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X海苔熊為你點歌】單元,本週為你挑選:如果他們知道我真正的樣子,還會不會喜歡我?我願意冒這個風險嗎?還是要繼續戴著面具?

親愛的海苔熊:

好像在很小很小的時候,有一段時間是可以放心的依靠別人、信任別人。但從小學某一次被全班孤立後,就再也找不回那段時光。下課時間,昨天還很相信的「朋友」三三兩兩聚集,用我聽得到的聲音毫不保留的批評、評價,我想要質疑想要澄清,卻被冷處理,再沒有比這更無力的失落。

這批同學跟著我一路升學到國中畢業,一開始覺得好不公平,想要求助,可是老師們、爸媽都覺得只是誤會自己解開就好。漸漸的發現我只要「學會不要去感受那些四溢的惡意」就不會這麼難過了。所以我開始學會去裝傻、裝笨去娛樂、討好我的同學們;開始學會去完成所有他們要求:作弊、幫他們寫作業到半夜,因為好像只要這樣他們就會多跟我說一兩句,就會願意在分組的時候不落下我,只要我能自己完成小組作業。

上了高中終於擺脫那一批同學,但從此我所認為的朋友好像都只把我當成求助的對象、可以宣洩情緒、倒垃圾的對象,當他們對我沒有需求的時候,之前的依靠與羈絆好像就不見了。一次次被拋下後,我才發現原來只有長成大家希望的樣子,才是唯一的解答。於是一步步照著主流社會希望的成長考上好大學、好科系,然後在每個早晨都得戴上樂觀、堅毅、開心果但同時又是傾聽者的「面具」去因應每個需要。

可是在夜深人靜被迫面對自己的時候卻覺得自己好失敗、好弱,好怕現在奠基在假面上的關係哪一天會因為大家看破我其實不是那麼好的人就全部碎裂⋯⋯。

好想要去抱抱以前好無助好無助,把枕頭哭濕,然後想到還要上學就焦慮到失眠的自己;好希望有個人能告訴我這樣就夠了,就算我的世界全然的腐爛也好希望有個人能與我一起面對。

一直都覺得自己好奇怪,明明那些事好像對小朋友來說都很正常,就只有我一個人記了這麼久,還讓它一直不斷影響自己,自己長成這樣好像也是活該。第一次老師在普心的課堂上分享你的文章,回家久違的哭了一場,然後就一篇篇的讀了下來。真的很謝謝你的文字,在我想要放棄再繼續努力支撐的時候,成為陪在我身邊的那股力量。

曦澐(點播時間:2019/6/23 上午 1:24:55)

曦澐:謝謝你的來信點播,Chloe 心理師曾經跟我談過,在青少年時期曾經被霸凌和排擠的人,在成長的過程當中,很容易覺得自己不好、低自尊、甚至會習慣性地討好別人 [1],戴上面具,就像你所說的,每一天每一天,都好怕好怕自己真正的樣子會被他們看見,可是戴著面具又好累,而且不論是怎麼樣的你,好像都很孤單,沒有人能夠理解你的感覺,你只能強顏歡笑,像小丑一樣的過日子。

像這樣子長大的孩子,經常心裡面會有一種疑問是:「如果他們知道我真正的樣子,他們就會不喜歡我了⋯⋯我願意冒這個風險嗎?還是要繼續戴著面具?」延伸閱讀:「真實的我,會有人愛嗎?」做自己前必須考慮的兩件事

我覺得你很棒的一點是,在孤立無援的情況下,自己悟出了一個道理:長成大家喜歡的樣子,是唯一的解答。這樣子的你,陪你走過了那段時間好不容易的風風雨雨,所以就像你說的,很希望回頭去擁抱那個無助的自己,因為如果不是他那麼勇敢、如果不是他「研發」出面具。或許你也無法走到今天。

然而,過去讓你活過來的「能力」,可能隨著時間,不再那麼適用於你現在的人生了,所以你越來越會覺得痛苦、越來越害怕被拆穿。如果讓自己陷在上面那種矛盾裡,那才是真正長期的悲劇。因為,倘若你習慣性覺得自己很失敗、很弱、習慣透過別人的眼光來任何自己,那麼很容易會陷入下面的兩種困境,反而使得你很難交到真心的朋友 [2]:

  • 你擔心如果有一天不再搞笑、不再幫她做事、不太開心,大家就會不喜歡你了。但事實上,因為你的「搞笑、努力、長成大家喜歡的樣子」,吸引到的都是那些透過你的面具、來對你有所需求的人,想認識「真正的你」的人,反而沒有機會認識你。

  • 而如果你繼續戴著這個面具,他們就會像吸血鬼一樣,不斷地侵蝕你的自尊,只要你每一次透過討好和完成別人的需求來獲得別人的肯定和關注,你就讓你的自尊又少了一分,除此之外,你還可能對這個過程產生「上癮」——畢竟每一次當你做出這些行為的時候,立即帶來都是一種「放鬆」或者是「被喜歡」的好的後果。

