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曲〈我告訴你女孩子一生都要害怕些什麼〉在中國被強制下架。其實,女孩一生中必須擔憂害怕的,或許遠超過這八件事。

近日,有一首歌,在中國各平台被強制下架,只因為談及女性權益。

它的名字是〈我告訴你女孩子一生都要害怕些什麼〉,講述一個女孩在長大成人的過程中,會遭遇哪些困難;影片中,則剪輯中國近年來的相關新聞報導,告訴我們歌詞唱的那些,都是真有其事,歷歷在目。

如果你是女孩子,你或許心有戚戚焉;如果你是其他性別,更建議你聽,或許多少能夠理解,身為女孩是什麼感受。

一、我害怕,被丟棄只因為我是女嬰

第一怕出生即死亡
沒權利來到這人間一趟
啼哭聲太吵鬧
就會成為家族中不祥
沒名字可識別
沒血脈可依傍
只是棄嬰無關痛癢

許多女嬰,還來不及長成女孩,無緣見這世界一眼,就在母親腹中,被選擇性地消失。彷彿對一個家庭來說,女孩存在與否,並不重要。家族族譜中,我們通常找不到女人的名姓;祭拜時,即使你是大姐,也要讓長子先來。

作家李屏瑤在〈排骨或雞腿便當的問題,不只是愛不愛吃的問題〉一文中,寫道:「我發現在眾多雞肉便當中,只有表弟的主菜是雞腿。後來我多次溜進廚房偷看便當們。即使不是雞腿,也總是最大的排骨,最多肉的,最豐盛的。」後來,她便對雞腿飯產生了執念,「我其實只是想成為,能夠決定自己吃飯菜色的女生。」

二、我害怕,過個生活都逃不過騷擾

第二怕三色的溫床
望遠鏡中窺伺目光
冰淇淋車會變成狼
碎花短裙會招來骯髒
就算僥倖於親人手下
也低人一等存活世上

女孩被千叮萬囑,裙褲別穿太短,不宜晚歸,喝酒適量就好,以免發生危險。殊不知,危險從來都不是女孩自己製造出來的。穿著再暴露、表現再狂野,都不是被性騷擾或強暴的理由。

該改變的是父權體制,是社會框架,而不是女孩本身。(捎來封信:給台灣女孩的一封情書:妳承受多少心傷,就擁有多少力量


圖片|〈我告訴你女孩子一生都要害怕些什麼〉影片截圖

三、我害怕,我唯一的選擇就是承受

第三怕狹隘的課堂
橫行的應為弱者舊思想
青春期的戲謔
以自己為羞恥的成長
要清純
要柔弱
要不與他爭搶
要順從襲來的手掌

從小到大,我們是如何學習性別的呢?有些學校,以藍色和粉色作為性別分野;女生的制服褲,通常是長褲,要不就是短裙,沒有其他選項。簡單卻粗糙地,這麼將男女歸類。

師長告訴我們,女孩不可以爬高、不可以把雙腿打開。健教課教到避孕,播放驚悚的墮胎影片,似乎在告訴你這是一件壞事,最好不要隨便和別人發生性關係。

當男同學拉女同學內衣肩帶時,會被斥責嗎?還是只被當作無傷大雅的玩笑?當女孩開始發育,胸部太大太小都會被取笑,於是她開始學會自卑。(推薦閱讀:從拉肩帶男孩到默許強暴的社會:我的身體,不是你的遊戲

四、我害怕,被愛人傷害後無處伸張

第四怕愛人若握刀
便是無處可以逃亡
愛字能將暴力赦免
即使求救聲如何響亮
但你要為了求生反抗
被處決就是理所當然

親密關係暴力一向無所不在,從口頭到肢體,無論是否已婚。

全世界有三分之一的女性在一生中曾遭暴力對待。在台灣,根據衛福部資料,以 2018 年為例,平均每天有 379 起家暴通報案。(延伸閱讀:「他先送花,然後對我施暴」:60 秒逐格影片,說出家暴輪迴的真相

五、我害怕,追夢卻只換來頭破血流

第五怕歧視被默許
要比他多爬無數堵高牆
不平等的競爭
越走越窄的理想廣場
以色上位的留言總防不勝防
成功女人不能漂亮

當女性被賦予生育壓力,有些公司不會體恤你,反而擔憂你一結婚懷孕就無心無力工作,因而不敢給你工作或為你升職。

在工作場合,女性常被期待要梳妝打扮,因為那是一種禮貌——即使男生沒這麼做也無所謂。日本有脫下高跟鞋的 #Kutoo 運動,韓國有拒絕化妝的擺脫馬甲運動,如果不是先前被太多東西遮蓋,現在就不必辛苦地一層層卸除。(深度專訪:專訪 Rookie Fund 執行總監唐琦:相信自己不用很 bossy,就可以當 boss

六、我害怕,婚姻是唯一能去的遠方

第六怕二五即為老
被賤賣至婚姻市場
有自知之明別挑揀
變成物品等待被考量
人生成就是婚姻殿堂
女人談什麼別的理想

主打長胸市場的飲品,以「 25 歲以前喝都來得及喔」作為 slogan ,塑身衣廣告大肆宣傳「找回你 23 歲的 23 腰」,至今都言猶在耳。不只產品,彷彿整個社會都在說:女人的魅力會隨著年齡上升而減退。

或許我們很少去想思考,是誰給予這個論述價值?它真的重要嗎?卻常常反過來檢討自己,我是不是真的應該為嫁人加把勁,以免在婚姻市場掉價——早就忘記小時候曾經擁有什麼夢想。(同場加映:寫給三十歲:完整人生不該只是一張結婚證書


圖片|〈我告訴你女孩子一生都要害怕些什麼〉影片截圖

七、我害怕,生小孩只為了回應期待

第七怕新生命病房
九死一生到鮮血快流光
仍還要被苛責
若嬰孩性別如你一樣
要體貼
要理解
習慣獨自撫養
接受褒獎為母則剛

順著眾人的期盼,女性懷孕生子,卻可能還得負擔孩子性別的壓力。

我曾經偶然聽到一段對話:一位母親說自己有替丈夫家傳宗接代的壓力,因此她很希望第一胎可以生兒子,那麼第二胎是男是女就都無所謂了。

八、我害怕,我的女兒和我同樣悲傷

第八怕她重蹈覆轍
你卻依然無力阻擋
怕這噩夢直到死去
你都沒能清醒無法反抗

我害怕我的女兒出生後,同樣得面對這個不友善的世界。我害怕這個世界仍然充滿歧視與不公平。

我害怕她必須時時刻刻擔憂自己會不會被性騷擾或強暴的處境,我害怕她受那些我受過的傷。(為你挑片:從雪莉、具荷拉去世,到《 82 年生的金智英》:正是那些微不足道的小事,壓垮了我們

我害怕,你不理解我的害怕


圖片|來源

我告訴你,女孩子一生都要害怕些什麼。

女孩子害怕針孔偷拍、陌生過客,害怕留言漩渦、哄鬧酒桌。而我更害怕,我們已經習以為常,習慣保持沈默,習慣讓權利陷落,也害怕聽完這首歌的人想:

女人生來,不就該這樣?

這首歌被中國官方下架,其實也是另一種打壓。為什麼當這些害怕頻繁出現於日常生活中,社會還是要求女性緘口?

我們一直想要鼓勵女性訴說自己的經驗。或許終有一天,女孩不再需要揣懷著這麼多的害怕,可以安放自己,安心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