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是成敗與否無法知曉的領域。女人迷新作者陳韻如諮商心理師,教你拿出踏出第一步的勇氣。

文|陳韻如諮商心理師

一切都從走入未知開始,但如果不敢走進去呢?

以前,我不太允許自己逃避,所以無意識中逃走的力道就很強,又因此往往會在失控的狀況下出現,然後就會進入自我厭棄、壓迫壓抑的無限循環。

於是,當個案「不想改變又痛苦」的時候,以前的我會無意識地感到焦慮,這個希望能變好的期待不小心就會減少對他的寬容,正如我無法對待這樣的自己寬容。

改變意味著走入脆弱與未知,改變意味著走入混亂中,改變也意味著希望與可能性。

而我最近關於逃走這件事有了新的看法。

那天,個案糾結著問我,每個人都這樣告訴我,可是我就是不想改變。

我在那個當下感受到的,是對她的心疼。我看見的是,「如果不知道改變後是不是我想要的,要我如何承受這個改變呢?」推薦閱讀:27 歲再開始放棄,會需要多大的勇氣?


圖片|來源

改變意味著走入脆弱與未知,改變意味著走入混亂中,改變也意味著希望與可能性。

如果對自己內在擁有的力量、資源、信任質疑,能否存活都不確定了,又怎麼敢踏出那一步呢?

就像冰雪奇緣 2 的主題曲《Into the unknown》,雖然聽見了呼喚的聲音,但還不確定非如此不可前,常常都會決定要忽略顯而易見的徵兆,因為擔心改變的歷程,也害怕改變後的結果,在習慣中要去打破原有的平衡,對於不確定即將面臨的未知感到焦慮。

因為面對改變的不穩定性,未知就是走入混亂與臣服。

所以迷茫是正常的,恐懼也是正常的。

我在冰雪奇緣 2 中也看到這點,在困難中,別忘了運用你本身就擁有的資源,別一個人扛。

走進到未知裡,其實也就是放掉原先預期的定義。

跟隨著浮現的聲音前往追尋,我們跟 Elsa 一樣在探索著:我屬於哪裡?我是誰?

這個重新看待自己的過程中,我擁有什麼可以協助我?

以前會對於過去的失敗耿耿於懷,當陷入「就是因為自己做錯了,才會失去某些事物的資格」時,對於失敗感的指責力道是很強的,這個批判源自於:彷彿一切都無法挽回了。延伸閱讀:不確定焦慮:因為害怕,我寧願主動選擇壞結局

放下「非得這樣不可」的預設,放開「我就是這樣糟糕」的定義,可能也像 Elsa 一樣,當那一道聲音浮現的時候,對於已經熟悉的過去即將變化感到糾結與擔心。

越是緊繃的這個時候,越是需要取得自己給自己的寬容。

想逃的時候可能就是需要擁有支持,才能夠承受的時候。

我可以對待自己較為寬容,是從去年的一場大病後開始鬆動的。

去年我經歷了腦血管破裂出血的重大傷病之後,在復健跟復原中,慢慢開始覺察到了這些原本不被我接納的自己。

而接納不完美,從承認自己可以做不好開始,從承認當時那個時空環境下的自己已經盡力了開始,從當時有時候我就是會挫折、就是沒有辦法開始。

逃走沒關係,只要你想,隨時可以再回來。

接受別人的幫忙沒關係,因為,想逃的時候可能就是需要擁有支持,才能夠承受的時候。

在經歷疾病之後,我最大的體悟就是,勇敢並非不恐懼,而是帶著你的資源,擁抱著害怕往前走。推薦閱讀:砍掉重練的勇氣:不確定的未來,才是最棒的未來


圖片|來源

所以,在冰雪奇緣 2 中呼喚 Elsa 的聲音是什麼?

對我來說,是真我的呼喚。

而真我隨時都在這裡等待你接近祂,你不用擔心祂會不見,這個探索也永遠不會停止,你只需要靠近自己,憶起你擁有的力量,然後走一小步,就夠了。

我想,做為一個支持者,受傷的人需要的並不是一個完美的人,他們需要的是,一個擁抱脆弱也依舊認真在活出自己的人。

受傷的人需要的並不是一個完美的人,他們需要的是,一個擁抱脆弱也依舊認真在活出自己的人。

勇敢並非不恐懼,而是帶著你的資源,擁抱著害怕往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