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到大,我都很「恐男」。路上遇到一群男生,就全身緊繃,想繞道而行;在需要和男生社交的場合,特別焦慮緊張。矛盾的是,我交男朋友,也對男性身體有慾望。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你也有恐男症嗎?

你聽過「恐男症」嗎?其實,這並不是一個在醫學上獲得證實的病症,但有一群人會直接拿這個詞彙來形容自己。

恐男 (Androphobia) ,多被定義為對男性或男性特質的恐懼。然而,恐男不等於厭男 (Misandry) 。(先來了解「厭女」:【厭女症】所有人身上,都存在著厭女痕跡

臨床心理學者 Timothy J. Legg 博士提出幾個「恐男」徵狀:

  • 你會主動避免讓自己遇到男人。
  • 遇到男人時,感到強烈的擔憂或焦慮。
  • 你意識到,你對男人的恐懼有一點不合理或誇大,但你無法控制這個感覺。

恐男程度有深有淺,如果你覺得自己有點中槍,歡迎你繼續往下看,讓我和你聊一些真實故事。

從小到大,我都很「恐男」

在這裡,我想分享自身經驗,談一談我與「恐男」之間的歷程與關係。

當我說到自己很恐男時,許多人會第一直覺聯想到:「妳是不是以前讀女校?」是的,我高中時候唸女校,但真要追溯起來,我的「恐男」徵狀,從國小男女合班時,就可窺知一二。

那時候在班上,許多小男生都喜歡捉弄自己有好感的小女生,來藉此和她互動。一般女生遇到男生捉弄,通常是打鬧回去或找老師告狀,但我被開玩笑時,往往會愣住、不知所措,或給他一個尷尬又不失禮貌的微笑。而男生得不到我的回饋,久而久之,就沒有人要鬧我了。

因此,儘管有些研究指出,曾遭男性惡意對待的女性,因為創傷的緣故,更容易「恐男」,但我卻幾乎相反——回想起求學階段,我幾乎沒有什麼被男性惡意捉弄或欺負的經驗。

那麼,我的恐男症,到底來自哪裡?

於是我進一步思考,什麼樣的男性特質或情況,特別容易讓我恐懼。大致整理出以下兩個方向:

  • 在社交場合,必須接觸陌生或不熟識的男性時。
  • 超過兩位以上的陌生異性戀男性聚集在一起時。

如果再精確一點說明,讓我恐懼的是:不熟識的異性戀男性;而「一群」不熟識的異性戀男性,則有加乘效果。

舉例而言,當我今天參與一個活動,發覺現場幾乎沒有男性時,我通常會鬆一口氣,甚至直接轉頭和朋友說:「都是女生,太好了。」或者是,當我走在路上,看見迎面走來一群男性,我會立刻全身緊繃,下意識地想繞道而行,完全不敢看向他們。

這兩件事,至今都還會作用在我身上。


圖片|來源

我這麼「恐男」,居然和男生交往?

世界上一半人口都是生理男性,我不可能永遠避免和男性互動交流。有些人會好奇地問,我如何和其他男性建立友情或愛情關係。「妳恐男,那妳可以和男生交往嗎?」「不然妳的男生朋友都從哪裡來?」

其實,在高中和大學階段,我都交過男朋友,也不排斥和他們之間的肢體接觸。或是更直接地說,我會想和男性談戀愛,也對男性身體有慾望。

我猜想,我對於男性的恐懼,可能是對自身不滿意的焦慮。

在長大的過程裡,我明白自己不是主流社會認為漂亮的女生,個性也非溫順而是叛逆。於是,我看見或面對異性戀男性,常會介意他們的目光,想到他們會如何評論我,想著我是如何不符合他們期待。

儘管現在的我,懂得接納並喜歡自己;但在我的潛意識中,多少還是害怕異性的品頭論足,擔心自己不夠「好」。

換個方式想,或許這份恐懼,是來自於對父權體制的排斥也說不定。(同場加映:【許菁芳專欄】我是這樣成為女性主義者的

「父權說,女人要美麗、溫柔、善解人意、具備團隊精神。不溫柔不美麗,那妳就等著爬坡繞遠路吧。」
——許菁芳,《臺北女生》

至今,我仍然恐男。仍然在與男性交手時,感覺緊張與心慌;仍然不知所措,甚至想逃跑。

你也是這樣,好像有恐男徵狀嗎?沒關係,慢慢來,一步一步嘗試釐清。

這條探索自己的路,我還在走。我們一起練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