研究顯示,當你可以做真誠的自己,你也比較容易喜歡自己的樣子;當你願意呈現比較脆弱或是比較負面的一面給朋友看,也才有機會被這些朋友給接住 [3]。

想像一下,有一個城堡外面看起來好像富麗堂皇,裡面卻在鬧火災,國王非常的操心,好希望有人能夠來救火,於是傳 Line 給救火隊,但救火隊說必須先拆除外牆才能夠撲滅城牆裡面的火焰。但國王卻猶豫了,因為這個城堡的牆壁非常堅固,曾經幫城堡抵禦了許多的外敵,他捨不得把這些牆給拆掉,只能在城堡裡面心急如焚,像熱鍋上的螞蟻。如果你是這個國王,你會怎麼做呢?

心理學 OK 繃

或許你會說:這些我都知道,但我就是不曉得該怎麼樣拿下面具啊!那個恐懼實在是太大了,我好害怕好害怕如果拿下面具,就會跌入萬丈的地獄跟深淵(所以現在這邊還不是地獄嗎?)倘若你有這樣子的擔心,那麼恭喜你,因為你點播的這首歌裡面,其實有解答,讓我們用「過去」,「現在」,和「未來」的角度,順著歌詞來看你的故事。

  • 過去:「整個世界在腐爛  腐爛的都與我無關 這黑暗 我多習慣  習慣到不再需要看」這是你所存在的世界,你早就習慣這些黑暗,明知這一切都在腐爛,不想看,卻還是得面對。所以你寫信來,來面對那些你一直知道卻一直逃的黑暗。你很勇敢。

  • 現在:「Don't you stay? 多看我一眼 無視我的臉任何疲倦  看穿我最脆弱的防備 沈默以對 都無所謂 任何角落都沒差別」你好希望好希望有人能穿透你脆弱的防備,穿越城堡的圍牆,來到你身邊,就算只是陪著你一起哭,也好。

  • 未來:「If you stay  陪在我身邊 凝視我的臉所有狼狽  照亮我陰暗的每一面 不顧一切 包圍一切  光線裡別讓我走遠」如果真的有這麼一個人,你多希望多希望「他」不要離開,可以擁抱你,包圍你,用最溫暖的光線,和你一起走過所有的不堪與狼狽,一個也好,這是你最深最深的渴望。

你知道嗎,「他」,其實就是你。先前有提過擁抱自己的一個方法是「對鏡」[4],你可以先閱讀完下面這段話之後,再閉起眼睛練習:想像自己在一個巨大的森林當中,慢慢走著,一面踩著上的落葉,一面緩緩的向前行,遠處有一個房子,你走進那個房子眼前看到一個好長好長的樓梯往上,你慢慢地順樓梯往上爬,不知道爬了多久,眼前出現一道門,你把它打開,眼前是一個客廳,在這個客廳的麼一面牆上,有一道門,你稍微環顧客廳之後,再近進這道門,輕輕的把門打開,然後在房間裡面,你會看到一個鏡子,試著

  • 描述一下在這個鏡子裡面你看到什麼?

  • 當你看到鏡子裡面的東西,你內心有什麼感覺?

  • 你會想要跟鏡子裡面的東西說些什麼?

先前我在講座帶這個活動,許多人會選擇過去擁抱那個內在的自己,不論他們多麼醜陋或者是邪惡,看起來多麼不討人喜歡;也有一些人,在看到鏡子裡面的自己之後,就放聲大哭,因為他們發現:原來過去都把目光放在別人怎麼看自己身上,自己從來沒有好好跟自己在一起,這樣的感覺然後他們覺得很哀傷、很心疼、很希望可以安撫鏡子裡面的那個自己。

就像你最後一段所說的,你好想要回到過去,去擁抱那個時候受傷的自己,其實你已經具有這樣的能力了,抱著抱著,或許你的自信就會慢慢像種子一樣發芽、長出來!如果你覺得這個練習有點奇怪、或者是你看不到任何畫面,那麼也沒關係,可以像我最近的文章所說的,到公園裡面去找一顆樹,跟他說說你的委屈,然後每次講完一句話先暫停一下,等他一下,你覺得他可能會說些什麼話來當作回應?這是一種自我對話的技巧,同時也因為你抱著這棵樹,你內心的一部分也會接收到大地之母的滋養。延伸閱讀:「心情不好的時候,看看樹吧!」擁抱植物的療癒法則

在你擔心沒有人愛你的時候,大地還愛你;在你害怕被身邊的人討厭和看穿的時候,大地雖然知道你真實的樣子,但並不會因為這樣就把你驅離,而透過這樣一次又一次的擁抱,你會的擁抱越來越熟悉,也越來越敢擁抱那個真實的自己。

所以,就如同歌詞裡面副歌不斷唱著的一樣:你願意為自己留下來嗎?為那個好受傷、好孤單、好需要人家安撫的自己,默默地留下來,靜靜的陪他身邊,然後看天空的星光,慢慢閃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