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身日記,寫繾綣的單身心事。有些愛情,來的時機不對。曾經我們著迷越洋連線,看遍愛情電影,你在紐約的凌晨扔訊息給我,一次半夜通話,你說寒假就要回來了,問我相不相信世界上有 perfect match,我想了想,很猶豫地說還是要看情況吧。你說,那就是有啊。

Spotify 有一個功能,能夠顯示追蹤對象正在聽些什麼歌。我曾經覺得,光是能夠閱讀你的歌單,就是一件十分詩意的事情。

從 The Smiths 的 There Is A Light That Never Goes Out,到 Pink Floyd 的 Wish You Were Here,儘管當時我對這些樂團的理解仍然不多,還好笨拙的一個一個名字扔進 google,但光是閱讀這些漂亮的歌名,就足以撐起許多想念了。

那陣子我們著迷於越洋連線,一起看各式各樣的愛情電影,你在紐約的凌晨扔訊息給我,正好是我要離開公司吃午飯的時候。我們看了雲端情人和戀夏五百日,討論裡頭喜歡的樂團跟歌詞。一次半夜通話,你說寒假就要回來了,問我相不相信世界上有 perfect match,我想了想,很猶豫地說還是要看情況吧。你說,那就是有。(同場加映:千萬人中遇見唯一的你,需要運氣更要珍惜

那時候我覺得你天真得有點好笑。但我也是很後來才明白,所謂的真愛,並不一定是我不負你你也不負我,而是我們一起走過很多重要的記憶。就像那時我們一起複習的電影裡說的:

「有些人闖入你的人生,只是為了給你上一堂課,然後轉身離開。」


圖片|來源

後來,我們沒有在一起。戀愛有些時候,需要的不只是理解,還有運氣。後來還是朋友的我們,有天臨睡前,你貼來了披頭四吉他手喬治哈里遜(George Harrison)的 All Things Must Pass 給我。萬物必將消逝 [1]。(同場加映:關係樹洞|我知道,被疼是一種運氣

它的歌詞是這樣子的:

All things must pass
All things must pass away
Sunset doesn't last all evening
A mind can blow those clouds away
After all this, my love is up and must be leaving
It's not always going to be this grey

有的時候,我還是會想起你坐在電腦前聽歌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