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實中,有女性服從於父權體制,將被壓迫的憤怒轉為對女性的廝殺。女人為因為心中的填不滿的洞,才去為難女人。

文|李愛玲

只因我們一樣為愛顛簸在紅塵

智慧的女人,懂得尊重男人,也懂得欣賞女人。

她們能給男人喝采,更願意給女人掌聲。

迄今為止,我在公眾場合被人罵過兩次。

第一次是大學期間,與同學在公車上,一位大媽嫌我倆聊天打擾了她睡覺,用極其難聽的話罵了我們,最後補充,「別以為年輕就了不起,告訴你,你們都會有老的那一天!」

第二次是去濟南參加招聘會,在半夜返程的火車上,一年輕女子要我和她換位子,我不肯,爭執起來,她罵:「脾氣這麼厲害,以後肯定嫁不出去,沒男人會要你!」

當時,我只覺得憤怒。

今年春天與朋友乘遊覽車出遊,在車上聽後排兩女子指著窗外議論,「這女的,長這麼醜還開保時捷,白糟蹋了這車。」一會兒又說:「看這小妞兒,年紀輕輕開賓士,不是做雞就是二奶。」

此刻,我只覺得悲涼。同性相輕。女人攻擊起女人來,比男人更惡毒百倍。

曾在樓下超市見兩個女人因買一棵白菜誰先稱重而爭執起來,起初還能圍繞著誰應排隊的主題,後來演變成了出口成髒的謾罵,她們用夾雜著生殖器官的各種動詞直接攻擊了對方下體,用各種汙言穢語詛咒了彼此的祖宗八輩七姑六姨。

一旁圍觀的,不乏暗自叫好和竊笑的男人們。

身為同性,我只替她們感到尊嚴掃地。


圖片|來源

自古至今,從深宮奪寵波譎雲詭,深宅大院妻妾爭鬥,到為職場上位不擇手段、相互詆毀,再到同一屋簷下婆媳開戰、硝煙漫天,小三鳩占鵲巢,正室公開反擊⋯⋯女人間的爭鬥大戲從未停止。

現在,誰再給我發「大奶當街扒光二奶將其暴打」、「女大學生群毆女同學逼拍裸照」之類的影片,我都拒絕打開。那是女人的恥辱。

男人為什麼看不起女人間的友誼?為什麼敢肆無忌憚地出軌?為什麼敢明目張膽地同時撩兩個閨蜜?為什麼敢在婆媳問題中毫不作為?

因為太多女人,只會把刀尖指向女人,只會比男人更無情地為難女人,踐踏女人。

她們缺少自信,不愛自己,對男人依附討好,卻又活得怨氣橫生,只好轉頭對女人刻薄狹隘、充滿仇視。她們把同性當作天敵,動輒爭鬥開撕,不惜侮辱打壓,卻讓男人坐山觀虎鬥,盡收漁翁之利。

辛曉琪有首歌:女人何苦為難女人,我們一樣有最脆弱的靈魂。

時至今日,我才終於明白那兩次罵我的女人,是什麼樣的心態。

她怒罵我終會老去,是因為她將「老去」作為女人最悲慘的結局。

她詛咒我嫁不出去,是因為她把「嫁不出去」視作女人最淒涼的後果。

她們咒罵的,就是她們心上最深重的怨毒。

而恰恰是這句,暴露了她們最膽怯也最心虛的那一面。(推薦閱讀:【厭女症】所有人身上,都存在著厭女痕跡


圖片|來源

人在炫耀的時候,最愛顯擺的,恰是心裡最缺的。人在發洩的時候,嘴上罵的,正是心裡最怕的。不信你看她們,哪個臉上沒有陰鷙,哪個心裡沒有怨毒。她們寧可忍受男人,也不肯認可女人。

顏值高就一定是去韓國整了容。身材好就一定是去醫院隆了胸。

有財富的,不是親爹給的就是乾爹給的。有事業的,不是睡她的人厲害,就是睡她媽的人厲害。

職場平步青雲的,肯定是上了老闆的床。生意風生水起的,必然是出賣了皮肉和色相。

她們為什麼不肯相信一個女人可以憑自己的努力得到這一切?因為她們自己做不到,就堅決不信別人做得到。就像那些勸你趕緊找個人湊合嫁了的女人,因她最怕孤獨終老,打死都不相信一個人也能過得好。(延伸閱讀:「妳還不如弟弟值錢!」女人一生會經歷哪些困難?

做妻子的,拿男人沒轍,只好當眾羞辱小三洩憤;當小三的,毫無廉恥,反叫囂正房不識時務。

當婆婆的,不教導兒子擔當責任,只怪罪兒媳嬌生慣養,好吃懶做;做媳婦的,不學習婚姻經營之道,只抱怨婆婆倚老賣老,插手太多。(推薦閱讀:媳婦說明書:婆婆,我不是敵人,是妳兒子的愛人

女人們悄然轉移了自己的責任,找別的女人做了代償品。將對男人的怨怒,對自己的懊惱,紛紛投射給另一個女人。恰恰也是她們,讓男人輕易地躲過了責任,逃避了擔當,卸下了罪責。

專門為難女人的,都是最 low 的女人。

某次和閨蜜參加一個飯局,席間講起我們最羨慕的朋友 W 姊,夫妻事業有成,婚姻幸福美滿。一女人張口便反駁,「肯定是裝的,沒準她老公早在外面有女人了。」

我與閨蜜面面相覷,無法接話。

一句話,格局心態,立現高下。因為她不信自己配得上更好,所以無法接受別的女人過得更好。

年少時我看一個女人,是看她被多少男人喜歡。

成年後再看一個女人,是看她被多少女人喜歡。因為熟女明白,被多少男人喜歡再也不是衡量女人魅力的終極標準。

我更願意結交那些擁有正能量的閨蜜圈子,給予接納和鼓勵,彼此扶助,一起成長的女人。

朗達.拜恩的著作《祕密》裡提到:你當下的思想正在創造你的未來。你最常想的,將會出現在你的生命裡,成為你的人生。

吸引力法則就是「同類相吸」。當你有了一種思想,你就會吸引同類的思想過來。

王菲、趙薇、劉嘉玲的閨蜜圈,不只因身價相當,還有同等的格局、氣度、思想和自信,才是高山流水遇知音。

女人與女人,不是天敵,應該是戰友、是盟軍。

我願意從千姿百態的女人身上,發掘更多值得學習、敬佩和讚美的閃光點。

我也願意對那些歷經心碎神傷、苦痛絕望的女人,給予一份疼惜、支持和力量。

因我們同為女兒身。因我們一樣為愛顛簸在紅塵。

若我們不能憐惜同性,便無法憫恤自身。若我們不能對女人寬容,便無法對自己慈悲。

智慧的女人,懂得尊重男人,也懂得欣賞女人,她們能給男人喝采,更願意給女人掌聲。所以她們從不乏異性的追捧,也從不缺同性的認同。

把男人當作學習目標,把女人作為同盟隊友,相互扶持,彼此鼓勵,齊頭並進,鏗鏘向前。一起活成更好的模樣,這才是女人應有的姿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