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劇《我們不能是朋友》寫盡關係裡外的男女心事。有些愛情,來的時機不對。然而,這些第三者卻往往像面鏡子,照出關係長久以來不對勁的地方。褚克桓與高子媛,交往十年談婚姻,他總認為還不是時候。直到那一天,他遇到了「更喜歡的人」。

2019 年台劇《我們不能是朋友》,寫盡關係心事。有些愛情,來的時機不對。於是我們假裝沒事,壓下感受,努力想要回到正軌。然而這些第三者,卻像關係裡的鏡子,對照並放大戀愛長久以來的那些「不對勁」。(同場加映:《我們不能是朋友》:30 歲,除了嫁給穩定交往對象,我能有更幸福的人生嗎?

褚克桓與高子媛,交往十年談婚姻,他總說「還不是時候」,而她總是苦苦相逼。直到那一天,他先遇到了「更喜歡的人」。

如果是妳,妳願意為了那個連他都說得模稜兩可的「可能會更好」而選擇放手嗎。(延伸閱讀:在一起十八年後的分手:承諾不是婚姻給的!謝謝你,不娶我


圖片|來源

高子媛:交往十年談婚姻,他只會告訴我「還不是時候」

褚克桓與高子媛是這樣的情侶。

他們交往十年,外表登對,他事業有成,她溫柔婉約。他答應她母親會「照顧她和妹妹一輩子」。她則替他打點所有細項。許多人羨慕她不用上班,整天購物化妝、逛街吃飯、花男友的錢。但他們不知道,其實在這段關係裡面的愛,單向且無望。

褚克桓的心,很早就不在她身上了。

「我們的戶外婚禮,不要訂這家餐廳好了。」有次吃晚餐,她這麼對他說。

他慢慢問,「妳說誰的婚禮?」

她快樂答,「當然是我們的啊。我連婚紗,戒指,都已經想好了。」

他悶悶說,可是我連求婚都還沒啊。

她的人生目標,只有成為「褚太太」。她確實愛他。但由於得不到愛情,於是她索討任何她能索討的。她早早以為兩人會結婚,於是安排好所有事項,從婚紗婚禮,賣房買房,再到男友人脈經營。對高子媛來說,她澆灌畢生所有的青春與愛意在這個人身上,希望換到男人的永恆承諾。但卻不知道,這樣的愛無形中也造成對方壓力。(延伸閱讀:年紀越大,分手越難?給你的親密關係健檢表


圖片|來源

情緒勒索:如果另一半將我當成事業在經營,還說「都是為我好」

「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

褚克桓常常在想,為何女友總像恐怖情人,控制慾強,替他安排各種事情,最後卻又推說,「所有事情,都是為了你好。」當愛情成為權力關係,總讓他覺得很窒息。

有時候他甚至覺得,高子媛只是將他當成自己的時尚配件、甚至是自己的事業在經營。

「不要再說一切都是為了我,也不要再說,一切都是為了我們的未來。妳這樣做,只會讓我們的距離越拉越遠。」

替他約總經理夫人吃飯、幫他準備上班的衣服、連他的合約內容都想管。他說,其實妳不用這麼辛苦,她則說不會啊我一點都不辛苦。「而且,媽媽也希望你照顧我跟子婷啊。」

在高子媛的身上,我們看到情緒勒索的影子。她不斷用時間、情感與過去的承諾明示暗示褚克桓,絕對不能背叛她。

但是,在感情關係中,從來都不是付出得愈多,就能換得愈多的。所謂的戀愛,並不是單方面認為的付出就是等價交換,而是能夠彼此知道位置,一起成長。人生中有很多自我成長的機會,所謂好的愛情,並不是在關係中失去自己。(延伸閱讀:女孩寫給未來男友的信:你的愛會讓我成長嗎?

真愛,可以用時間換嗎?

和褚克桓分手後,高子媛仍然痛苦。為什麼交往十年了,她卻得被像破玩具一樣被扔掉。她找「小三」周惟惟理論,卻被周惟惟好友韓可菲擋下,兩人爭執。她對可菲大罵:「我才是褚太太。」

可菲說,「小姐,你憑什麼說你是褚太太啊,你的男朋友天天在外面泡妞,你都控制不了了,還說自己是褚太太。」

到家後,她再次與褚克桓爭執。他也說白了:「你只是高子媛,不是什麼褚太太。」


圖片|來源

這句話總讓她受傷。十年的感情,真的是說斷就能斷得了的嗎。所有人似乎都在粉碎她的夢想。而她仍然選擇活在愛的幻覺裡,並不是因為她很癡傻。

活在自己的世界裡,是因為有些時候,那樣比較不疼痛。她喜歡的男人,她投入了整個青春愛的男人,愛上別人了。這個吃穿都願意照顧她的男人,一定是真愛。他怎麼可以背叛她。

高子媛終究沒有成為褚太太。褚克桓並不愛她,而她自己呢?或許某種程度上,她也不過是活在母親要克桓「好好照顧她」的遺言裡。話語像是詛咒,它給予我們期望,卻又限制了我們。

在第七集,妹妹高子婷(陳妤飾演)終於決定告訴姊姊實話。(推薦閱讀:演員是容易傷心的生物!專訪陳妤:我滿 M 的,需要人敲醒

她說,姊姊好了啦,不要再說褚克桓是我姊夫了啦。不是我不給你面子。但是姊姊妳不能再逃避了。難道,沒有褚克桓,妳就什麼都不是了嗎?(延伸閱讀:如何停止喜歡那個根本不愛你的人?


圖片|來源

當「我」成為「我們」:妳不必當褚太太,妳就是高子媛

我們還不知道高子媛後來的故事如何。如果有一天,因為對未來的想像分歧而使你們分開,也請不要忘記,彼此曾經深深相愛的部分。我們都知道,妳已經努力過了。

或許高子媛還沒了解,妹妹的話是正確的。從誰的太太角色離開,回到自己身上,需要的不是更努力,而是停下腳步,了解自己。

這戲之所以風行,不只是因為它是第三者雙雙劈腿的道德倫理劇,更也是因為,它同時反映出了兩對迥異的情侶,如何調適,當我成為「我們」前後的不舒服與恐懼。如果,愛情長跑終究換不到真愛,如果,情感勒索也換不了他的再次忍耐,面對這樣的愛情末路──妳有勇氣認賠殺出嗎。

畢竟,一段成熟的愛情,終究不會只是為滿足其中一個人的幻想。即使這段感情無法給妳結果,也不代表妳永遠不會被愛。

致親愛的高子媛,妳不一定要是褚太太,但永遠永遠,妳都可以是妳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