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追求之前,先好好認識彼此,不然談喜歡都還太早!迷人來稿,親身故事告訴你,愛是急不得的。

文|小銀娃

我大學二年級的時候(19 歲),三餐幾乎都在宿舍的學生餐廳解決,因此認識許多在那邊工作的人。當時學生餐廳內某個攤位由一家人經營:爸爸、媽媽、兒子、女兒。這個故事的主角就是該名兒子,稱他為「小傑」吧,小傑的爸媽就稱為傑爸、傑媽。小傑 24 歲,是個學生,會利用沒課的時間來餐廳工作。

我如果吃小傑家賣的餐點,會在點餐、等待煮飯的時間與他們一家人聊天,久了就熟稔起來。同時,我也漸漸察覺小傑似乎喜歡我,因為我獨自坐在餐廳內邊吃飯邊看電視時,他常常自己走過來跟我攀談,甚至在我對面的位子坐下來聊。後來他問我有沒有在使用即時通或 MSN,想加我。我就給他即時通帳號,跟他線上聊天。小傑又問我有沒有在寫網誌、部落格,他想看。我當年是有開一個網誌,但並沒認真經營,只是轉貼喜歡的文章及影片而已,而既然小傑開口說想看,我也不在意,就把網址給他。

線上聊天的過程中,小傑問我有沒有男朋友,我坦白告訴他沒有。他接著問我喜歡怎麼樣的男生,我當時沒戀愛經驗,對於感情的想像很模糊,但還是盡量描述所喜歡的男生類型。小傑說他也不曾戀愛過,而且已經追過很多女生,卻都失敗了。根據他的各種行為,我推斷小傑想追求我。我沒有特別喜歡小傑,他不是我喜歡的類型,卻也不至於厭惡他,所以對他的積極行動總是保持禮貌來回應。不過,慢慢地,有些事情開始造成我的困擾及疑惑。


圖片|來源

一、賢妻良母

有天在閒聊過程中,小傑對我說「妳看起來就是個賢妻良母類型的女生。」我有點吃驚,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呢?他從哪些特點觀察出來我是賢妻良母啊,是因為我看起來一副乖乖牌的樣子?他想稱讚我嗎?一個女生被說像個賢妻良母應該高興嗎?我要不要感謝他的讚美?最終,我並沒有開口詢問他對「賢妻良母」的想像,也沒有謝謝他,賢妻良母這句話就在那天的談話中帶過去了。經過這麼多年,我早已忘記當下的談話脈絡。當時我性別意識還沒啟蒙,但對於「賢妻良母」這個詞已經有點不以為然。

二、把妳當妹妹

某次聊天,小傑告訴我「我把妳當妹妹。」我現在想不起來當時究竟聊到什麼才會使他說出這種話,但這句真夠讓我印象深刻,還有點惱怒。把我當妹妹?這句話有兩層意思,首先,小傑認為我與他夠親,親近到像一家人、如同手足;但我可沒有這種感覺,我覺得跟小傑的互動只是禮貌性的交談,並沒有親近,甚至談不上交心。第二,小傑把我看成「妹妹」,換句話說,他自認是我的「哥哥」,也就是覺得我比他小、不成熟的意思;不好意思,我年紀的確比他小,但我可完全不認為自己比小傑更不成熟、懂得更少。我覺得小傑的成熟度頂多跟我半斤八兩,哪有資格勝任我「哥哥」啊。他這樣講是想裝熟,也太看得起自己了,更是在貶抑我。雖然有點不爽,我當下只是露出疑惑的表情,沒有進一步表示,不知道小傑有沒有發覺自己那句話不妥當。(同場加映:「追女朋友其實不難,讓gay教你」有什麼問題?女生,不是千篇一律的公式

