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毛說:「真正的快樂,是細水長流,在芸芸眾生裡做一個普通的人,享受生命剎間的喜悅。」寫在我愛我第 6 年 —— 我愛我快樂生活節,從運動、旅行到追劇,讓女人迷替你設計這些快樂提案。希望在日常生活裡,你我都能找到一些快樂的線索。

快樂是什麼?我們時常問,答案卻永遠懸而未決。

真正的快樂,不是狂喜,亦不是苦痛,在我很主觀的來說,它是細水長流, 碧海無波,在芸芸眾生裡做一個普通的人,享受生命剎間的喜悅。──三毛

寫在我愛我第 6 年 —— 我愛我快樂生活節,我們在主舞台設計 4 場活動,讓女人迷替你設計這些快樂提案。希望在日常生活裡,你我都能找到一些快樂的線索。

1. 去運動:所謂運動,是用你喜歡的方式前進

「女人去運動,不為討好誰,而是取悅自己,渴望一個重新流汗的身體。」你可以游泳,爬山,跑步,當然,也可以自由跳舞。肢體擺動,是你的身體與心靈的對話。(延伸閱讀:【運動小姐】運動是,用你喜歡的方式前進

我愛我快樂生活節,當天第一場活動,安排的是 Zumba 舞蹈。我們邀請三位老師:Lynn、熊、Gigi,帶領我們一起運動。 Zumba 是這樣的運動:如果很累,就自在喝喝水,擦擦汗,停下來踏步都沒有關係。老師不會說話,老師怎麼動,我們就跟著怎麼動,跟不上拍子也沒有關係,跳得很醜也沒關係。畢竟所謂運動,就是用能讓你快樂的方式前進。

我們採訪了一位參與者,她是陸美姐。她今年六十歲了,據說每場 Zumba 都會到場。她說:「快樂,就是不管幾歲都能夠很快樂的運動。」

而在下午,我們也邀請 Curves 副總經理暨地區總督導廖如彤演講,跟我們分享更多運動心法。她的運動心路歷程,也是許多女性的經驗故事。

「我自己是女人迷忠實的讀者,一開始,我是為了讓身體更健康更好,於是開始上健身房。而後來,我有個男友是健身房教練,運動對我來說,就漸漸有約會的感覺(笑)。而到了現在,我結婚,有了孩子,運動則變成是讓我更有體力,讓我能夠享受跟孩子一起活動的快樂。」

另一位分享的參與者童宇,作為一個母親,她也分享自己的運動經驗:

「我以前是缺乏自信的,加入健身房,是因為我的小孩鼓勵我去。現在我跳舞的時候,變得敢展示自己的自信。以前我還會彎腰駝背, 現在也不會了。我認識了許多朋友,會一起出去玩,以前我就是整天關在家裡的。我的心態,也因為交了朋友、有了信心,會更正向積極。」

正像如彤說的:「當身體變得更強壯,妳的心,也會變得更強壯。」

2. 去旅行:在旅行的選擇中,你會找到自己的模樣

除了運動,不論壯遊窮遊,旅行都是許多人去探索自我、尋找快樂的方式。在我愛我快樂生活節,我們規劃了移動自由工作坊,由主持人 Natalie 與兩組旅行者窮遊女子俏鬍子旅行團,來為我們分享旅行提案。

窮遊女子說:「開始旅行的時候,我是一個失業、失意的女子,所以我就叫自己窮遊女子。」她說,環島旅行有兩種,因為愛台灣而環島,還有因為環島才愛上台灣。不過愛台灣的窮遊女子,因為實在太窮了,只能給自己一萬元,用二十三天機車環島。她將自己的經驗分享在部落格中,也因此吸引不少讀者。演講中,她提到許多「窮遊」技巧,包括自己的輕裝行囊、旅行規劃、機車安檢。

「住宿是最花錢的部分,所以我找朋友家,全台灣的朋友,平常都要保持聯絡哦。這樣你需要的時候才能靠他們(大笑),還有背包客棧,我都找一晚不超過五百塊的。還有技能換宿。而且在背包客棧,你還可以認識很多朋友。」

而除了窮遊女子,還有俏鬍子旅行團,姊姊 Jessie 和妹妹 Julia 分享自己的異國旅行經驗。

很多人都會質疑,出國旅遊不就是花錢買享受?真的能夠找到自己、找到快樂嗎?還不就是短暫且膚淺的愉悅而已。不過,她們分享的旅行觀察,和許多人不一樣。姊姊 Jessie 說:「旅途讓我慢慢了解自己是個怎麼樣的人。」

旅行是不斷做選擇的過程,包括吃什麼?包括陌生人約你,要不要赴約?你會慢慢了解自己喜歡怎樣的東西。當然,你也會有做錯決定的時候。但旅行讓我領悟到,世界上沒有所謂對的,完美的選擇。所以我做的事情就是選擇我想要的樣子。

