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我來說, 這是很痛苦的決定。」 YouTuber 米砂,或許是第一位公開談論墮胎的臺灣網紅。而在這個事件中,當一位女性選擇說出自身經驗,她得到的不是同理和支持,卻是謾罵。身為女人,我們不知道自己會不會哪天也非預期懷孕。在這樣的社會氛圍下,我們真的擁有生育自主權嗎?

近日,YouTuber 米砂( Misa ) 與孫安佐的緋聞甚囂塵上,兩人之間的性關係遭網友熱議,也傳出「米砂為孫安佐墮胎」的消息。

11 月 09 日, 米砂在個人 YouTube 頻道上,澄清並說明整個事件的來龍去脈。


圖片|來源

「不要再問我為什麼不選擇生下來而是選擇墮胎,對我來說,這是很痛苦的決定。」——米砂

米砂表示,她之所以選擇墮胎,是因為目前沒有生育孩子的打算。有網友批評她不負責任、不為孩子著想;但其實,選擇墮胎,也是一種負責任的方式。

如果有天,我們也意外懷孕了,選擇墮胎,絕非「不為孩子著想」,而是我們期盼,孩子可以在期待的眼光下出生;否則如果他得面對一個不歡迎、不重視自己的世界,該有多委屈。同場加映:怎麼看待「心跳法案」?我們支持墮胎,正是因為對孩子有愛

在討論胎兒權益時,也應該關心米砂的心情與境遇。今天一位母親選擇墮胎,並不是隨便說句話就可以草率進行,她必定也承受了身體或心靈上的折磨。推薦閱讀:葉揚專文|引產之後:我理解一份愛裡,有它的宿命


圖片|來源

有人質疑:既然不打算生育孩子,為什麼不戴保險套?

首先,我們無從得知,兩人在發生性行為的當下,究竟有沒有戴套;再者,這也不是最重要的事。因為,即使戴套或做了任何避孕措施,都還是有可能懷孕。戴套是進行安全性行為的其中一種方式,但不表示零風險。避孕知識:避孕不只是女人的事!你不能不懂的 13+3 種避孕法

而無論如何,就這次事件來說,米砂是非預期懷孕。非預期,亦即它是一個意外,她有權利選擇是否生育。

前陣子,公投提案「人工流產需於妊娠 8 週內施行」 吵得沸沸揚揚。支持提案方,認為墮胎等同於殺嬰,應該被禁止;反對提案方則認為,要重視女性的生育自主權。

性別力百科

生育自主權

The right of women’s reproductive self-determination

根源上,生育自主權是基於人權,生育自主權是以自由為核心的自由權( liberty-right ),女性對生育擁有「決定生或不生」、「如何生產」的自由。

米砂或許是第一位公開談論墮胎的臺灣網紅,而當一個女生選擇說出她的經驗,她得到的不是同理和支持,卻是謾罵批評。在這樣的社會氛圍下,女人真的擁有「生育自主」選擇權嗎?

事發後,米砂在 Instagram 宣布不再繼續當公眾人物,表示自己對此感到非常疲累。(現在該文已刪)


圖片|來源

厭女文化:性關係開放=壞女人?

除了生育自主,整起事件背後,更有潛藏的厭女文化。

從事件的輿論風向來看,多數抨擊都落在女方身上。有人批評女方不自愛,與多人擁有性關係;有人批評怎麼能談墮胎時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延伸閱讀:寫在雪莉死亡後:該反省的不只是酸民,還有厭女文化

性別力百科

厭女

Misogyny

對女人的害怕或憎恨( the fear or hatred of women ),也是對於陰性氣質的厭惡與貶抑。

參考資料:〈走出厭女症的輪迴〉。林芳玫。

我們看見的是,米砂本人在第一時間拍攝影片澄清,表明自己的立場與想法;男方本人則未有回應。當米砂嘗試將自身經驗說出口時,大眾的反應是冷漠、是嗤之以鼻、是認為「反正妳活該」。


圖片|來源

當輿論一片倒,瘋狂攻擊女方不檢點時,卻很少有人針對男方做出性道德的譴責,反而是藉由批評女方外表來嘲諷他。

我們不是要大眾對兩方都加以批評才叫作公平,畢竟比較「誰更慘」、「誰更糟」、「誰更該負責」並無意義。而是想要藉由這個事件,來進一步思考,為什麼在討論墮胎、避孕,或是親密影片外流等等事件時,經常不見男性身影,屢次是女方成了被攻擊的箭靶?


圖片|來源

現今社會對於女人大方談性,仍有所顧忌。在父權體制下,性觀念開放的女人,會被視作壞女人;純潔忠貞的女人,才是好女人。

「厭女網絡靠著拉攏『好女人』,同時懲戒『壞女人』的兩手策略,取得權力。」——《這是愛女,也是厭女:如何看穿這世界拉攏與懲戒女人的兩手策略?》。王曉丹。


圖片|來源

性別學者何春蕤將「忌性」定義為「顧忌、禁忌、忌諱及忌妒他人情慾」,在情感面上的表現則是對性議題存有負面感受。

性的存在,很正常;女人談性,女人有慾,也很正常。

過去,女人對於「性」,或許處於集體失語的狀態;現在,該是時候拿回自主權與選擇權了。

「多麽驚人呀,幾乎從來沒有人提醒我們,注意你的性在哪裡,記得它為何發生,看見它的許多形狀、死滅或光亮。」——《性意思史》。張亦絢。

有人說,米砂是「不自愛」的女生,否則怎麼如此「隨便」?

根據教育部辭典,「自愛」指的是愛惜並尊重自己。我想,正是因為米砂非常「自愛」,懂得自己的要與不要,知道自己的想法,於是坦蕩表露;也正是因為她非常「自愛」,才選擇站出來說明白。

「我覺得大家就各過各的吧,這件事就這樣算了。」——米砂

讓我們不歸咎、不獵巫、不做厭女文化下的加害者。誰與誰交往、誰和誰發生性關係,畢竟都是個人選擇。

厭女文化,從來不只針對米砂,也不只發生一次,而是每天都圍繞在你我身邊。如果父權體制下的厭女文化始終存在,性別平等就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