三、英文很好

有一天晚上,我獨自在學生餐廳的座位上用餐,一邊看電視。這次走過來攀談的人不是小傑,是傑爸。傑爸先跟我閒聊一些生活瑣事,然後問我能不能教他兒子英文。嗯,要我教他兒子英文?聽起來似乎醉翁之意不在酒,我好奇這對父子在打什麼如意算盤,於是答應了。此時,小傑從攤位上走過來,傑爸退場,換小傑開始熱絡地跟我談英文的事。哈,我就知道,其實學英文只是想增加跟我的互動機會的藉口而已吧。而且我覺得很奇怪,為什麼小傑你不自己來跟我提呢?你人就站在攤位上,都 24 歲了,有求於我,何況真正目的是追求我,為何不敢自己開口,需要出動爸爸打頭陣?到底哪邊有阻礙啊⋯⋯

接著在聊英文的話題時,小傑對我說「我看妳的樣子就知道妳英文很好。」我傻眼了,繼「賢妻良母」與「妹妹」之後,莫非我臉上還刺了「英文很好」四個大字?你從來沒聽過我講英文,我們也不曾聊過英文的話題,你怎麼可能知道我英文程度?我可以善意地理解他其實是想恭維我,但這種恭維實在缺乏說服力,我吞不下去。說穿了,小傑,這句話透露出你根本就不瞭解我啊。後來教英文的事情不了了之,小傑沒有跟我約教學時間,而且父子倆都沒提到家教鐘點費的事情。這才是最重要的吧,希望別人教導你,難道不用想到報酬嗎?該不會以為聊過幾次、隨便讚美我幾句就可以換到免費家教吧。總之我猜對了,小傑並非真的想學英文,我也就不當一回事。

四、我兒子也很帥啊

這段故事的高潮發生在某日中午,我點了小傑家的餐點「牛肉滑蛋蓋飯」,並且站在他們攤位前等候傑媽煮我的午餐,同時跟小傑還有一位餐廳的工讀生(男)聊天。我們聊到電影,講起哪些男影星很帥,我說「我覺得 XXX 很帥。」此時,原本正在攤位上煮其他客人餐點的傑爸突然朝著我很大聲地說「我兒子也很帥啊!」我當場愣住,啞口無言。小傑不說話,繼續在攤位上忙他的工作;那位工讀生不說話,回到櫃台忙他的工作;傑媽假裝沒聽到,繼續煮我的午餐;傑爸還在等我回應;我背後則有許多人熙來攘往,或許也有聽到傑爸那句話。

氣氛頓時降到冰點,我只能傻笑,腦中千頭萬緒噴飛:「傑爸,你兒子在我心中根本就與『帥』沾不上邊啊!我不想傷小傑的心,卻又不願違背良心來說謊敷衍你們⋯⋯嗚嗚嗚,為什麼,為什麼要當眾逼我表態?你是爸爸,覺得兒子帥合情合理,但公然對我說出來目的是啥?希望得到我認同嗎?要確認我對你兒子的看法嗎?你期待我說什麼?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接話啊啊啊啊!」呆立幾分鐘後,傑媽煮好我的午餐了,我趕快端到座位上埋首用餐,祈禱能盡早甩脫剛才的無盡尷尬。我想,他們看我的反應,應該可以明白我並不認為小傑帥吧。嗯,知道就好,是你們主動試探我的。

學英文,由傑爸向我開口;再加上這個「我兒子也很帥」事件,使我忖度這對父子到底在耍什麼花招。是小傑為了追求我而拜託爸爸在關鍵時刻助陣?或者小傑對爸爸透漏喜歡我的心情,爸爸自作主張,決定替兒子出一臂之力?甚至,說不定他們全家人通力合作,一起沙盤推演追求我的步驟,盤算該怎麼攻防,步步進逼哪。我頓時有種成為獵物的感覺,好像被盯上了,走入一個詭異又粗糙的圈套。無論真實狀況究竟如何,至少父子都有出力是真的,但只帶來反效果。小傑都幾歲的人了,想追求我、希望我對他有好印象,不會自己努力嗎?靠著親爸來背書、牽線是有個屁用啊?完全沒說服力,還讓我覺得小傑能力不足。況且有些事情就真的勉強不來(譬如帥不帥一事),何苦呢?唉。

