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視歷史劇《傀儡花》(暫名)於 12 月 9 日釋出第二波卡司,其中包含吳慷仁、雷洪、夏靖庭、黃遠四位金鐘影帝。


圖片|公視 提供

公視史詩旗艦劇《傀儡花》(暫名)現正拍攝中,由温貞菱、法比歐、周厚安、查馬克・法拉屋樂、雷斌・金碌兒及余竺儒參與演出,劇組 9 日釋出最新人物劇照,正式宣布吳慷仁、黃健瑋、雷洪、夏靖庭、黃遠、張瑋帆、郭芷芸加入演員陣容,引起熱議。金獎導演曹瑞原繼《一把青》後,再度接下艱鉅挑戰,曹瑞原表示:「演員們長途跋涉來屏東最南端拍攝實在不容易,其中吳慷仁、夏靖庭、黃健瑋是再次合作,感謝他們來力挺,這7位不論資歷,都是一時之選,在屏東的拍攝結束之後會移動到台南,又是一輪新的挑戰。」推薦閱讀:「只要座標在,人生就不會迷航」專訪《一把青》女主角楊謹華、天心、連俞涵

《傀儡花》(暫名)第二波卡司網羅 4 位金鐘視帝吳慷仁、雷洪、夏靖庭、黃遠同台演出,曾以《麻醉風暴》系列深受矚目的黃健瑋也加入,以及透過演員甄選活動脫穎而出的前 HBL 原民球星張瑋帆和排灣族女孩郭芷芸,7 人劇照一出立刻引起網路熱議。劇情改編自陳耀昌醫師同名原著小說,以歷史上 1867 年美國商船「羅妹號」(Rover)在恆春半島南端外海發生船難事件為主軸,描述船員登岸求生因誤闖原住民領地遭戫首,美國駐廈門領事李仙得奉命前往調查,而後與瑯嶠十八社大股頭卓杞篤(Tou-ke-tok)簽署和平盟約「南岬之盟」的故事。同場加映:遠赴約旦拍片!專訪《麻醉風暴 2》導演:要做,就做不同格局


圖片|公視 提供

吳慷仁飾演剛接下父親棒子的社寮頭人「水仔」,為了部族生存,常於閩、客、部落間角力與調解,「羅妹號事件」發生後面對外部威脅擔心受到波及卻又無從脫身、無力反擊⋯⋯。吳慷仁看待恩師曹瑞原,敬佩他是個相當有抱負的人。

「一開始的初衷,就是來幫導演忙,沒想到角色這麼難,拍攝狀況比《一把青》難 10 倍。」

他坦言這不是個「好看」的角色,無論在表演上或樣貌上都是,「我不知道怎麼去演繹那個時代的人,只好身體先去了。」他在進組開拍前半個月激烈減重,體重從原本 70 公斤一路掉到快 59 公斤,每天狂曬太陽讓自己黑了又黑,他也故意駝背,駝到讓身體自然而然形成一個「問號」形狀,每次一到片場就先抓地下的土,他表示:「這樣讓手指甲裡的黑跟髒是最自然的,在殺青前我的指甲縫從沒乾淨過。」

吳慷仁印象最深刻,開拍前曹瑞原導演曾告訴他,「這個角色有趣在於,他是一個人,一個生活在那個大時代的小人物。」吳慷仁的戲一殺青後,回台北的第一個通告就是參加「公視電視募款」,號召民眾捐款挺公視製作更多優質節目。


圖片|公視 提供


圖片|公視 提供

劇中的閩、客頭人(首領、領袖之意)由雷洪、夏靖庭擔綱演出,雷洪飾演恆春半島最大的漢人聚落柴城的頭人「朱一丙」,個性老謀深算,與飾演保力客家庄頭人「林阿九」的夏靖庭因水源問題時有紛爭。

雷洪首次與曹瑞原導演合作,開心說道:「我們見面只聊一下子,他就肯定我了。」台語流利的他,為符合時代感,重新調整學習腔調,他也稱讚導演很細膩、要求完美,合作愉快。

而夏靖庭本身是外省與客家聯姻的第二代,坦言對自己母系的母語客家話其實並不熟悉,因此從頭開始學客家語,對手吳慷仁爆料,「有一次語言課,夏哥先,再換我,我在旁邊聽,心想他完蛋了,結果開拍後他客語變得呱呱叫,對戲從不落詞,非常厲害。」

