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大學文憑就難以求職的當代,許多人還沒開始工作就背負債務。如何還債?你可以從三個方向調整你的生活方式。

文|康納.理查森

償還學貸對厭世代的人來說,已經成了天天都得面對的問題。而對於 Gradible 的共同創辦人彼特.懷利而言,協助人們還清學貸的挑戰也成了他日夜致力的目標。2012 年夏天,懷利和另外兩位共同創辦人李.史幕伍德和葛蘭特.拜爾斯發想一個點子,創立 Gradible,這是一家矢志幫助年輕專業人士償還助學貸款的公司。

在最初的概念誕生後,Gradient 加入了紐約知名的創業加速器 AngelPad,該公司由前 Google 員工湯瑪斯.柯提創立,是一家協助高科技新創公司的成長實驗室。這樣的工作環境為 Gradient 提供動能,使其找到協助美國大學畢業生償還學貸的最佳方法。

一開始,Gradient 幫助背負學貸的應屆畢業生媒合需要聘用自由工作者的企業。理念是一旦工作完成,雇主所支付的薪酬直接用來償還積欠的學貸。Gradible 的用戶很喜歡這種方式,有 87% 的用戶選擇學貸金額直接減少,而非領取現金。


圖片|來源

在執行這個想法的過程中,Gradible 發現他們擁有極大優勢,得以教育那些背負學貸的學生,有哪些方案可以幫助他們還清學貸。Gradible 很快地轉向此一嶄新且日後獲得成功的策略。

2016 年秋季,Gradable 被 CommonBond 以未對外界披露的金額收購,CommonBond 是高等教育領域中的頂尖金融科技公司。懷利則是加入 CommonBond 的團隊,擔任財務副總裁,持續與學生合作,減輕他們的學貸債務。

由於我想知道懷利會給學生提供什麼樣的洞見和建議,於是我請他提供建言。懷利對他在 Gradible 時期所學到的幾件事深信不疑。他特別指出,學生在簽下大額學貸之前,要先思考下列三件事:

  • 考慮上學的成本:很多人都被學校的聲望和錄取通知書蒙蔽了雙眼。冷靜下來,誠實地分析上學的總成本究竟有多高,衡量未來畢業的出路。
  • 確保自已能畢業:從數據中不難發現,畢業率和學貸償還的困難程度之間,存在顯著相關。確保能畢業,以便獲取大學文憑所帶來的報酬。
  • 了解科系的重要性:雖然不應純然從經濟的角度考慮大學的主修科系,但將其納入決策考量的一環才是明智的。與其主修哲學,為何不取得哲學和經濟學雙學位呢?不同的專業和多元的知識將有助你在畢業後順利就業,並解決現實問題。

懷利還要人們思考自己手上的選擇,並善用周遭資源。如果你已經背負了學貸,想想看如何利用那些旨在助你還款的應用程式、網站和企業。運用手邊所能取得的所有工具,竭盡所能的想方設法。世界上許許多多像 Gradible 一樣的企業,正等著幫助你。

清除債務的三大必要之惡


圖片|來源

一切已經很清楚了,你有責任盡快還清助學貸款。多數人用一種謬論說服自己:長期債務慢慢還就好。這個觀念是錯的,大多數學貸的利息在畢業後立即開始累積;但也有一些學貸,還沒畢業就開始計息。當這種情況發生時,三萬美元的貸款很快就會變成三萬五千美元。接著是四萬美元。然後是四萬五千美元。(延伸閱讀:財務自由離我好遙遠?先解決這些常見的迷思

這一切可能在幾年內發生,進而增加教育總成本。有鑒於 2017 年大學畢業生的平均學貸債務為三七一七二美元,利息很快就會失控。為了要能積極的償還學貸,你可能得改變生活方式。如果你有學貸的話,以下是三個不中聽的建議:

一、搬去與父母同住

我知道這很不中聽,但與父母同住可以大大的降低現金支出,在我的輔導經驗中,我發現大家很抗拒與父母同住,你得克服這個心魔。因為畢業後最大的固定支出就是房租,除非不得已,否則別花這筆錢。

該如何跟父母開口?

我建議你和他們坐下來談,或至少找父母中比較好講話的那位溝通,向他們說明你正在努力進行理財改造,也要盡快還清學貸。溝通的目的就是搬回小時候的房間。

如果你無法與父母同住,那就想辦法找親戚或其他願意幫忙的人,大家都知道學貸有多沈重,如果你夠努力,人們通常願意伸出援手。

二、賣掉你的愛車

如果你有學貸,不該還開著一輛新車趴趴走,快賣掉那台車,並用賣車得到的現金付學貸。原則上,你所擁有的任何具有價值的物品,都該用這個做法處理。

老實說,這件事很簡單。之所以看似困難,是因為它迫使你面對現實與理想的差距。你對經濟的錯誤認知和當下實際的財務狀況相衝突。不過,別擔心,很快就能解決。(推薦閱讀:月光族、肥貓族、少債族!在財務象限裡,你屬於哪一族?

三、建立夥伴關係

人類是社會性動物,如果你正在對抗學貸帶來的痛苦。很可能你的朋友,也有人正在與相同的困境奮戰。當你們把所有額外的現金都拿來還學貸時,大家的手頭都會很緊,找到和你處境相同的朋友。

與其參與花費高的活動,不如找一些免費或低花費的事來做。參加讀書會(開辦《金錢解答》的讀書會)。去跑步、畫畫、寫作、讀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