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國的高壓統治下,新疆成為了一座沒有圍牆的監獄。

口述:伊利夏提·哈桑·柯克博爾/紀錄:林瑞珠

我於 2003 年出逃成功,中共卻沒放過我,轉而向我的家人進行報復,先是弟弟被謀殺,2014 年我的大妹被捕,至今確知兩個妹妹在集中營,二妹家人也全被送進去,其他家人音訊全無,我根本不敢想像她們在裡頭的遭遇。中國原來說那是再教育營,後來說是職業陪訓中心,又說是種族學校,現在則說是去極端化反恐中心,其實就是集中營。(延伸閱讀:香港被自殺、性侵,正在複製新疆集中營手法:維吾爾逃亡倖存者自白

陳全國先後在西藏新疆設立再教育營

現在大家比較知道的是設在東突厥斯坦(新疆)的再教育營,其實圖博(西藏)地區更早就已經出現再教育營了,在這兩個地方設立再教育營的都是現任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書記陳全國。他於 2011 年 8 月 25 日上任西藏自治區黨委書記,隔年 5 月 8 日又當選為西藏軍區黨委第一書記。陳全國就是執行藏族、維吾爾族種族清洗政策的關鍵人物。

陳全國在圖博(西藏)進行非常高壓的統治,一上任就在每個十字路口設置「警務站」,對人民進行嚴密的監控,他上任的第二年,也就是 2012 年,是歷年來圖博自焚人數最多的一年,近百人,光 11 月就有 28 名,以此抗議中國的高壓統治,不過他毫不以為意,在 2015 年之前就在設立實驗型的小型再教育營,強迫喇嘛還俗還關了起來。

在陳全國調任新疆前,前任書記張春賢是個笑面虎,但中央認為他採取的是「柔性治疆」策略,未能有效阻止「暴恐事件」,於是 2016 年 8 月 29 日把陳全國轉調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書記,其實這一切都是中共早就鋪陳好的種族清洗策略。

每個路口每個家戶都裝監視器

從陳全國上任維吾爾自治區黨委書記開始,就著手進行大規模種族滅絕政策,他同時兼任新疆生產建設兵團黨委第一書記、第一政委,上任後,馬上於九月宣布各級學校不准講維吾爾語,此時就完全禁絕維語了,這是他實施的種族清洗第一步。

接著下令在各地、各個路口裝設監視系統,分為兩類,一種可以馬上進行人臉辨識,使用在維吾爾人聚集的重點區域,另一種將影像送到中央處理器進行分析。中共還在每個家戶裝設智能鎖,控制家戶人民的進出,如果想訊問,就把鎖關掉,這戶人家就得主動到警察局報到。

讓小孩也變成監視器

學校則鼓勵孩子到學校跟老師報告父母在家的行為,例如是不是有做慕斯林禮拜、說什麼反政府的話等等。曾有新聞報導孩童在老師的誘導下說了一些話,結果父母都被抓進再教育營的事,小孩也就進了孤兒院或幼兒集中營。

中國政府還要求家戶都要裝電視,並裝有電視盒,每天必須收看中央電視台的新聞,很多維族人覺得在電視盒裡有智能系統,監控他們的家庭生活,所以即使在家裡也不敢說維語。

強迫與漢人結親登堂入室

陳全國不讓維吾爾人有任何隱私的手法做得很絕,從 2017 年開始,就送百萬漢人住進維吾爾家庭,強迫做親戚,每個月都要到維族家裡住幾天,吃在一起,甚至睡在一起,連個臥室的隱私都沒有,那些家裡有人被抓進集中營的都不能例外,會發生什麼事,可想而知,如果他拿一塊豬肉來,你也要跟他一起包餃子來吃。在這種情形下,整個東突厥斯坦就變成一座沒有圍牆的監獄,連家也變成了監獄。(延伸閱讀:西藏、新疆到香港的悲劇,共產黨只是「要你恐懼」

中共甚至還強迫維吾爾女子嫁給漢人為妻,否則親人會被送進集中營,還會被判刑。這也是種族清洗的一種方式。


圖片|達志影像/美聯社

維族知識分子先抓進再教育營

2017年四月就有大型的再教育營開始關押維族人士,也就是說,陳全國上任半年就把集中營蓋好了,先從知識份子開始大規模清查關押,包括異議份子、維族官員、共產黨員,也被指為支持疆獨的「兩面人」,他們的親朋家屬都被連坐,一個個被抓進去,其中包括多位大學校長,還被判處死刑。