五、身體空間


圖片|來源

後來,小傑在我用餐時想跟我聊天,會直接走過來坐在我旁邊的位子上。學生餐廳為了容納多人同時用餐,座位排得非常緊密。如果兩個成年人坐在相鄰的兩把椅子上,肩膀幾乎要相碰了。而小傑的身材屬於豐滿型,我雖然很瘦,他如果坐上我隔壁的椅子,我還必須稍微往另一邊挪才能避免他碰到我的身體。所以,小傑連問一聲「請問我可以坐妳旁邊嗎?」都沒有,就直接坐下來,我明顯感到私人空間被侵犯,我覺得這樣不禮貌。他的確在步步進逼。我不舒服,但不知道該怎麼跟他反應。我相信小傑並不想冒犯我,是善意地想逐漸拉近我與他的距離,所以當時的我不知道要如何告訴一個人:「我知道你沒有惡意,但你確實造成我不舒服。」

六、妳是女生ㄟ

小傑的行動愈來愈積極。因為我們聊過電影,他知道我喜歡看電影,就想找我去看。這是雙人約會的邀約,可是我不想跟小傑進行雙人約會,於是以異性戀中心的思維回他:「男生跟女生單獨出門不太好,會被誤會是情侶吧,這樣我不自在。我覺得三人以上一同出遊比較恰當。」小傑就提議找那個餐廳的工讀生一起去。我可以接受,叫小傑去邀請他。

小傑:「妳去邀他嘛。」

我:「為什麼?你跟他比較熟吧,你們都在餐廳工作,經常見面,而且還一起去看過展覽不是嗎?」

小傑:「沒錯啦,但妳是女生ㄟ!我怕他不想看電影,妳是女生,開口邀請男生,他不會拒絕的啦!」

我:「蛤?是這樣嗎?」

天哪,我都不知道「女生」的身份這麼好用,讓異性戀男人無法抗拒。總之小傑不想去邀請他,我只好半信半疑地去問工讀生要不要三人一起看電影,順便測試小傑的理論是否正確。結果工讀生一口回絕,我碰了一鼻子灰,小傑歪理破滅,當然最後電影也看不成了。所以證實工讀生是 GAY 嘍?才怪!女性的身份哪有如此魅力無法擋的啦,即使是好色的異性戀,無論男女都會挑對象的,就像我看不上小傑這樣。話說回來,之前由傑爸出面問我能不能教小傑英文,這次小傑叫我去邀請工讀生,小傑的行為模式還真是一致啊。

七、你的告白不是你的告白,你朋友就是你

壓軸好戲來了。有天晚上我開電腦,即時通跳出離線留言,是小傑對我的告白,總共寫了 300 多字,我還記得其中一句是「當妳讀書累了,想找人說話、散散心時,我願意擔任陪伴妳的角色。」看到他對我告白,我第一個念頭是「太好啦!這傢伙總算表明真正心意,我可以直截了當拒絕他了!」平心而論,沒有當面告白不太有誠意,但我跟小傑只會在學生餐廳見面,如果他在餐廳告白,我只會再次陷入尷尬處境。線上告白算是對我有利的方式,我可以慢慢構思該如何應對。我在即時通回覆:「謝謝你對我的青睞,但是我對你並沒有相同的感覺,所以抱歉,無法接受這份感情。如果你願意,我可以從女性的角度跟你分享有關愛情、追求方面的看法。」我想趁小傑向我告白的機會,告訴他之前諸多行為曾經讓我覺得不適當、不舒服。


圖片|來源

隔天,我去學生餐廳吃飯,想看看小傑反應如何。小傑果然走過來位子上跟我說話。

小傑:「妳在我即時通上留的訊息是什麼意思啊?我看不懂。」

我:「喔,你昨晚不是留言對我告白嗎?那是我的回覆啊。」

小傑:「告白?妳在說什麼?」

這下我傻了。

我:「呃⋯⋯你對我告白啊,說很喜歡我,希望跟我成為情侶之類的,寫了很多。忘了嗎?」

小傑:「有嗎?我沒寫那些東西啊,昨晚我沒有用電腦喔。」

我開始難堪了,現在是怎樣?我自作多情,深夜發春,以為有男人愛上我、向我告白,是吧?

