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愛情接近時,我們的感受不是狂喜,而是感受到心臟被騷動,隱隱有著藏不住的喜悅?許菁芳看老派約會之必要,女孩,主動出擊吧,詢問心儀的他:「週末有空嗎?我們一起吃個飯吧!」

我有一位親愛的閨蜜,在跨年夜遇見了有好感的男孩。從此之後閨蜜群組裡淨是她的小劇場,而我們是一群亦步亦趨追劇的粉絲。二月的情人節來了又過了,眼見三月的白色情人節也在商場張揚了,親愛的閨蜜還是日日猜著他的心——像那首老歌唱的——猜得沒錯想得太多,只害怕親手將真心葬送。

某日,諸多閨蜜們已讀她十數張對話截圖後,終於有人提出戲台下眾多粉絲心中的共同疑問:「妳要不要直接約他出去呀?」女主角回以一張震驚的貼圖,以及長長的沈默。

在女主角長長的沈默裡,眾人七嘴八舌。也有喊燒也有鼓勵。為著那沈默讓所有人都共鳴。約男生出去不是難事,約真心喜歡的男生出去才是難事。而最難的是直球對決,不僅主動約喜歡的男生出去,還坦白地讓對方知道,「我想認識你——我可以約你出來更認識你嗎? 」。

難啊難啊,在簡訊框裡反覆思量。先表示興趣的人是不是輸三分?容易到手的是不是不被珍惜?女生先開口會不會被取笑?老派的約會裡可沒有說女孩們選了餐廳選了酒吧,而是說我們要等三次才首肯,還要繫上高馬尾穿上圓點裙等著摩托車來接。老派的約會多麽令人嚮往,長長的散步我會,真正的談話我也會,可是我不會的是,怎麽把對方捉出門到我身邊,跟我走長長的路說長長的話;怎麼帶他到家庭餐廳,傻傻地看著對方微笑,讓樸素優雅的未來逐漸在身邊的粉紅泡泡裡生長出來。

每一次當愛情在靠近,心裡的動靜不是甜蜜,不是狂喜——而像是另外一首歌唱的——每一次當愛情在靠近,它騷動你的心,遮住你的眼睛,又不讓你知道去哪裏。愛情的降臨無聲無息無可預測,每一次都是未知,而未知以自己的心碎為代價,該如何是好?(推薦閱讀:主動還是被動?現代女人的愛情難題


圖片|Betty Blue 劇照

感情是一座明亮的鏡子,映照心裡的恐懼——害怕不被珍惜,不被重視,不被肯定。可惜這些恐懼真正是未知數——眼前的人是否將會珍惜,重視,肯定自己,沒有人知道,也沒有人能保證。對方的全心全意是未知數,既是未知,也肯定無法透過隱藏自己的全心全意得到。而自己能夠確知的只有這件事:愛情裡,全心全意的人贏。不是贏得眼前的對方,甚至不是贏得特定的誰,而是贏得自己。誠實面對自己的心意,接納自己的恐懼,與真實的自己相遇。確知自己是誰,才能夠創造適合自己的關係。

最近讀基督神學的書,讀關於祈禱的討論。聖經裡有一句話說,「凡祈求的,就得到;尋找的,就找到;敲門的,就為他開門。」短短幾句話,將人的能動性描述地很好。心有祈求,心有渴望,人之常情,但首先必須出發尋找。(推薦閱讀:如何成為自燃型人:主動選擇而非被動接受

想要入門則必須敲門,而不是坐在門外等待。等待是被選擇,但出發尋找,全世界都是妳的選擇。妳擁有全世界的可能性,若妳出發尋找;妳可以出發尋找;妳應該出發尋找。與其翻塔羅牌,等唐老師發佈一週星座運勢,或者寫長長的詩聽久久的歌推斷對方的心意——何不直接約他出來呢?所有的牌座與運勢不都繞著心中的牽掛打轉嗎,「我對你很好奇,而你願意認識我嗎?」但這個問題只有他一個人擁有答案呢,而所有的牌座運勢給你的答案都不是那個答案,而對你重要的就只有這個答案。

耽溺在卻步不前之中,是一種膽怯,是不敢面對真實。首先是不敢面對自己的心意,於是永遠無法理解對方的心意。於此,膽怯不僅是一種恐懼,甚至是一種自私了;只願以自己腦海中的想像描繪對方,而無法讓對方真實地來到自己面前,認識真正的他或她。

如果想知道答案,那首先必須提出問題——如果,需要一個提出問題的藉口,那就轉貼這篇文章給對方吧。就這樣坦白地說,「讀這篇文章讓我想到你。週末有空嗎?我們一起吃個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