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你挑劇,我們想推薦《南方公園》。

為你挑劇,我們想為你挑《南方公園》。可能從小,你被家人禁止看南方公園,裡面似乎髒話連篇,血腥殘暴,於是整個童年,你錯過三百集動畫。直到最近,你才知道它不是壞,而是它太尖銳了,很多人在看動畫的時候,一邊笑一邊感受到價值觀的弱點被戳重的感覺,讓好多人的臉又酸又痛。(同場加映:【為你挑片】馬男波杰克:真實本身就是強大的


圖片|來源

《南方公園》,是這樣一部「大人系」動畫。不只熱愛打臉右派,偷嗆左派,2005 年的第 135 集,還談同性婚姻。兩個男孩,可以共同撫養一顆蛋嗎?

時間來到 2019 年,還是很多人在問一樣的問題。於是,我們想帶你去看那座在科羅拉多州的南方公園小學(South Park Elementary)。一位老師,堅持反對同志婚姻,認為同志會讓孩子變得尷尬又困惑。就像是神預言,他們在劇中,同樣給了美國、給了台灣一個看似荒謬,實則處處諷刺又寫實的答案。

「兩個男生,可以照顧好寶寶嗎」


圖片|來源

在加里森老師的課堂上,南方小學四年級的性別教育課,放學作業是練習「教養」(parenting)。

她讓孩子一男一女配對分組,兩人共同照顧一顆蛋,方法不限。如果一星期後,蛋完好無缺就能拿到 A,反之如果蛋破了,就只能得 F。

只不過,在故事裡,科羅拉多州正要通過同性婚姻法案,許多反同婚的人士上街抗議,其中也包括了加里森老師。於是,老師上台演說、四處收集反同婚連署,想向州長陳情,遊說他「否決同婚法案」。

加里森老師站上台說:「這些同性戀,還以為自己的權利大到能夠踐踏傳統。婚姻明明就是神聖的,只能建立在一男一女之上!他們背著我們通過這部法律,我們只剩下一條路,就是抗爭到底!我們要弄來三四個同性戀,打得他們吐血!我們去弄卡車,拖著他們來個老派的反同遊行(Fag drag)怎麼樣?!」

全場靜默。這時候在反同陣營裡,有人畏縮地開口了。


圖片|來源

「呃,我們其實在想,我們跟州長呼籲就好,不用施加暴力。我們其實不恨同性戀,我們、我們就只是不想讓他們結婚而已。我們希望州長否決這項提案!」諷刺地,我們也看到當代的恐同,或許乍看不如過去那麼直接以暴力方式呈現,但是日常生活中的歧視,也是一種傲慢。(延伸閱讀:1935 年,佛洛伊德怎麼跟一位害怕兒子是同志的母親溝通?

而當這群反對者來到州長辦公室,州長看了陳情書後說:「但是,我根本不了解同志婚姻,我要怎麼知道我該不該否決呢?」加里森老師說:「但是,你一旦讓同志結婚,他們就會以為自己能夠養孩子。」

「難道州長,你覺得同性戀有能力可以養孩子嗎?」

「我真的不能判斷,除非,有研究能證明同志婚姻會導致哪些結果。」州長說。這讓加里森老師想起了自己的實驗。於是星期一,他又回到班上,宣布了新的事項。

「我們改了規則,現在我們要兩位男生一組,」無視班上對於作業更改的抱怨連連,他讓屎蛋(Stan)與凱子(Kyle)一組。


圖片|來源

「我們來看看兩個男生,到底能不能照顧好寶寶!雖然我們都知道一定不可能!」

放學後,老師還聘請了狙擊手,希望他沿途追殺兩個孩子(跟那顆蛋),與此同時,他繼續積極遊說州長,希望用最少時間否決同志法案。

於是一次會議上,州長說,「不然這樣好了,我想出一個折衷的方法。同性戀想要結婚,但反對者不希望『婚姻』這個字被玷污,不然我們取個別的名字,但雙方享有一樣權力好了。叫肛交好友(butt buddy)怎麼樣?你們不是新郎跟新娘,你們是肛肛好朋友!」

「但是,我們想要的是公平的對待!」「而且,那女同志怎麼辦?」討論變成了同婚的形式。也有人認為,這種特別法,就像是給非裔的專用飲水機,是一種假平等真歧視的行為(當然,還有從頭到尾被忽略的女同志)。

於是,雙方仍然僵持不下。


圖片|來源

在故事的後段,兩位男孩為了保護好雞蛋,拼命躲過狙擊手所有的追殺。他們跑進市政大廳,炸彈炸死了大多數的反同抗議者。然後,他們對著所有人說,老師,我們做到了。我們好好保護了我們的蛋。

老師困惑不解。「兩個男生怎麼可能照顧蛋?它的外表或許沒問題,但這顆蛋的內心可能很困惑又尷尬!因為它有兩個爸爸!」

但故事最後,州長還是因為兩位男孩保護雞蛋的勇氣,決定通過同志婚姻法案。

這就是故事的結局。(跟現實幾乎相似得)像場鬧劇的外表下,包含著支持同性婚姻的議題核心。也是少數《南方公園》願意明確表態的議題。嬉笑怒罵的《南方公園》,常被譽為世界上最矛盾的動畫,它嘲笑所有人,但是在部分時候,它的立場又是如此鮮明地站隊自由左派。

2013 年,《衛報》報導,《南方公園》幾乎讓所有人又愛又恨:

它曾經被美國的同志媒體獎(Gay & Lesbian Alliance Against Defamation,GLAAD)檢舉恐同,因為在動畫中使用了「fag」這個字眼。但同時,它又得到 GLAAD 的傑出電視獎,因為在第一季第四集「基哥哥的愛之船」(Big Gay Al's Big Gay Boat Ride,1997),描繪主角屎蛋的狗阿猛(Sparky)是同性戀。

屎蛋原本想改變牠的性向,但是,當他意識到自己對阿猛的愛,沒有因為牠的性傾向而改變後,屎蛋也從恐同變得接受真實的阿猛,並帶動南方公園的其他居民一起接納牠。

在「基哥哥的愛之船」開播前,南方公園的兩位作者,特雷帕克(Trey Parker)與馬特斯通(Matt Stone)在火爐邊對談。主持人問了他們:「很多人好奇你們的關係,你們是同性戀(gay)嗎?」

他們答:「可能有一點點。我們每個人,應該多少都有點 gay,就連我們養的狗狗癢癢(scratchy)都有一點 gay。」

2013 年的《衛報》專訪中,他們說,少數讓他們願意表態支持的議題,就是「同性婚姻」(gay marriage)和「擁槍自由」(pro-gun)。

聽起來很矛盾嗎?或許,也可能是我們對世界的想像太單一。並且,他們仍然擅長用讓所有人都哭笑不得的方式進行故事。

「當我們開始狂嗆某件事,每個人一開始都會愛死我們。但當他們發現,我們其實是打算突然轉彎,他們就會突然變臉,大罵『WTF?』」帕克說。

或許,他們代表的青壯一代,面對世界也是這樣的。他們熱愛嘲笑某些過度刻意的「政治正確」,卻依然擁抱民主自由價值。

2019 年,當我們重新觀看《南方公園》那 20 多年來都沒變老的孩子們時,我們或許能夠有更多體悟。當世界走向越來越偏斜荒謬,我們更應謹記語言的力量。透過《南方公園》的語言,我們也重新思考,我們想要塑造的,到底是個怎樣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