我:「不然我看到那堆文字是怎麼回事?明明是你的即時通帳號傳給我的訊息啊,難道不是你打的嗎?」

小傑:「喔,可能是我朋友打的。昨晚有個朋友來我家,他聽我談起妳,大概以為我喜歡上妳了,所以自作主張要幫我告白。」

我:「所以你電腦開著讓他使用?連即時通也沒先登出嗎?」

小傑:「對啊,我很信任這個朋友。他都會來我房間用我的電腦,我沒有防備啊。」

我:「就算你沒看到他留言給我,我的回覆應該會讓即時通跳出視窗才對啊,你有看到吧?況且也有對話紀錄。」

小傑:「沒看到跳出的視窗耶,對話紀錄也都沒有,大概被他刪掉了吧。」

我:「呃⋯⋯你意思是說,他昨夜留言對我告白,幾個小時後我也留言回覆,然後他看到我的回覆,再把整串對話紀錄都刪除,而且你完全不知道這件事?」

小傑:「對啊。」

我:「他用你電腦的時候你在家吧?怎麼都沒發現?」

小傑:「我不知道,我很信任他,他也很小心吧。」

我:「那麼,你的朋友怎麼會想到要代替你向我示愛?你一定是對他講過我的什麼才會讓他有這種念頭啊。」

小傑:「沒有啊,就講說我在工作的地方認識一個女性朋友,描述過妳的個性跟喜好等等。他聽著聽著就覺得我們很搭,想把我們倆送作堆吧,所以做出這種奇怪的事情。」

我:「唉,好吧。那你日後資訊安全要顧好,別放著朋友這樣子亂用你的電腦,很危險的,如果他用你的帳號去做違法的事情怎麼辦。」

小傑:「好,我會小心的。」

發展至此,我已經不忍心再問下去了,也沒有把自己電腦的對話紀錄截圖給他看,怕太殘忍。其實我非常想問:「所以你到底是不是喜歡我啊?是的話就光明正大說出來,不要因為發現我不喜歡你就搞得這麼難看。」真是一場鬧劇。要說某個不知名朋友代替小傑告白這種荒誕情節,我是不相信啦。本來希望乾脆把事情談開,以女性的角度告訴他男生用哪些方式追我會使我開心,哪些舉止會讓我不舒服,期待有助於他未來追求其他女性。但小傑給我來這招,想追求我又不敢接受失敗,也斷絕了後續的對話機會。綜觀小傑所有求偶行動,我不禁感嘆:「小傑啊,如果你一直以來都是用這些方法追求女生,難怪總是被拒絕。」(同場加映:【性別觀察】男人哭吧不是罪?當我哭了,社會卻用異樣眼光看待

八、意義

後來,小傑再也沒有採取追求行動,看來我打那些婉拒的文字其實他有讀進去嘛。這段經歷,是我此生第一次被追求。跟小傑的互動讓我學到很多待人處事的道理,儘管他手法拙劣,拙劣到連我這個毫無戀愛經驗的人也能明顯察覺不妥,哈哈。雖然覺得小傑好氣又好笑,我仍然繼續跟小傑保持交談(線上與當面)。其實我自己也是個不擅長社交的人,跟小傑的最大差異在於,他有積極展開求偶行動,但我沒有。如果我去追別人,出的糗大概不會比小傑少。所以我看待小傑的眼光轉為同情、同理,也希望他能變得更好,找到適合的對象。

這間學生餐廳在我大二上學期結束時被學校關閉,期末考才剛考完就人去樓空。小傑一家人以及其他餐飲業者都轉往他處營生,我再也沒見過他們。我還是偶爾會跟小傑在線上聊天,一直到即時通停止服務後才斷了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