走廊上跳著狂野舞步,從窗外望進去,能看見其他人,而無論他們有多優雅端莊,都無所謂。這個狹窄的走廊,才是我們的世界,其餘地方發生的,都與我們無關。


圖片|《她們》劇照

羅禮傾心了。像喬這樣的女孩,他願意耐心等待。而這段關係,並不好愛,他得摸索著,一步步試探。在喬需要幫助時,出手相救,喬會給他一個擁抱,然後沒有然後,僅止於此。

喬:「你真是個好人!我要怎麼謝你才好?」
羅禮:「再撲到我身上來,我還滿喜歡的。」
——《小婦人》原著

隨著逐漸長大成人,羅禮也開始心急,而喬的抗拒讓他心碎。

「喬,我從認識你就愛上你,我無法克制自己。」羅禮追著喬走。像從前那樣,喬總是走在前頭,頭也不回,他跟著她,他就喜歡她瀟灑的背影和步伐。是喬,帶他認識馬區一家,領他走出那棟華美卻空洞的房子,他因此不再寂寞。

他願意給喬他能給的,偏偏他能給的,喬並不想要。

「如果我們真的結婚,會是場災難。」喬說,她不喜歡他的上流社交圈,他也終將受夠她成天埋首於寫作。「我們會成為怨偶。」

喬不願為了婚姻,放棄她想要的未來。同場加映:《她們》愛得像喬一樣:我脆弱,我寂寞,但我不為婚姻將就


圖片|《她們》劇照

羅禮:「喬,我會好好對待你。」
喬:「不行,我不行,沒辦法。」

既然喬沒活在框架內,他們的關係也不必是。不是一定要誰娶誰、誰嫁誰,我們過著各自人生,從小就辨識了彼此的氣息,偶爾相互倚靠,理解對方的奇怪與可愛,再無遺憾。

我們是彼此的紅粉藍顏,無論是愛情或婚姻都太過沉重。我願意愛你,以朋友的方式,而不願意承擔任何一點失去你的風險。


圖片|《她們》劇照

多年之後,他們再次遇見。當喬終於正視這段關係,晚一步地,羅禮已經成為喬的妹婿。

「你說得對,喬,我們不適合在一起。」羅禮對喬說。他更成熟了,外表如此,心也是。

那封寫給羅禮的親筆信,終究沒到羅禮的手上。或許喬是有些遺憾的吧,但並不可惜,畢竟她知道自己對羅禮的感情,是友情的再昇華,卻始終不及愛情。


圖片|《她們》劇照

我是我,你是你。我們錯過幾回,卻誰也沒辜負誰。

這樣多好,你說對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