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生活過得還好嗎?是不是在思考的自己的新年新希望呢?那麼環視一下你的家吧!也許會聽到哀求的聲音。

「前幾天,幸子死了。」

這是一篇刊載在日本女性媒體「 telling,」的文章的頭一句文字。被這般詭異又驚悚的開頭所吸引,我繼續讀下去。

「幸子是我家冰箱的名字。」什麼嘛,白嚇出一身冷汗了。

「我想幸子應該是自殺的。畢竟她那麼新,不可能壞掉。想到這裡,我的心情就鬱悶了起來。她會不會是因為我最近都不理她,所以才捨命向我抗議的呢?」

她告解說,那段時間她過著手遊不玩個八小時不罷休、重看《王者天下》和《柯南》的頹廢生活。

「往幸子的內部一看,羽衣甘藍已經黃掉,令人不禁懷疑它是不是楓葉;兒子在秋天從學校帶回來的地瓜也變得又皺又碎。」

「神呀佛呀幸子大人死掉的爺爺奶奶對不起,我竟然過著這種生活。」


圖片|來源

作者叫做佐藤友美,是位職業婦女。很多人會問她如何兼顧家庭與工作,她回答:「我會優先做只有我能做的事、我必須做的事,還有我想做的事。」她不擅長家務,所以找清潔工幫忙;因為照顧小孩不是人幹的苦差事,加上她認為在幼兒階段沒有「只有我才能做的事」,因此請別人幫忙帶孩子。

然而「害死」了冰箱的她,也曾經是個非常堅持自己煮飯的人。

「持續地吃外食、任由食材腐敗、嫌麻煩而不吃。這樣的生活如果一直持續下去,我好像會從末稍神經開始壞死。」

不用做的事儘可能不去碰的她,唯有在煮飯上有著莫名的執著。對她來說,有沒有讓自己和家人好好吃飯是她最重視的事。也因此,面對幸子的死,她感受的消沉也更強烈。

為了不再體會這樣的消沉,佐藤友美毅然決然買了一本標榜「簡單、可以每天持續」的新食譜,試圖重拾從前對烹飪的那股熱情。

讓我們試著告解與掃視現在的生活

各位的家目前一切安好嗎?冰箱還活著嗎?裡面的東西都還好嗎?還是空蕩蕩的?床單還是乾淨的嗎?有沒有沾上各種毛髮,油油膩膩?衣服都乖乖地待在衣櫃裡嗎?還是散落在家裡的各個角落,當椅套?

我先來告解吧。前陣子我買到了一款不得了的遊戲,每到假日幾乎無法放手,家事老是拖到最後一刻才做,也因此荒廢了我的飲食。早餐一杯豆漿或牛奶,午餐把冰箱的剩菜挖出來,有多少吃多少,晚餐同理,只不過吃得更少,只求晚上不會餓到睡不著。一個月下來,雖然瘦了幾公斤滿令人雀躍的,但每次久違地好好吃一頓飯之後的感動,讓我不禁反省起我的生活方式。推薦閱讀:趕上死線的快感令人上癮!小心「拖延症」纏身

時在年末,除了反省,我毅然決然也採取行動,希望把握 2019 的最後幾天,逐漸養成從前的好習慣。

首先,是好好面對我家的「幸子」。打開冰箱,發現除了買給我家天竺鼠的甜椒、小黃瓜等生菜之外,只有生米和調味料。雖然寵物是拿來疼的,但飲食比天竺鼠來得差真是令人不勝唏噓。於是我洗了米,到合作社買了些好處理的青菜,切成丁後丟下去和生米一起煮。很樸素,又完全不需要技術的這碗飯,也許是象徵了新生活的開始吧,吃起來特別滿足。


圖片|來源

不希望家具紛紛棄你而去的你,不需要因為家中的慘狀而感到過度驚慌。在今年結束前你可以做的,是向被冷落、不被善待的家具展現改變的誠意,那怕只有一點也好。不需要為了做四菜一湯而感到慌亂,甚至只要煎個荷包蛋,帶給你的家電一道曙光就好。

除了開伙之外,我也開始從事一些久久沒碰的興趣。契機是在找東西的時候,發現了沉睡在抽屜中長了一層灰的電繪板。幸好它還沒陷入永眠狀態,不然我也成了害死別人的兇手了。太久沒用電繪板,手抖到不行,畫出來的線條簡直慘不忍賭。但光是做了你想做卻遲遲沒去做的事,就已經有足夠的成就感了。

我也開始聽起一些新認識的藝人的音樂,試著去排歌單,試圖將遊戲在我的生活中的比重降低到正常值。

我也掃起了散亂在地板上的牧草(天竺鼠是很挑食的),將衣服和散落在各處的漫畫歸位。

聖誕節已過,今年進入最後倒數,各位許了什麼樣的新年新希望呢?若你有想整頓生活的念頭,卻又不知從何開始的話,先著手年末大掃除吧!在這過程中,你也許會聽到你的家具、家電,家裡的各種物品,將你必須許的新年新希望嘶吼出來。在他們嚥下最後一口氣之前,好好關照他們吧!推薦閱讀:一年將末,你會給過去這一年的自己打幾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