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看起來好好的,內心依然感到煩悶?女人迷為輕鬱症選書《雖然想死,但還是想吃辣炒年糕》,給舉不出自己的優點,缺點倒是長長一列的你一個轉換念頭的啟發。

請先閱讀:《雖然想死,但還是想吃辣炒年糕》:我不怎麼憂鬱,卻也不怎麼幸福

第十一週

醫生:「最近覺得怎麼樣?」

我: 「還不錯,只是有發生一件讓我心裡有點不是滋味的事情。原本公司的 Instagram 帳號是由我來經營,但是突然改由其他單位接手管理,然後我看到新刊登的照片,覺得新任經營者比我還要擅長做這件事,感覺就算沒有我,這家公司還是會照常運作,也覺得我的位置好像可有可無,所以有點沮喪,我好像很害怕與人競爭。」

醫生:「這算是一種競爭嗎?」

我: 「難道不是嗎?」

醫生:「妳是覺得自己好像快要被社會淘汰嗎?」

我: 「對,我害怕失去這份工作。」

醫生:「那是妳自己的觀點,就如同別人碗裡的東西看起來特別好吃一樣,妳會不會把自己擅長的技能太視為理所當然了呢?也就是不認可自己的能力。」

我: 「對,我每天都只會反省自己,不會認可自己。每次看書閱讀的時候,只要發現自己欠缺、無知的部分,就會感到自責、難過。」延伸閱讀:競爭者,不是敵人

醫生:「都沒有哪些部分是有被妳認可的嗎?」

我:(思考了一會兒)

醫生:「 或者有沒有哪些部分是不會令妳感到自責?」

我: 「用金錢來分優劣這件事不會讓我感到自責,還有之前看過一本書,是一名母親寫的,她在講述自己的女兒是同性戀的事情,對她來說,這件事情宛如晴天霹靂,非同小可,她認為女兒是不正常的,有些人可能會對這位母親感同身受,我卻不認為她女兒是不正常的,所以對這件事情也不會有任何罪惡感,可以欣然接受。」

醫生:「看來妳是用溫暖的眼神看待社會上的弱勢族群。會不會是因為妳把自己也想成是弱勢族群中的一分子呢?」

我: 「我覺得我並沒有什麼溫暖眼神⋯⋯」

醫生:「妳會當成是自己的立場來看待吧?」

我: 「我只是把自己當成是社會中的少數者。」

醫生:「嗯,但是我覺得妳一直把自己歸類在某個框架裡,一旦脫離那個框架,就會有很強烈的認知覺得自己不正常。」


圖片|來源

我:「 對。而且我吃的藥好像一直都有副作用。」

醫生:「怎麼說?」

我:「 像昨天晚上我吃完藥以後睡著,結果凌晨的時候醒來,感覺心跳一直跳好快,心情也很焦慮(眼淚潰堤),然後也有像現在這樣突然噴淚。對了,我的心理檢查結果不是有出現『偽惡』(會把自己想得比實際情況更糟)嗎?於是我開始變得會自責『妳根本就沒那麼痛苦,少在那裡無病呻吟。』但是我又對此感到有冤難伸,所以會想要證明自己的狀態其實很糟。後來我吃了安眠藥和常備藥,倒頭就睡了。」

醫生:「其實偽惡的概念並不是妳想的那樣,如果以工作為例,像妳就會覺得『公司根本不需要我』,但其實妳是公司裡不可或缺的人也不一定,諸如此類的思考模式才屬於偽惡。假如你一直沉浸在痛苦的情緒裡,最後妳的精神也會被情緒所支配。」

我: 「不曉得要花多久時間才會好,我覺得好難,成功轉念時我會很開心,但是因為長期以來都很習慣自責,所以要轉念並不容易。」延伸閱讀:常常貶低自我價值,或許源於你的羞恥感