新疆大學校長塔西甫拉提.特依拜(Tashpolat Tiyip)與新疆醫科大學前校長哈木拉提.烏普爾(Halmurat Ghopur),兩人均為知名的維吾爾族學者。他們都是共產黨星級官員,可以升到自治區官員,都是共產黨員,無神論者,卻被抓了,都不是因為他們是穆斯林,是因為他們是維吾爾,有不同的文化信仰,所以要被處理。

新疆師範大學的校長阿扎提·蘇力坦(Azat Sultan)、喀什大學的校長艾爾肯·吾買爾(Erkin Omer)也被抓了,這些人都判無期徒刑或死刑緩刑兩年。還有多位大學校長、副校長下落不明。

器官買賣讓維族人變成商品

處理再教育營的人民有兩種方式,一是產生勞動價值,強迫安排生產勞動,這是比較好的待遇。二是直接消滅,刑求致死、器官買賣、強迫服用不明藥物讓女人停經,這些都是中共所施用的極其殘忍的種族清洗手段,不但殺人,還要產生經濟效益。

自2016年5月中共當局宣佈在全國開通運輸人體器官的「綠色通道」之後,喀什、烏魯木齊、阿克蘇、西寧機場就設立器官快速通道,如果不是有很大的器官運輸量,哪裡需要設立器官通道! 這就證明這種殺人方式是存在的。

另外就是酷刑 這一連串的鐵血政策死亡的人,因此在一些集中營附近也設立了焚化廠,現在還不知道這些焚化設備是做什麼用的,但裡頭有火葬場,是不是就是來焚化那些受酷刑而死的人呢?最近有消息說,新疆阿克蘇地區庫車縣烏恰鎮一位匿名公安對美國《自由亞洲電臺》(Radio Free Asia,RFA)維語組表示,阿克蘇市第一教育培訓中心內半年間約有150人死亡,平均一天就有一人死亡。

陳全國因鐵血手腕而步步高升

這一連串的鐵血政策,讓陳全國很自豪於自 2017 年起,新疆沒有發生恐怖襲擊事件,獲得習近平的肯定,所以在他上任隔年,亦即2017年10月25日中共十九屆一中全會上,又當選中央政治局委員。

在中共的統治系統裡,能名列中央政治局委員的 20 人,就是黨的國家領導人,陳全國得以和北京、天津、上海等重點城市的市委書記平起平坐,顯然習近平非常肯定他在西藏、新疆所進行的一切高壓措施,當然包括他在兩地設立的再教育營。

至少一百萬維吾爾人在集中營

新疆到底關押了多少人呢? 今年五月初美國國防部主導亞洲政策的助理部長薛瑞福(Randall Schriver)指控,中國已將至少一百萬到近三百萬名穆斯林關入集中營(concentration camp)。

德國獨立專家曾茲(Adrian Zenz)則根據衛星圖、關押設施支出、證人證詞等資料,估計新疆再教育營關押超過150萬人,以目前維吾爾人總數大約1100萬人來估計,約有六分之一的人口被關押。

加拿大英屬哥倫比亞大學法學院中國留學生章聞韶Shawn Zhang)通過谷歌衛星追蹤分析新疆境內疑似關押維吾爾人的再教育營地。他把自己的發現不斷發佈在網上,迄今共 94 處,對人權的侵害非常嚴重。

章聞韶追蹤出來的 94 處再教育營列表:(原圖連結


圖片|來源

不是因為伊斯蘭 是因為維吾爾

今天維吾爾人被鎮壓,並不是因為伊斯蘭教,是因為我們是維吾爾人,但是因為中共的不當宣傳,加上國際社會抵制極端伊斯蘭,很容易將維吾爾跟伊斯蘭連結在一起,其實很多在集中營中的維吾爾人、哈薩克人並不是穆斯林,甚至是信仰共產主義的中國共產黨黨員。只是因為他們是維吾爾人、哈薩克人,才會被關押,人權被迫害。

