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幾歲的我們,距離懵懂似乎已有一段距離,彷彿也已經以身經歷了一小部分的世界,更清楚地意識到自己正陷在迷惘的霧裡。可是現在的妳,似乎已經習慣了當下的狀態,妳不太會焦慮的亂竄、也不太因為分不清方向而產生恐懼感,甚至妳也不會積極的想找到正確的路逃離。

我曾經在最孤獨的時候,自己擁抱著自己,
左邊的自己抱著右邊的自己,黑白的自己抱著彩色的自己。
——駱以軍

這是一個充滿孤獨的城市,在只有自己的寂寥裡,渴望一份真心的陪伴,可卻在追逐真心的過程中,逐漸迷失且凋零,變得塊狀一般的,東一片、西一瓣。有時會猛然驚覺,所有人都不過是扮演著一個快樂的狀態,那些迎人笑靨、那些光鮮亮麗、那些深情真心、那些動容承諾⋯⋯妳真的相信嗎?

或者,妳其實跟小薰一樣,快樂不過是種假裝,卻又在旁人提點時,才驀然回首,發現假裝快樂的自己,彷若是孤獨的集合體。然而,這是迷惘的 20 歲、是拼命想要感受到被需要著的 20 歲、是每個人都會走過的 20 歲。

嘿,妳還記得自己 20 歲的樣子嗎?


《致親愛的孤獨者》劇照。圖片|夢田文創提供

那個年紀的我們,距離懵懂似乎已有一段距離,彷彿也已經以身經歷了一小部分的世界,更清楚地意識到自己正陷在迷惘的霧裡。可是現在的妳,似乎已經習慣了當下的狀態,妳不太會焦慮的亂竄、也不太因為分不清方向而產生恐懼感,甚至妳也不會積極的想找到正確的路逃離。(推薦閱讀:寫給 23 歲的一封信:認清生活本質之後,依然熱愛生活

因為,就像糊裡糊塗的走進迷霧裡一樣,妳持續糊裡糊塗的在裏頭待著,妳習慣於這樣的狀態,並且視其為一種安逸,只因妳深信所有人都是在自己的那片霧裡,無一例外。這世界於妳而言總是日常性的轉動著,誠如妳不明白生活是為什麼而忙、因什麼而有意義,可是日子還是一天一天的過著、消磨著。

酒精、撒嬌與裸露,是為了生存的必然,也凸顯了小薰的已然麻痺,而她再清楚不過,所謂的工作不過就是一種各取所需。可愛情是嗎?在過於擁擠而曖昧的三人關係裡,她不斷思考自己的位置該是在哪裡,卻也與此同時,讓自己的孤寂被無限放大,讓她差點無力招架。


《致親愛的孤獨者》劇照。圖片|夢田文創提供

或許在逐漸理解這個世界的遊戲規則之後,有些問題,便再也回答不出來,例如「妳真的快樂嗎?」、「妳為什麼做這份工作?」,以及「妳為什麼來這裡?」。

隨著歷練的增長,喪失了一種對於情緒的感知能力,像是鈍化一般,不再像年輕時,那麼直覺而自然的對於事物產生反應,形成一種恍若生無可戀的狀態。沒什麼好悲傷的、沒什麼好憤怒的,換言之,也就沒什麼好快樂的。(推薦閱讀:真的長大了嗎?20 歲後你該學會的 15 件人生大事

而小薰對於生活的虛無感與空洞,是陰錯陽差的接了新工作、遇見了 2923 之後,才開始去思考自己逃避著的那些問題與內心感受。在短暫時間的幾次談天裡,小薰逐漸打開心房,不只是作為「客戶」的客套對談與公式應答,而是真的受到對方的話語而影響,甚至欲罷不能。


《致親愛的孤獨者》劇照。圖片|夢田文創提供

縱使是因為犯罪而禁錮囹圄,可卻同時感覺到,兩人的不自由,是相當的。偶爾,同樣不自由的心靈、同樣不快樂的靈魂,反而會因為位置的不同,而窺視到不一樣的視角與方向。而愛情亦然,妳認為他傻,可其實面對自己的愛情時,誰也並不理性。

當妳跟多數人一樣經歷了懵懂、迷惘與碰撞之後,孤獨,成為每個人必然擁有的一夥伴,並肩齊行。而他說,孤獨的時候,看事情比較清楚。

其實起初小薰並非了解這句話的意思,誠如多數人,頂多也只能是懂非懂的微微一怔,習於沒有解答的人生,也是在太多次的掙扎與糾結之後,才被迫學會的釋然,現實的殘酷,迫使每個人變得麻木不仁,感情、工作、想做的事情,渴求的太多、太敏感,只是讓自己再度被傷一次又一次。


《致親愛的孤獨者》劇照。圖片|夢田文創提供

但我們都明白需要改變的──縱使眼前所及的生活,宛若一灘不再流動的水窪,可是終究會有一個「2923」,促使妳產生想要轉變的想法,讓那水再次成川。

習慣是種必然,麻痺也或許是長大的副作用,而如影隨形的孤獨,或許有一天會變得習以為常。女孩,別怕,每個人都是必須學會跟孤獨和平共處的,而妳於夜深人靜時擁抱著自己,有朝一日也能得到能撫慰妳的大大擁抱,也會在日久之後突然發現,妳比曾經的自己,沒那麼孤獨。

《致親愛的孤獨者》張寗(飾演小薰)這樣說:

20 歲,一個看似自由卻又還找不到鑰匙打開自由的年紀。每個前進都撞到阻礙,是該留在原地無助,還是該舉足跨越?難過的是,也不知道自己有沒有能力跨越,更害怕越過後的未來如此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