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熱衷使用交友軟體,可能看過不少這樣的人:背景乾淨、抱著動物(可愛如貓狗等),笑得燦爛。你一邊讚嘆可愛、一邊想著對方有責任感與愛心,按下喜歡。一聊之下,你才發現:「寵物是朋友的」、「啊其實我沒有養狗」。為什麼,我們總會在交友軟體上,放些跟真實的自己不完全有關的照片呢?

性別力 X 約會字典,跟你分享當代戀愛中的新詞彙與幽微小困擾。

「明明沒養狗,幹嘛要放抱狗狗的照片?」如果你熱衷使用交友軟體,可能曾看過不少這樣的照片:男孩女孩的背景乾淨、抱著動物(通常很可愛,例如貓咪,狗狗,兔子等),笑得一臉燦爛。或許你會一邊讚嘆寵物真可愛、一邊想著對方真是有責任感與愛心的人,而按下喜歡。不過一聊之下,你才發現:「照片是動物咖啡館拍的」、「寵物是朋友的」、「啊其實我沒有養狗」,而感受到心灰意冷。

或許他們並不是故意要讓人誤解的。只是根據《華盛頓郵報》報導,最近這群人也被開玩笑地稱為「Dogfishing」──用狗(或可愛寵物)釣魚的人。(同場加映:「漂亮的皮囊很多,聰明的靈魂很少」:你也碰過交友軟體上的 sapiosexual 嗎?


圖片|來源

狗狗、滑雪、跟車子合照:3 秒交友經濟學,放的照片決定我是誰

在注意力碎片化的時代,每個人的注意力只有幾秒鐘,右滑,左滑,往往在第一眼看到照片時就已決定。因此,每個人都使出渾身解數,想在幾張照片裡塞滿自己「可能是誰」的線索,這也被稱為「印象管理」(impression management)。

半個世紀前,社會學者高夫曼(Goffman)曾在著作《日常生活中的自我表演》(The Presentation of Self in Everyday Life)描繪人們如何管理「前台」與「後台」的形象差異。他將日常生活比喻為劇場,認為社會的互動要維持穩定,在於每個人都會在不同的舞台扮演不同的角色,並做好印象管理。

在後台(私底下)的你,或許懶散邋遢還偶爾有點黑暗,但是一踏上舞台,換上不同文化、禮節與關係的衣著,我們就這樣透過管理不同的形象,展演不同的生活。

在交友軟體上,這樣的形象管理策略,最明顯的地方,往往出現在照片與自介。照片或許包括但不限於:

  • 寵物照片:有些人喜歡放自己跟可愛寵物的合照。除了真的很愛動物之外,也會讓人聯想到責任感、愛心、與情感細膩。
  • 旅遊景點:愛放巴黎鐵塔、布魯克林橋、東京藍瓶咖啡店、或者綠島浮潛的照片,或許也代表,想讓人覺得自己是個懂生活品味、注重興趣的人。
  • 性感照:有些人喜歡放自己的性感照片,不吝展示好身材。不過,不同交友軟體都有各自的反色情規範,也因此時常有使用者的照片遭禁的零星事件。
  • 奢侈品:也有些人樂於展示奢侈品,名車、名錶、奢華酒店,暗示物質生活或許比他人更優渥。

當然,這些形象管理,都沒有好與壞,而是反映了人們對「理想伴侶」的想像──如果有人認為,要吸引到約會對象,一定要很有錢,那想必他會試著在照片中釋放經濟優渥的暗示。

而更往下一層想,這其實也是人們對理想自我的想像。用心拍攝的個人大頭貼、絞盡腦汁又要看起來隨性的自我介紹、字斟句酌的決定要傳送的訊息,一方面我們透過建構自我形象來吸引他人,一方面,同時也是在對自己確認「我想成為這樣的人」。(同場加映:愛情社會學:談戀愛,其實需要有點小心機)

放太多不像自己的照片?小心「情境崩解」

不過,也有種狀況,被稱之為「情境崩解」(Context Collapse),意指當前台跟後台、或者不同的前台之間界線崩塌穿幫,並對當事人造成負面影響的狀況。最常見的例子就像是:劈腿被兩方發現、教授加你臉書發現你翹課、或者是用假帳號洗留言被抓包。

在交友軟體上放了太多不像自己的照片,可能造成的危險,就是當約出去之後,雙方發現彼此都不是自己要的人,而感受到受傷與被欺騙的感覺。

三個建議,讓你找出適合自己的照片

1.讓不熟的朋友幫你挑

讓不熟的朋友幫你挑照片,往往會比你自己想破頭有效。時代雜誌報導,一份澳洲的心理學研究(2017)就指出了這樣的結果。研究者大衛懷特(David White)邀請 100 名大學生,提供個人照片,挑出自己認為適合當成交友軟體的檔案照,作為「自選組」。接著請一群陌生人,同樣挑選這些照片,當成「他選組」。

最後,自選組與他選組,被同樣交付公開網路投票,請網友選出「最有吸引力的照片」。結果,「他選組」被挑中的比例更高。懷特並指出,在選擇照片時,人們總是比較傾向選擇那些自認「討好他人」的照片,而不是他們真正好看的照片。並且,人們對自己的特徵了解還有限的狀況下,往往無法從他人視角看見自己的全貌。

2.清晰單獨

英國版 GQ 也給出許多照片建議:「不要放合照」「背景很重要」。許多人會放合照,不過那會讓觀看者導致誤解,搞不清楚哪一個才是你本人。或許那也是你的目的之一,但絕非維持關係的長久之計。而背景乾淨清晰即可。

3.你喜歡的照片是最重要的,但誠實為上

回到照片,或許,你喜歡的照片才是最重要的。畢竟,很多時候我們耗費心力,在臉書、LinkedIn、Tinder 上打造一個完美自我形象,不是為了別人,而是為了自己。不過,為了避免情境崩解、或者最後仍舊傷害了自己,還是誠實為上。

關於交友軟體上的照片,其實還有很多可以討論的地方。例如傳生殖器給陌生人的照片騷擾。《衛報》曾經報導過,為何有些人喜歡傳生殖器的照片給陌生人。英國《獨立報》也指出,由於層出不窮的照片騷擾事件,也使得一款自稱為「女性主義者的交友軟體」 Bumble 暴紅,原因是該軟體保障女性交友選擇,並嚴格查禁性騷擾。

最後,許多人也許消極地認為,這是一個看臉的時代。我們為了自我經營,投注大量時間金錢精力,讓「自我」成為世上最重要的商品,或許看到這裡,你也不會輕易責怪 dogfishing 是一種欺騙。我們只不過是在試著跟上這個巨大的潮流,與之共存。(同場加映:《在一起孤獨》親密關係裡,你想要的是舒服還是真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