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給我一點時間好嗎?」Amazing 寫浪浪的故事,看浪浪們怎麼教會我們,受傷了,其實你可以停下來。

上週趁著去台東採訪的機會,我順道拜訪了好久不見的 C 與 K 夫婦。

我們相識在 2015 年底的泰緬邊境,當時還是遠距離戀愛的他們,在通過重重考驗後堅定走在一起了,太太K也從高度發展的新加坡,來到純樸的台東鹿野,兩人定居於此。

「這裡最舒服的地方,是你抬頭就能看見遠方。」坐在他們小貨車上兜風時,K 不經意說了這句話,的確在高樓林立的新加坡,難有這片風景吧!不過隻身一人來到異鄉,當然沒這麼容易,她也經歷過懷疑、無力、孤單,來回了新加坡與台灣幾次,才終於確認了這裡,就是她想展開新生活的地方。

現在夫妻倆一起種田、做菜、釀酒、醃漬、擺攤,還撿回三隻流浪狗與一隻貓,生活在小工廠裡。

流浪狗的來到,教我們學習新課題

他們說在這裡,許多主人沒有讓毛孩結紮的觀念,或是覺得太貴不想做,導致在路邊常常看到剛出生的小狗小貓被拋棄,他們這一年多來陸陸續續就收養與送養了至少十隻,過程中也有些捱不過病死的,目前自己家裡留了三狗一貓。

因為他們家以稻米種植為主,毛孩們也取了有「米」字的小名,像是:米漿、黑米、白米、米鹿。曾經浪跡的牠們特別想被愛,我一進去時就立刻被團團包圍,三隻狗搶著擠過來,還伸出小腳給我握,極度渴望被寵愛,我一度覺得自己就像灑進魚池的飼料,毛孩們全都一湧而上!


圖片|作者提供

其中一隻叫米鹿的狗狗,花色很特別,如稻穗一般漂亮的金黃色,長相也和傳統米克斯有些不同,K 猜想牠可能有混到一點柴犬的血統。牠雖然才一歲左右,但已經生過四個孩子,K 在路邊發現牠時就是懷孕的狀態,可能就是因為懷孕讓米鹿被原本的主人拋棄了。K 每天慢慢餵食,取得牠們的信任後,幫忙把四個孩子都送養了,留下米鹿在社區裡。

原本K家裡就已養了貓狗,經濟上較難再多負擔一隻狗,而米鹿的個性相當穩定乖巧,所以社區的人們很喜歡牠,看到時都會主動餵食,K 就暫時沒有收養牠。不過後來K擔心米鹿的花色太漂亮,而且又是母狗,可能會被有心人帶去繁殖,就把牠帶去結紮,沒想到手術後,米鹿就在他們家待了下來,哪裏也不去,就這麼待著了。

到現在過了兩個月,K 卻發現米鹿的狀況令人擔心,牠失去了以前的活力與開朗,常常一臉憂愁且不喜歡動,總是待在家裡靜靜地望著遠方。牠也染上了皮膚病,開始脫毛露出一塊塊禿禿的皮膚,一直忍不住抓癢,又發出濃厚的味道。

有時 C 與 K 要去農地下田,會帶著另外兩隻小黑狗,因為牠們比較調皮,怕放在家裡會亂咬東西,但貨車只能載得下兩隻狗,米鹿就會被留在家。但每一次牠們的貨車一出發,米鹿就像怕自己要被拋棄一樣,拚命地在後面追,讓K看了好難過:「我覺得自己無法給米鹿牠需要的愛與陪伴,很對不起牠。」K 深深自責了好久。

K 想幫米鹿找到一個屬於自己的家,讓牠能快樂無憂地生活,並被主人滿滿的愛包圍,不過卻在某一天晚上,她夢見米鹿坐在家門口,哀求跟她說:「我不想離開。」K被這個夢嚇到,不知道是自己的潛意識,還是米鹿真的來到夢裡跟她溝通了。K 不知道為什麼米鹿要留在他們家,更不知道該以什麼樣的心情面對牠。

我們總是太心急,忘了療癒需要時間

回台北後,我聯繫了我的朋友,同時也是女人迷駐站作者的凡妮莎,她最近發現自己好像有寵物溝通的天賦,我之前試過請她跟我們家的紅貴賓溝通,結果牠竟說牠不想再吃乾糧了,想要改吃罐頭,果然是沒什麼煩惱,幸福美滿的小屁狗啊!

我把米鹿的狀況告訴凡妮莎,請她試試與米鹿溝通。她和K相約了隔天晚上連線,我請她們再把結果告訴我,我也想知道可以怎麼幫助小米鹿。

隔天晚上,我等待著她們溝通的結果,感覺就像等在手術室外的家屬一樣著急。到了十點,凡妮莎終於跟我說:「剛剛做完溝通了,我看到的第一個畫面是多拉A夢。」嗯?多拉A夢?米鹿妳也太可愛了吧,怎麼會是這個東西!

正覺得好笑時,下一秒凡妮莎就說了:「米鹿給我的第一個訊息是:再給我一點時間。」我看到這句話,立刻一秒就爆出眼淚來,哭到滿臉都是鼻涕與眼淚。我被自己的反應嚇到,明明才見過兩次的狗狗,怎麼可以讓我如此傷感,不過這句話真的讓我好心疼,原來米鹿一直都知道 C 跟 K 替牠著急的心情,也知道他們想替米鹿另找安排。

「米鹿現在身心俱疲,需要時間休養,所以請給牠一些時間,牠現在沒有力氣去適應變動。」牠經歷過被主人拋棄、生了小孩、孩子們被送養、自己結紮又得了皮膚病,對於一個一歲多的生命而言,確實是太過沈重了。(延伸閱讀:流浪狗狗攝影集:我們只不過想要有個家


圖片|作者提供

米鹿的提醒,才讓我發現我們真是好心急呀,急著要傷口快點好,急著要趕快忘記過去,急著要馬上站起來,急著要事情立刻變好,如果沒有跟預期的一樣,就急著想改變,就連我只是短短跟米鹿相處兩天,也替牠的狀態心急,想要快點找到解答。但其實我們都忘了,很多的事情,需要的就只是時間。(延伸閱讀:流浪動物之家「浪浪別哭」:照顧好自己,才能照顧動物

我想到K跟我說,她剛從新加坡來到鹿野時,也特別地落寞與低潮。因為來到了全新的環境,熟識的人又只有 C 一個,她不知道要怎麼好好生活下來,過程中經歷了懷疑、恐懼、逃避,也是過了好幾個月後,她才發現自己太心急了,應該多給自己一點時間慢慢來,畢竟是全新的生活呀!

當我們受傷了、累了、心痛了、沒力了,都不用急著一定要馬上向前走,那不代表我們一輩子都會這樣,只是需要多一點的時間,讓傷口止血結痂,重新長出力量與信心,再好好地前往下一站。

「休養好了,等之後緣份到了,或是K他們有另外的安排,米鹿都會願意接受的。」敏感貼心又懂事的米鹿,最後向 C 和 K 表達了收養之情。他們也終於鬆了一口氣,明白了米鹿的想法,更知道怎麼樣對待牠了。

我想每一場相遇與每一個家的成型,都有它的緣分與意義,就像從城市來到鄉村的K,重新學習放慢腳步生活,遇到米鹿的點醒,不要忘記「慢慢來」是一件多麼重要的事。而我也有幸從他們身上學到一課,留給自己滋養生命的時間,永遠都是最值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