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還不夠瘦」「我總是又醜又懶惰」「不對外求援,反倒覺得是我不夠好」從社會學角度告訴你,為什麼女性總被要求要符合一個印象,反而再也難肯定自己?

疲憊女性的修復練習

「她是多了不起的女人啊!」有很多人像這樣,在心裡發出由衷的讚嘆,他們敬佩、崇拜,甚至是嫉妒著莎賓娜.強生。因為即便她公私兩忙,有那麼多需要處理的事情,她依舊可以精準順利地完成。

莎賓娜才三十八歲,就在一間大多數為男性員工的汽車企業裡晉升到主管位置,令人刮目相看。她擁有出眾的外貌,也常受邀演講,教導決策者如何改善企業文化。不久前她才剛跟丈夫還有兩個孩子,搬進許多人夢想中的獨棟豪宅。

但,莎賓娜自己卻是這樣想的:

早上:「我的天啊!我怎麼又是這個邋遢樣!看起來簡直就像照顧小孩整晚沒睡一樣。」

上午:「我又忘記幫蘇菲帶體育課要穿的運動褲!我最近太會落東落西了。」

接近中午時:「那個同事還真能言善道,我的反應怎麼不能再快一點呢?」

午餐過後:「窄裙太緊了,我應該只吃沙拉就好!」

下午:「這個專案的計畫不是最理想的。我表現這麼糟,還有可能再升官嗎?」

下班後:「我現在完全不想陪魯本玩,我真是個不稱職的媽媽!」

晚上:「又要陪老公看這部沒水準的影集了,我還寧願看本好書。」

睡覺時:「我累到除了睡覺之外,沒辦法再去想其他事了。我老公呢?我想他一定覺得我已經完全失去魅力了。」

另一方面,莎賓娜的丈夫則是想著:

「不管是大家看到的表象,還是對於我老婆的那些看法,全都不是他們想的那麼回事。」

女人比男人更缺乏自信

女人比男人更常懷疑自己,而且甚少真的對自己感到滿意。

來自慕尼黑的溝通顧問波瑟(Dorothee von Bose),多年來為巴伐利亞電視台規劃並主持脫口秀節目。她說:「如果脫口秀的工作人員打電話給一名女性,詢問她是否願意到節目裡來談談某個主題,對方通常會拒絕。」原因多半是:這個主題我不是很了解、完全不是我擅長的領域、我的看法或許會比較另類⋯⋯等。相反地,如果是男性,大部分的人在還未了解究竟要談什麼主題前,就會先爽快地一口答應。

能力傑出的女性在面臨爬上顛峰時往往會有所遲疑。她們會收斂自己的光芒,需要有人推一把才敢繼續前進。如果有某個優秀的男同事要與她一較高下,她很快就會放棄,自願投降。她們寧願不去要求加薪,以免聽到主管對她說,她沒有自以為的那種價值。如果她們真的很有成就,也常會覺得自己只是運氣好罷了。

導致這種現象的原因,不只是因為女人較無自信,也因為她們對自己的期望比較高。男人常高估自己的能力,當他們回顧一整天的工作時,他們通常會覺得很滿意;相對地,女人則比較完美主義,認為自己還有改進的空間。

此外,女性也自小就被母親要求要整潔、可信任、有效率,而且還要有同情心、懂得應對進退、關懷他人,但她們可能一輩子都達不到這種高標準的要求。


圖片|來源

從事職場及婚姻諮商的愛娃—瑪麗亞.楚爾霍斯特(Eva-Maria Zurhorst)以自己為例表示:「我結婚了,有很棒的家庭和一份我真心喜歡的工作,而且我也很有成就。理論上我應該心滿意足了,但是我並沒有。我也常常會有『應該要更好』那種揪心的感覺。」追尋滿足變成了她的任務與渴望。她說在自己的諮商課上,她也和參加者們一起「走在追尋更多滿足的路上」。

曾經有位年輕的女諮商師,在一場課程結束後頗獲好評—除了教室裡的一位男性給予負評以外。對方說,我毫無所獲。光是這句話就令人夠難受的了。這位女諮商師並沒有因為其他絕大多數課程參與者的讚美而感到開心,僅有的那一句批評讓她耿耿於懷好幾天,認為自己是失敗的。但如果男人面對同樣的情況,他們或許只會在乎好的評語。