夏靖庭透露:「每天必做功課是將劇本裡的台詞以客家話朗讀一遍,以維持語言的熟練度。」三位金鐘視帝在劇中有多場暗潮洶湧的對手戲,互飆演技,吳慷仁打趣形容:「雷洪大哥光坐在那邊就很像奸商,他是偽君子,我是真小人,夏哥就是瘋子。」盛讚兩位前輩的功力。


圖片|公視 提供

黃健瑋飾演台灣鎮總兵「劉明燈」,他繼《一把青》後與曹瑞原導演再合作,他表示:「當時只客串一天,就很過癮,這次再次感受到曹導是一個擁有強大意志力的人,令人佩服。」

劇中劉明燈在「羅妹號事件」發生前一年到台灣任職,治軍嚴謹,謀勇兼資,因為角色必須會騎馬,黃健瑋先在台北接受了 10 堂課的訓練,但他還是沒信心,無法讓馬跑起來,「本來以為騎馬戲可能要用替身上場了,但到了恆春之後,在馬術極佳的法比歐帶領下,讓我終於能讓馬跑了起來,十分感謝。」而之後所有的騎馬戲他也都親自上陣演出。

劉明燈將軍是劇中權威的象徵,黃健瑋為角色增重了 15 公斤,到達人生從來未及之處,「一開始很有趣,因為形象完全改變,但後來滿痛苦,覺得沈重,雖然不至於影響行動,有時候也不甚方便。」


圖片|公視 提供

黃遠演出故事主人翁蝶妹的弟弟「阿杰」,個性敏感,對自身客家與原住民的混血血統,在認同上不時困惑,因緣際會重返部落,更參與「羅妹號事件」從危機化為轉機的過程,從迷茫中逐漸成長。

現實中,黃遠有一半的排灣族血統,與曹瑞原導演第一次合作,他認為曹導是一個做事情很精準的人。開拍前為了將體態控制到跟角色接近,他體重減了 7、8 公斤,「就是讓自己在一個沒吃飽飯的感覺。」

此外,拍攝前他努力上排灣族語課,也提早進到屏東恆春做準備,「藉由這次學習到族語,才對族語有更深入的了解,透過拍攝跟大自然接觸,非常開心。」他也自曝,雖然在大自然中很自在,但其實很害怕螞蟻、蜘蛛、蜜蜂、蛇⋯⋯等昆蟲,他最難忘一場受傷戲,頭做傷妝有血漿,躺在地上時引來很多螞蟻,當下佯裝鎮定,其實內心超級緊張螞蟻會爬上來。


圖片|公視 提供

第二波人物卡司也驚喜出現兩位清新面孔,前 HBL 球星張瑋帆飾演「朱雷」,張瑋帆是道地來自屏東牡丹鄉排灣族的原住民,曾參與《High 5制霸青春》偶像劇演出,從小在城市中成長的他,一直想要更深入了解自己的原民文化、語言與故事,參加甄選當天,他穿戴整套的排灣族服,果然給曹瑞原導演留下印象,能夠參與演出令他感到非常興奮又開心,「雖然不是第一次演戲,但這次在揣摩角色上要做足許多功課和發揮想像力,是很大的挑戰。」延伸閱讀:生在台灣的我們,夠瞭解台灣的歷史嗎?


圖片|公視 提供

另一位從甄選中脫穎而出的郭芷芸,則飾演蝶妹與弟弟阿杰的母親「瑪祖卡」,毫無演戲經驗的她,光是「在別人面前表演」,對她來說就是最大的挑戰,「更何況我還要開口講話,一緊張就會發抖、耳鳴,其實拍攝期間我一直在耳鳴狀態。」不過縱使再多的不適應,她也克服了過來,郭芷芸表示:「謝謝導演給我們有這特別的機會參與,讓我們為自己流的血液驕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