醫生:「我希望妳可以去嘗試做一些自己從未做過的事,感覺目前妳用的逃離憂鬱或空虛的方法不是很有效,妳可以試試看用更激烈的方式。」

我: 「自我突破嗎?」

醫生:「對,你認為這樣做會迎來哪一種最糟的結果呢?」

我: 「辭職吧。」

醫生:「原來如此。」


圖片|來源

我: 「對了,相較於夏天時的體重,我竟然整整胖了五公斤。」

醫生:「是嗎?看不出來呢,有什麼特殊原因嗎?」

我:「 就只是單純因為吃太多美食、喝太多酒。」

醫生:「妳之前不是也很常喝酒嗎?」

我: 「對,所以如果有人看我,我就會覺得一定是因為自己變胖的關係,他們一定是認為我很肥。」

醫生:「那妳自己照鏡子也會覺得胖嗎?」

我: 「會,我真的好胖。我希望自己就算變胖也可以幸福,但是一直做不到。」

醫生:「如果是目前的狀態再持續變胖,也會幸福嗎?」

我: 「其他人應該會嘲笑我、對我評價很低。」

醫生:「所以妳希望自己就算變成一頭豬,也要過得幸福,但其實大家不會對胖子有所歧視啊。」

我:「不,大家都會歧視胖子。」

醫生:「認為沒有做好自我管理嗎?」

我:「 光從外表看上去就不漂亮,所以不論男生還是女生,只要胖就不會受人歡迎。」推薦閱讀:「我這麼胖,憑什麼被喜歡?」愛自己,不是逼自己瘦就會解決的

醫生:「我猜說不定和妳吃的藥有關,雖然那些藥吃了不會變胖,但會促進食慾。」

我: 「您有打算將來某天讓我停藥嗎?」

醫生:「這要看情況,還有妳的意願最重要。」

我: 「如果不吃藥會很痛苦,我還是比較喜歡吃藥,讓自己不那麼憂鬱,但感覺是用服藥後的副作用換來的。」

醫生:「副作用都是須要再做調整的部分。」

我: 「那麻煩您幫我調整一下吧。」

醫生:「當然,總不能讓妳感到不舒服。只不過,妳現在不是覺得日子過得很痛苦嗎?甚至覺得已經跌落谷底,所以我希望妳可以這樣想:『幸好還有這些藥能幫助我改善憂鬱。』」

我:「 好。想請問為什麼我會突然出現頭痛症狀呢?」

醫生:「可能是因為吃藥所導致。」

我: 「對了,我最近看了一本書,書名叫做《侮蔑感》(韓國社會觀察新書),閱讀後的心得是,我真的非常容易感受到侮蔑感,也很常讓別人感受到這種感覺。之前有一次我去住民宿,第一天同住一間房的室友人很好,但是第二天的室友就很糟,感覺一直把我當下人使喚,害我心情超差,透過那本書我發現,因為我的自尊感低,所以很容易負面看待對方的態度,也許當初那位室友只是單純因為疲累,並非有惡意,我卻認為她是看我好欺負。我對於自己認知到這項事實感到別具意義。」

醫生: 「我希望你不要把問題原因都歸咎於自己,純粹覺得那位室友好討人厭也無所謂。最近和姊姊的關係還好嗎?」

我:「 噢,最近姊姊變得不一樣了,以前她總是用上對下的方式對待我,現在居然會把我當成是對等的獨立個體了。姊姊竟然會拜託我買漂亮洋裝給她,還會向我諮詢事情。」

醫生: 「妳對於這樣的姊姊有什麼感覺?」

我:「 以前我總是會把大部分的問題原因歸咎於她,然後自己氣到大哭,但是最近不太會這樣。」

醫生: 「我覺得妳也有一點藉由貶低自我來抬高他人的傾向,比方說拿自己和公司同事作比較,然後只看自己欠缺的部分,等於是稱讚別人的同時又責怪自己。」

我: 「但我有雙重人格,所以其實內心是鄙視、排斥那些人的。」

醫生: 「嗯,不過這也無所謂,不必太限制自己不可以有這樣的念頭。」

自由死

於是我開始自責:「妳根本就沒那麼痛苦,少在那裡無病呻吟。」

但是我又對此感到有冤難伸,所以會想要證明自己的狀態其實很糟。

在洪勝希作家的網路專欄「自殺日記」裡,有一篇是關於「自由死」的文章,讀完以後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就如同把「閉經」(停經的韓文)一詞更名為「完經」一樣,感覺作者也是把「自殺」一詞更名成「自由死」來述說,這讓我意識到原來有許多單字都帶有負面意義、語感和印象,諸如墮胎、閉經、自殺等。

妳根本就沒那麼痛苦,少在那裡無病呻吟

決定自己的死亡或許是一種選擇,而非放棄生命,當然,被遺留在這世上的家人一定會承受難以言喻的傷痛,但是假如活著比死亡還要痛苦,我們也只能尊重對方選擇了結自己生命的自由。我認為我們缺乏哀悼,也缺乏對死者的尊重,那些把選擇自由死的人當成是罪人、魯蛇、放棄或失敗的人,難道真心認為堅持活到生命終點才是人生勝利組?人生又何來勝負之分?延伸閱讀:自殺者遺族:被留下來的人,該如何活下去?

決定辭掉工作,反正人生本來就有潮起潮落、時好時壞,所以只能試著堅持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