當然這種女性比男性自我要求還高的情況並非絕對,不過已有許多有關男女自我價值感與滿意度的研究證實,這種傾向的確是存在的。德國一份大型問卷調查就揭露了這樣的差異性。紐倫堡的捷孚凱市調公司在二○一○年接受《健康》雜誌委託所做的兩千份問卷裡,有三分之一(33.1%)的女性坦承,當她們遭到批評時,會受到巨大打擊,但同樣會因遭受負評而覺得受挫的男性卻明顯較少(23.7%)。甚至每五名女性中就有一位承認,自己長期苦於自我懷疑,而且很害怕被人拒絕,而同樣狀況的男性只占七分之一(14.4%)。

這是因為女性的自我認同度較低。「對自身有高度評價的人,會對自己的人生與自身都感到滿意,對婚姻或戀愛關係也很滿意,而且成就也較高。」班堡大學的人格心理學教授許慈(Astrid Schütz)這樣說。但如果女性對自己有很高的評價,多半也只是因為她們認為別人對她們的評價很高,而不是源於自我肯定。

女性會用負面的評價敦促自己

自我價值感—也就是「我們究竟是誰」以及「我們擁有多少價值」的看法,基本上源於三條不同的分流。首先是自我觀察,一個人由此確信自己的價值;接著是我們自己與他人之間的比較;最後是別人對我們的看法。(延伸閱讀:為什麼女主角一定要傻白甜?盤點《最佳利益》的霸氣女性

男性的自我認同常常是出自與他人的比較。相反地,女性卻有較強烈的依賴感,也就是需要,並且也相信他人對她們的看法。對女性來說,被人認可與接受是很重要的。女性總會不斷地自問或詢問周遭的人:我好嗎?我真的夠好嗎?

但對社會認可的依賴並不是自我價值感的良好來源,因為如果一個向來給予肯定的支持者突然有天變成了可怕的批判者,或者身邊的人吝於讚美怎麼辦?再進一步說,我們經由對別人的印象而產生對自己的看法,也可能完全是錯的。

舉個例子。女性在演講時,如果有人在中途離席,對此,許多女性講者表示她們會覺得不高興。但其實只要這些聽眾並不是在發生噓聲的情況下離場,那麼他們離開就不一定代表他們不喜歡這場演講。有可能他們其實稍後還有別的約會,但是又對這場演講或講者很感興趣,因此想至少來聽一聽開場,然後抱著不能繼續聽下去的遺憾離去。對此,科隆的資深商業顧問莫里恩(Birgitt Morrien)認為:「即便是同一件事情,我們也往往可以從兩種完全不同的角度來解讀。要永遠保持冷靜,頭腦清晰,在懷疑中選出正面的選項。這非常重要。」


圖片|來源

由自身出發進而了解自己的人,才是真正有自覺的。即便他面臨婚姻失敗、與朋友絕交,或別人突然不再給予讚美等糟糕的狀況,他的自我價值感也不會改變,這種人也不太會被勝利沖昏頭,又或需仰賴別人關注才能肯定自己的成就。

想透過比其他人更有吸引力、更成功、更富有或更有運動細胞來建立自我價值的人,終有一天會重重摔落在他高期望的自我形象裡,發生的時間點會是在當他老了、頭禿了、身體衰弱了、因為離婚失去經濟來源而必須把房子賣了,或是必須承擔工作上的重大失敗時。

但即便如此,男性還是比女性更常利用「社會性比較」(如:職位、房子、車子),因為他們會用一種非常精明的方式來使用這些自我價值感的來源:他們不是隨機地和任何人比較,而是與那些比他們自己更失敗的人做比較。因此男人們若是在聊完天後心滿意足地回家,往往是因為他們剛剛在聚會裡看到了一些正身陷麻煩或無法獲得肯定的人,而心中暗爽。(延伸閱讀:設計界為什麼常忘記女性設計師?3 行動,可以開始改變

相對來說,女人則會懊悔地不停想著之前所說那句可能不太聰明的話,或是拿自己的表現和群體中的領頭人物做比較,而那個風雲人物可能是才剛做完第一千場脫口秀的演講達人。尤有甚者,女性還常將自己與某個理想形象做比較。在這樣永無止境的比較之下,失去自信與失敗是必然的結果。

這樣看來,男性的比較不只較精明,也較接近現實,也因此最後男性對自己的看法會更符合事實。

保持低調的必要

在此要特別探討的,是介於自我形象、他者形象與實際狀況之間的分歧。這些評價的真實性是可以經由測量得知的,對自身體重的看法就是一例,女性在這個問題上對自己更是吹毛求疵。

