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簡一詞自六零年代興起,此後成為不少時尚大牌的精神指標。一件白襯衫和黑色西裝褲,就很經典。作者認為,這股風潮是源自於人類對「當下」的執迷。

時尚是什麼?香奈兒女士說自己眼中的時尚價值不在求變求新、而是打造經典;聖羅蘭老大則說時尚是個過時的玩意、唯有風格方能永存;Phoebe Philo 反倒是不在意什麼繁文縟節,一心只想做出讓女性安心仰賴的極簡時裝。

說是這麼說,只是打從 Céline 的精華十年,到現在由 Bottega Veneta、Lemaire 和 Gabriele Colangelo 領頭的極簡品牌大軍,近幾季以來,這股風潮似乎有增無減。


圖片|Gabriele Colangelo

八零有川久保玲和山本耀司,九零有 Helmut Lang 和 Jil Sander,走過千禧世代,依然存在著那麼一大群消費受眾,總是對於 Minimalism 毫無招架之力。

走了一個 Phoebe Philo,又冒出一個 Daniel Lee;告別紅極一時的 Clasp 和 Box 包,又迎來 Pouch 和 Arco 手袋的沸沸騰騰。然而究竟極簡時尚的魅力在哪、讓我們總是一看就愛上?(延伸閱讀:極簡時尚正當道!「性冷感」也是一種「性感」


圖片|來源


圖片|Phoebephilodiary

我猜,是基於人類對於「當下」的執迷。

極簡這詞最早出現在上世紀戰後的六零年代,旨在探討「減少」的藝術與「除去」之美學。人類開始重新審視觀者與作品之間的關係,創作者沒有任何約定俗成的信息藏匿其中。如何去理解作品完全取決於觀者本身,因為「觀看」也成為了創作的一部分。

一件白襯衫或黑色西裝褲,今天看覺得時髦,下個月看的感覺也相差不遠,原因來自我們對於將「時間軸拉長」經常有著強烈的慾望。所以才有人發明了相機、再精進了印刷技術;所以才有人開始斷捨離、落實現代版的侘寂式生活;所以才有人認為千篇一律的極簡時尚不是陳腔濫調、而是對於俐落眼界的再三檢視。

“There’s nothing more clean and classic than a white shirt. It has a twisted elegance to it that is very seductive.”(沒有什麼比起一件白襯衫來得更簡單又經典的了,它有一種被翻玩的優雅、甚至到了有點誘人的質地。)

我個人的偶像 Helmut Lang,對於每個上班族人手十件的常見單品是這麼評論的。


圖片|voguerunaway

“In fashion, general people will look to the piece itself. Some designers concentrate on "How can I make this seam look special?"  or "What am I going to do with that button so it looks interesting?" I am not interested in that. At the moment, I am more interested in the shape and the form. I have a big desire to make clothes without defining them.”
(在時尚界裡,大部分的人審視的是單品本身,而大多數的設計師要不著重在「我如何讓這個收邊看起來特別一些?」或「我該怎麼把那個鈕扣做得有趣一點?」我壓根兒不理會這種思維。身為一個創作者,我更在意如何打造服裝的輪廓和形塑,比起定義它,我更渴望做出一種別人無法望其項背的風格。)

我個人另一位偶像 Raf Simons 是如此做自己,能活在有他的年代,我只想感謝蒼天。


圖片|rafsimons

所以說,活得光鮮浮誇固然精彩,不過讓日子變得淵遠流長、讓風格成為無可取代,似乎才是與自我共存的長遠之計。

崇尚極簡的生活型態,不代表要瘋狂追逐那些一線的大品牌,欸畢竟,它們並沒有比較便宜。

“Enjoy your life, fashion is not that important.”(享受你的人生吧!時尚才沒那麼重要。)果然,Dries Van Noten 說的才是萬世真理。(延伸閱讀:手帳開箱|極簡主義者 NanaQ:「好好生活,是重要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