按照目前的處境,如果維吾爾人要翻身,除非中國發生內亂,否則難有機會,所以我期待香港反送中能給維族一個機會,或者習進平極權統治犯了愚蠢的錯誤,例如向美國挑戰等等,不然,我估計十年後維族文化在中國就會被消滅殆盡。

和平協議導致東突厥斯坦亡國

台灣最近進入總統大選的熱潮,國民黨多次提出「兩岸和平協議」的構想,我可以說,敢跟中共簽和平協議的是傻瓜,東突厥斯坦共和國就是簽和平協議的受害者,最後導致亡國的命運。

中共不斷強調新疆自古以來是中國領土的一部分,這是謊言,維吾爾人在歷史上曾經建立強大的匈奴帝國、柔然帝國、藍突厥王國、回紇帝國,國力比漢人建立的多個帝國還要強大,漢朝就曾多次以和親的方式談和,秦始皇還曾經動用20萬人來修築萬里長城,為的就是抵禦強大的匈奴帝國。雖然 1884 年被左宗棠佔領,但維吾爾人在 1933 年、1944 年曾兩度又建立険「東突厥斯坦共和國」,後來是在蘇聯及中國的聯手壓迫下,簽了和平協議才亡國。

東突厥斯坦共和國第一次簽和平協議是在蘇聯的壓迫下,於 1946 年和國民黨政府簽署「十一項和平協定」,結果導致東突厥斯坦政府的分裂對立。

1949 年八月,中共邀請東突厥斯坦共和國臨時政府主席阿合買提江‧哈斯木等五位東突厥主要領導人到北京談判,結果在中共及蘇聯的聯手下,將此五人謀殺,導致當年十月散賽福鼎被迫帶團到北京簽署「新疆和平解放共同聲明」,年輕的東突厥斯坦共和國因此被蘇聯和中共聯手扼殺,失去獨立建國的機會。

圖博(西藏)也在 1951 年與中共簽訂「十七條和平協議」,結果達賴喇嘛被迫出逃,解放軍長驅直入西藏進行恐怖屠殺與統治,才會有近年的自焚抗議。

英國和中共針對香港問題簽了「中英聯合聲明」,讓香港在「一國兩制」的原則下「五十年不變」,不過就在香港回歸中國僅僅 20 年後,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陸慷在記者會上說,1984 年中英兩國領導人親筆簽署的《中英聯合聲明》作為一個歷史文件,不再具有任何現實意義。也就是說,這個聲明已經失效。才會導致如今反送中的抗爭。

中國也跟世界貿易組織 WTO 簽過協議,這次美國跟中國的貿易戰,就是因為中國不遵守世貿組織的協議才引起的。

中國不曾遵守自己簽定的協議,一個都找不到,他們連憲法都可以不遵守了,像習近平一上台就把中國國家主席的任期限制廢掉了。

任何時候都可以翻臉不認人,已有多次前車之鑑,台灣如果還企望跟中國簽定任何協議以得到和平,那真的是非常愚蠢。

一國兩制害慘新疆與西藏

關於一國兩制,其實並非從香港開始,而是從新疆、西藏、蒙古、寧夏回族、壯族等五個自治區開始。自治區顧名思義就是自我治理,有權利制定一些適應當地的法律和法規,這就是一國兩制。但是六、七十年以後是什麼下場呢! 維吾爾人在集中營裡頭、圖博人在死亡線上掙扎,蒙古人、壯族基本上已經被同化的差不多了,回族已同化完了。這證明一國兩制已經破產。

但是前幾年當我在講一國兩制是假的,香港可能保不住的時候,香港人不一定相信我,但現在香港人已經明顯感覺到威脅了,所以才會喊出「我們今天不反抗,明天我們就是和新疆一樣的下場」。

由此延伸到台灣,台灣人應該非常警惕以避免悲劇重演。習近平說過要在有生之年統一台灣。那統一後的台灣人只要不贊成中共的獨裁政策,就有可能被關進集中營裡頭,實現「留島不留人」的政策,更何況從 1949 年開始,中共就講要血洗台灣。

如果想要避免這些悲劇,台灣人就必須和維吾爾人、香港人站在一起,這不是在幫助我們,是自救,所以今天提供給我們一個平台來發聲,實際上是在為自己發聲。

※伊利夏提·哈桑·柯克博爾為維吾爾裔美國人協會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