幾年前亞利桑那州立大學的營養學家克里斯多夫.霍頓(Christopher Wharton)的一份研究,找來三萬八千位平均年齡二十歲的學生,詢問這些年輕人,認為自己是過胖、過瘦或剛剛好,然後再將這些看法與受測者們真正的 BMI 值做比較。

研究結果顯示,年輕男性對自己的體格充滿了驕傲自豪,而女性對自己的身材則是不滿又自卑。

事實上,有 71%的女性體重正常,但只有 55% 的女性受測者這麼認為,甚至還有 36% 的受測者覺得自己太胖了,而她們之中真正過重的只有 22%。相對而言,男性對於自己的啤酒肚則非常寬容。其中有 58% 的人體重正常,持同樣看法的也有五十六%,兩者相去不遠。另外,雖然 BMI 值顯示有 39% 的男性過胖,但卻只有 20% 這麼覺得,而且甚至還有 16% 的人認為自己過瘦,但從數值看來,只有 3% 的人是真的太瘦。

女人究竟多會利用負面評價來批判與敦促自己呢?一份有關外貌滿意度的研究,針對九十五對年齡在三十五歲以下的情侶,詢問他們對自己與另一半的外型有何看法,並根據七張身體不同部位的圖片來指出答案。結果顯示:女性不只自認肥胖,也認為自己比另一半所希望的還胖。此外,年輕的女性也堅信,她們的男友或先生只是出於禮貌才會說她們並不胖,而且兩人在一起的時間越久,這種想法就越堅定。

針對這種自我觀點與現實之間的差異,性別研究專家西佛丁(Monika Sieverding)也在職場方面提出相關的證明。她在經過虛擬情境設計後的面試中,測試男性與女性的自我評價,以及他們實際的表現。受測者們必須證明自己的能力,再於事後陳述,他們認為自己是如何打敗眾多求職者脫穎而出的。西佛丁說,男性會將自己拿來與這份虛擬工作的真實求職者做比較,同時做出「自己的表現非常好」的結論,至少絕對不會比他們的競爭者差;反觀女性則是將自己和想像中的理想形象做比較,也就是說,她們在打一場沒有人會贏的仗。


圖片|來源

為何兩性的自我評價如此懸殊?原因尚且不明。不過或許這種自我批評的態度其實並沒有那麼負面,女性甚至可能因此在某些情況中獲益。關於這點,可以透過演化生物學來解釋:女性之所以比較在意他人的評價,是因為她們需要群體的幫助與保護。女性無法如同男性好好自我保護,主要是因為早期在懷孕期間以及養育小孩時,很需要族群中所有的女性成員團結一致,所以如果某個女人脫離了群體、覺得自己高人一等、出類拔萃,或者企圖往上爬時,彼此也會互相批評,有時甚至會做出很冷酷無情的舉動。

莫里恩還發現女性常有負面自我印象的主要原因:「那些在團隊中特別出眾、特別有成就、特別懂得自我肯定的女性,最後都被當成女巫綁在柴堆上焚燒,這種現象持續了數百年之久。當時發生的集體殺戮至今還影響著我們:成功的女性會被妖魔化、否定與譴責。無論那些批判是出自男性或女性。」由於這種批判攻訐太過激烈,因此女性常很害怕在群體中變得太顯眼,也害怕成為主講人或領導者。「如果我們總是惶恐不安的話,又如何能感到滿足呢?」莫里恩問到。

許多女性因此決定,寧可安穩留在那個給予她們溫暖與認同的群體裡,或者不斷表現出自己並不想脫離團隊。「我根本不算一個真正事業有成的女性!」就連文章一開始提到那位很成功的莎賓娜,也常對她的女性友人這麼說。這句話代表的意思就是:請別討厭我。

由於女性向來很少對外求援,因此她們都將注意力放在內在的探尋上,也就是專注於情感與直覺。莫里恩說:「直到今天,女孩們仍被教育得特別敏感,我們的感應器在這方面一直接受著特殊的訓練。」而且這個感應器不只能接收到正面觀感,也可以接收到負面觀感。女性雖然整體而言情感較豐富,但同樣也有較多的負面情緒,當她們背負著壓力時,會比男性更緊繃、更恐懼或更悲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