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不及待想要長大的 12 歲,你曾經想要自己快速成為想像裡的「女人」,希望能夠親身體驗愛、慾望與刺激嗎?《致親愛的孤獨者》寫那個我們都好想回去的年紀,在還未經歷過世界真正的遊戲規則前,我們如何一步一步往長大走去?

文|結果娛樂
圖|夢田文創

「你不知道自己的特別,
不知道自己有多美麗,
不知道自己多麼珍貴。」
-文:駱以軍

妳還記得自己 12 歲的樣子嗎?

那時的我們,面對著人生的重要轉捩點─不管是生理上的轉變、或者是心理上的過渡期,進而導致對親情的想法產生質變、對友情的寄望,又或者是開始產生了對於愛情的各種想像。 12 歲,被好奇心填滿,被想要擺脫過去自己的想法充斥。

12 歲,也許正是個情竇初開的絕佳年紀,而對象很多時候,是一個比自己稍微年長的大哥哥型人物─因為正處於發育階段的我們,思想早已比同齡男生成熟,我們嫌男孩幼稚、於是欣羨著男人的理性與野性,崇拜著比自己擁有更多知識與社會經驗的存在。


《致親愛的孤獨者》鍾政均飾演大衛老師。圖片|《致親愛的孤獨者》劇照

而教科書上,並沒有教會我們如何去面對內心的怦然與悸動,更沒有人能夠告訴我們愛情理應是什麼樣態,對一個不該心動的人意外動了情,又該如何自處?誠如小玉,隔代教養的她,又從何去認知情感?但被好奇心驅使的我們,忍不住透過各種虛構情事的涉獵,自行羅織愛情應該要有的樣子。

從偶像劇、言情小說,也或許從那些聽說而來的故事,我們從中去「摸索」、去「想像」這個世界。於是 12 歲的孤獨,來自於想像與現實的距離,或者說,來自於我們對於渴望的東西,只能靠想像獲得。對於性、對於愛,有美好的期待跟嚮往,與此同時卻也有一種禁忌的、讓人屏氣凝神的緊張,從窺探的視角、從腦內的小劇場,我們都既期待又害怕受傷害。


《致親愛的孤獨者》林慈恩飾演小玉。圖片|《致親愛的孤獨者》劇照

那些象徵著成熟、發育完成的女人象徵,艷色內衣、豐滿乳房、性感紅唇⋯⋯妳或許也曾經期待過自己變成那個樣子,具備那些在我們認知裡,象徵著誘惑的武器,成為妳認定裡擁有愛情的必要條件;可是卻在鏡子前望著自己的時刻,在想像裡逐步放大了自己的慾望,也在比較中逐漸看見自己的渺小,好似也才同步驚覺了何謂相形見絀。(延伸閱讀:「我不是你的附屬品」控制型父母下,急著想「長大」的孩子

女人總是更容易自卑,在過渡期的女孩,則更輕易地忘記自己的珍貴。

那是個渴望特別的年紀,卻又總是害怕自己的鶴立雞群,會顯得格格不入;渴望加入同儕的群體裡,卻又默默希望自己相較於他人,能有那麼一點點的獨一無二能被看見。


《致親愛的孤獨者》林慈恩飾演小玉。圖片|《致親愛的孤獨者》劇照

還未曾經歷過世界真正的遊戲規則,卻一步一步往那個方向邁去,甚至不太理解為什麼大人都說渴望回到現在自己所處的年紀。迫不及待想要長大的 12 歲,只能靠大量的蒐集與吸收作為生長激素,想要自己快速成為想像裡的「女人」,希望自己能夠親身體驗愛、慾望與刺激。(延伸閱讀:「我十二歲時,就幫男人打手槍」那個被哥哥性侵的少女,後來長大了嗎?

而我們在成長的路上都是獨自一人的,往內心認定的方向前去,一個人揹著滿載的想像與孤獨,拿著一張自己繪著的地圖,一邊摸索、一邊前行著,卻不確定自己前進的方向向是否能夠到達終點。女孩,別怕,沒有人是例外的。


《致親愛的孤獨者》林慈恩飾演小玉。圖片|《致親愛的孤獨者》劇照

《致親愛的孤獨者》林慈恩(飾演小玉)這樣說:

一開始接觸到這種角色,有點生疏,也不知道該如何演示,因為這個角色跟我平常是相當不一樣的。

小玉 12 歲時沒有人能夠幫助她成長,畢竟家中也只有爺爺一人,在學校又有一位被女生矚目的老師,所以就產生了一些幻想。我有媽媽和姐姐在我身邊,成長過程因此而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