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批跨性別國會議員之一的譚瓦林(Tanwarin Sukkhapisit)持續為少數族群發聲,近日讓他們受挫的總理選舉結束,接受媒體採訪時,他向眾人喊話:「我不是花瓶。我想寫下泰國政治史的新頁。」

今年 3 月 24 日泰國舉行眾議院選舉,最終共有 27 個政黨 500 人進入眾議院,其中有 417 名男性、79 名女性,以及 4 名跨性別者,比例雖然不高,但卻是國會殿堂出現首批公開的跨性別者。


圖片|來源

從電影到政壇 譚瓦林向世界證明影響力


圖片|來源

首批跨性別國會議員之一的譚瓦林(Tanwarin Sukkhapisit),原名叫披尼(Pinit Ngarmpring)的他,曾任泰國知名的導演,多部以性別議題為題的電影代表作,其中在 2010 年的《後花園的情慾》(Insects in the Backyard),內容描述跨性別父親面對污名的緊張親子關係,裸露男性生殖器的畫面而遭禁,經過多年司法戰後,將爭議片段刪去,終於在泰國播出,也讓譚瓦林想有了跨界政壇的念頭,兩年前,譚瓦林決定從父親變性成為一名女性,隨後加入捍衛 LGBT 權益的政黨「未來前進黨」(Future Forward Party)。

接受 BBC 採訪時,譚瓦林表示自己本身就對參政感興趣,然而過去還是男人的她卻不敢做自己,直到兩年前,完成變性手術後,終於從心所欲的參政了。她說:「我要向世界證明,變性人也能從政,也能在政治界有一席之地。」

然而,在選舉期間遭到霸凌、批評,他仍然堅持走上這條路,致力為跨性別者發聲,一路跌跌撞撞,到今年 6 月 5 號泰國總理選舉之際,譚瓦林要投票時,國會議長仍然稱他為「譚瓦林先生」,對於跨性別者的歧視意味濃厚,而最終由於參議院幾乎為軍政府勢力,250 席參議院席次讓軍方出身的帕拉育(Prayut Chan-o-cha)連任總理職位。

存在表面的性別開放 跨性別議員如何讓泰國走向實質平等

提到泰國,多數人認為在此處對於同性戀、跨性別 LGBT 人民相對友善,然而攤開亞洲 LGBT 權益,泰國對 LGBT 相較其他東南亞國家相對開放,然而事實到底是如何呢?讓我們先回到泰國 LGBT 權益演進。

在泰國早在 1956 年,同性性行為開始合法,2005 年,泰國軍隊解除了禁止 LGBT 人群在軍隊服役的禁令。男性和女性的同性性活動在泰國是合法的,然而,同性伴侶和家庭並沒有獲得提供給異性夫婦的法律保護。

在一般民眾及政府的公共政策眼中,對性少數族群(LGBT)態度的改善大致是始於 1990 年代。2015 年 9 月 9 日開始實施的「性別平等法」《Gender Equality Act》則給予性少數族群有關性別認同及性傾向不受歧視的正式法律保護。

直到 2002 年,泰國衛生部才將同性戀從精神疾病名單除病化,2015 年才通過《性別平等法》(Gender Equality Act),給予性少數族群有關性別認同及性傾向不受歧視的正式法律保護。(同場加映:不被男女二分框架束縛!泰國憲法承認第三性

一直以來,LGBT 在泰國受到歧視的問題也未少過,對於跨性別者的寬容只存在特定的工作場域,像是電視喜劇演員、歌舞表演者等等泰國變性者的傳統工作,然而在其他就業領域像是銀行、教育、法律、商業等等不平等對待的事實一直備受爭議。


圖片|來源

以今年 5 月 17 日國際不再恐同日當天,震撼國際的同性大事-台灣成為亞洲首個通過同婚的國家,至於那個一直被同性者視為天堂的泰國呢?事實上,自從 2011 年起,民間人權團體及政府單位多次試圖推動同性民事結合的各種法案,泰國政府曾於 2012 年底草擬婚姻平權法草案,到 2014 年獲得不同黨派的共同支持後,隨即因泰國政局持續的動盪不安而一事無成。(延伸閱讀:亞洲婚姻平權地圖:從台灣開始,讓我們把平權傳出去

而目前在泰國最新版的「同性生活伴侶註冊法」的實質意義是如何呢?伴侶關係在法律上是「民事上的結合」而不是「婚姻裡的配偶」,其法律用字是『伴侶』,目前泰國國會尚積有待解決的法案,此「同性生活伴侶註冊法」擱置到今年 3 月 24 日全國大選日都尚未處理。

2013 年《曼谷郵報》文章說:「泰國被看作是同性伴侶的一個旅遊天堂,但實際上對於當地法律和民情來說,這不是那麼自由的。」

以文化角度來看,對同性戀、雙性戀和跨性別(LGBT)雖然開放,但是在更核心的法律、人權保障、職場裡卻不是想像中的友善。(同場加映:活著的玫瑰少年!泰國暢銷作家Sha:我相信自己,我選擇做自己

泰國的變性人被視為次等公民,工作機會受到限制經常受到歧視,泰國跨性別者不得改變身分證登記的生理性別,不能結婚、領養小孩。跨性別的譚瓦林曾在國會被視為演藝人員、被議長稱為「先生」,對他來說如何證明自己是未來從政的重要課題。

這不是一個公平的選舉,也不會是一個真正的民主,但已經向前邁出關鍵的一步。”

今年四月份譚瓦林接受衛報(The Guardian)採訪時所說的,如今從總理選舉結果仍然相呼應。

理解和實質上的機會平等之間的屏障仍存在泰國社會,跨性別議員站出來只是第一步,對譚瓦林來說,過去透過電影來宣導性別議題已經不夠,決定從政的他也曾看好台灣同婚法,推動泰國同性婚姻、性別教育,不論是教育、就業和家庭環境能夠帶來真正的性別平等,企盼能藉由參政真正改變充滿歧視的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