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男女長大結婚是天經地義,傳宗接代更是不可或缺的重大責任,你不停的提醒這輩子的願望是把女兒交到一個「男人」的手中,這樣你就如釋重負。一年多前,我終於鼓起勇氣跟你說了許多內心話,然而換回的卻是你不斷的逼婚,當我和你介紹我的另一半時,你不願接受,甚至不准她到家裡來⋯⋯

文|Irene Liu

當生命的大浪來襲,父母是你的防波堤,家是你傾訴時的避風港。然而從何時開始,身為「同志」這件事,竟悄悄的隔絕了他們之間,成了一張沒人敢捅破的紙⋯⋯

我朋友的父親是高齡七十歲的長者,在那個年代因為觀念的守舊,對於「同性戀」是非常排斥且無法接受的。本該美好的父女關係,因為朋友身為「同志」的身分,使他們的感情降到了冰點,時間的推進沒有解開心裡的結,他們為此幾乎不再溝通、互動也不再熱絡。 

三十五歲的她,如今也到了想成家的年紀,她希望搬離與父親長年同住的房子,與女友同居。她寫了一封給父親的告白信,期望透過文字敲開她內心潛藏已久的「聲音」,希望父親在看到這封信時,能夠理解,並尊重她的選擇⋯⋯。


圖片|來源

親愛的老爸:

從小我就著男裝、理短髮,和男生打成一片,我從不依賴人,即使在外受委屈也不曾回來向你哭訴。當我在成長階段發現自己和一般女生不一樣時,心裡面的那種恐懼有多猖狂,天知道我有多想和你傾訴我的煎熬,我好想和你說:「爸,怎麼辦?我真的好害怕。」但我知道你無法面對這樣的我,所以我總是看著你,然後什麼也沒說。

為了結婚而結婚,真的就比較幸福嗎⋯⋯

你說男女長大結婚是天經地義,傳宗接代更是不可或缺的重大責任,你不停的提醒這輩子的願望是把女兒交到一個「男人」的手中,這樣你就如釋重負,對得起天上的媽媽。然而,感情這事是勉強不來的,爸認定的「正常家庭」也不是絕對幸福的。 

媽媽、阿律、姑姑,都因為身體不健康先走了一步,他們的孩子被迫單親,另一伴也只能無依的面對未來。美國的表姊結婚了,但是最後遇人不淑,阿律在外面有女人,而大伯則奉母親之命成親,結果這輩子爭吵不休。為了滿足父母期望的婚姻,為了「結婚而結婚」,真的就比較幸福嗎⋯⋯

對我來說,結婚既不是天經地義,也不是為了生育而成的陪葬品,尋找另一伴應該是以相互疼愛、扶持為基底的、對感情忠誠的,而不是「男的還是女的。」

這個人是要跟我生活一輩子的,如果不尋找我適合的,不尋找我真正所愛的,這樣的結果,或許就和大伯奉母親之命成親的悲劇一樣,因為「無愛」,產生惡言暴力,原因是什麼呢?只因他們聽命於父母的期望,而不是真正擇其所愛。

因為不想讓你難過,不想讓你擔心,這十八年來,即便你已隱約知道我的性向,我還是沒有正式和你談論「這件事情」。現在的我們同住一個屋簷,但卻很少「溝通」,你不敢面對這樣的女兒,我也裝作雲淡風輕,我們就像鴕鳥一樣,以為逃避就能解決問題。(推薦閱讀:給爸爸的一封信:別把我送到沒有自由的未來

一年多前,我終於鼓起勇氣跟你說了許多內心話,然而換回的卻是你不斷的逼婚,不斷的詢問「對象」,我的婉轉拒絕、消極不回應都沒有起到太大作用,當我和你介紹我的另一半時,你不願接受,甚至不准她到家裡來。

我總是為你著想,害怕撕裂你,所以我閉口不說。我多希望家庭聚餐時、郊遊踏青時,都能有她一起參與,我多想開心的和你分享我愛的「她」也和我們一樣愛大自然,和我們一樣愛爬山。

我們都是人,都是善良的人,我們沒有做任何傷天害理的事情,你可以不喜歡,也可以不支持同志,但你不能勉強我去和完全不可能愛的「男人」在一起,我永遠不可能變成你想要的樣子,說是上帝開的玩笑也好,我知道,沒有人做錯了什麼。

現在的我,也到了該生活成家的年紀,我沒有不要你,只是年紀到了,也想要有自己的家而已。七十餘歲的你還沒有老伴,我常覺得對你過意不去,後悔當初的反對使你錯失了再娶的機會。我考慮了很久,若想成家也能照顧你,就是住得近一些,我想,這就是最兩全其美的好方法。

謝謝你這三十幾年來的養育之恩,是到了該獨立的年紀了,請你別擔心,放手讓我去吧,不管發生什麼事,你始終是我的父親,我也依然是你的女兒,雖然無法成為你理想中的樣子,但我希望你知道,女兒永遠愛你。

最愛你的女兒

如果有一天,「性向」不再是壓倒父母與孩子之間關係的稻草,或許我們都能更誠實、真誠的面對彼此。我們不必假裝、也不必再躲躲藏藏,排除那些不必要的爭吵,卸下那些所謂「本該」做到的傳統刻板,或許世上的人們會更幸福吧。願擁有相似情況的人不要覺得孤單,你的聲音我們聽見,因為「我們」一直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