錯過火車沒關係,僥倖搭了便車也沒關係,不小心做錯,事後回想也很美好。在旅行中,我們透過每個選擇,了解自己的靈魂模樣。她們甚至分享自己的受性騷擾經驗,與自己的成長。(延伸閱讀:旅行的意義:總是要讓你找答案的,不會是解答

我們到土耳其,遇到一個男生,假裝東西掉了,然後趁機摸我的手臂。當下我很驚慌,怎麼會有陌生人偷摸我。但後來不幸地,又被摸好幾次,但你知道,在旅行中人會進化,開始思考怎麼做。後來有一次在伊朗,我又在公車站(不知道為何大家都在公車站偷摸別人),這一次,我被摸屁股。我的第一個反應就是拿水瓶重擊他的手,他就驚慌跑走了。人是會進步的。

「沒有一件事情是完全沒有解決方的。」她說,從旅行中,她意識到:「一定只有我先放棄了而已。過程中你只要慢慢的走,總有一天,你會走到目的地的。」

Jessie 做了一個總結:「那些在旅行中殺不死你的,都會讓你變成一個更強壯的人。」

3. 去追劇:曾珮瑜 X 林筳諭,演員讓我們看見似曾相似的自己

最後一個提案,是追劇。當世界很難,我們就聽故事。我們悲傷的時候、懷疑的時候,從小說、電影、影集中汲取快樂的養分,聆聽悲傷的故事,也安撫自己的心。當聽到這些好與壞的經驗,我們知道,世界沒有那麼困難。作家許菁芳曾寫:

一些電視劇能夠往地下一樓去,撿拾一些關於整體社會經驗的創傷,或者個人深藏的渴望。(中略)這幾年有些勇敢的創作者出現。他們在一樓待得夠久,逐漸往地下室去了,也摸索出了一些地下二樓的入口。

因為有戲劇,有小說,我們得以撐過最難的時間,暫時從現實生活中逃離,喘口氣,喝杯茶,再回到現實世界的時候,就能夠重新踏上旅途。

在快樂生活節,我們邀請律政職人劇《最佳利益》演員曾珮瑜、林筳諭(勇兔),來與我們聊聊,作為一個演員,戲劇與快樂是什麼。其實演戲,跟看戲有相似之處。(延伸閱讀:為你挑劇|《最佳利益》,接棒《我們與惡的距離》的重要台劇

勇兔分享:

每次你當個演員,都像是在讀一本書,比如說他的人生,演完了之後你的人生就像讀完一本書。這很新鮮,你永遠不知道下一次打開的書會是怎樣子。

珮瑜則說,能夠活別人的人生,是件快樂的事情。「我覺得我可以去活很多不同人的人生。透過詮釋這些角色,做功課的時候,我們就能夠研究人之所以為人的前因後果。我們活他們的人生,這是很神奇的事情。因為我們自己的人生經驗,是不可能活過這樣的事情。」

而作為演員,她們也清楚保持快樂,並不容易。勇兔說,自己的快樂方法是說話。

「我通常在自己發現負能量的時候,我不會要逼自己跑步。我只想找人講話、或找人小酌。這是讓我放鬆的方式。溝通聊天,其實很療癒。因為你不說,沒人會知道你想要的事情是什麼。」有些情緒,其實說出來,自己心中的結就打開了。

珮瑜說:「我喜歡開車。我會開山路。你就可以看到一些跟城市不一樣的景觀,這些時候,我會搖下車窗,把音樂開超大聲,享受美景,在那些瞬間過後,你會覺得回到令人憤恨的世界,也不那麼討厭。」

快樂,是當你願意踏出每個第一步

我愛我快樂生活節,並不是要所有人不論狀況好壞,都得一起狂歡,而是想讓你知道,女人迷一直都在這裡,如果你想要悲傷,我們很想給你擁抱,遞張面紙。如果你想要快樂,我們幫你想了幾個(並非絕對的)快樂提案,運動、旅行、追劇。

我們很想陪陪你,梳理自己的情緒,理解自己的需求。而當你做出後續的決定,快樂就會自然而然生成。快樂來自於能動性,當你相信自己是重要的,有能力做出決定的。那種時候,你會感受到自己的無所不能。

主持人 Audrey 是這樣替這場對談作結的:「當你知道自己狀況不好,其實沒有關係。你可以找到自己的方法,像是開車、小酌,但在那之前,有個起點是,你要認識到自己有情緒。」

所謂快樂,其實是當你心中肯認自己的需求與情緒,並願意為了改變,踏出第一步。(你也會發現,我們一直都在這裡陪你,一起找到快樂的方法。)

希望能見到你,一起參與五月的年度盛典「我愛我」,我們預約明年見。

PS. 最後附上大家一起跳舞的照片,來找找當天遇到的夥伴在哪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