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們會對特定情境、人士、生命經歷感到崇拜?」想要尋求依靠是正常的,但問題是,這不可靠。該如何將自己的情緒從崇拜內化為前進力量?心理諮商師用心理學角度告訴你。

你不懂我們為什麼要變魔術。觀眾知道真相。現實既殘酷又悲慘,沒有奇蹟,沒有魔法。但是如果你能騙倒他們,哪怕只有一秒鐘,就能讓他們驚嘆,你就能看到非常特別的事。你真的不知道嗎?那就是觀眾臉上的神情。

──克里斯多福‧ 諾蘭(Christopher Nolan)執導電影《頂尖對決》

一個有名的實驗是:在一個小空間裡,放進兩三隻昆蟲,記得好像是蟑螂。這時,牠們的行動軌跡是散亂的、沒有規律的。將數量增加到二十隻左右,牠們的行動軌跡就統一起來,總朝同一個方向前進。

這個或許可以叫歸屬感,每一個個體都是孤獨的,渴求被一個組織認同。

另一個有名的實驗是:某種群居的魚,牠們總朝同一個方向前進。但研究者關注的是,牠們到底聽誰的。實驗的一個環節中,研究者將一條魚的大腦弄壞,記得好像是斬頭。雖然頭被斬了,但這條魚的身體還能游一陣子,游動時非常瘋狂,雜亂無章。

結果有意思的事情發生了,這群魚會追隨這條沒有頭顱的魚行動,於是牠們全數顯得瘋狂。一群魚在一起,那種情境想必是滿壯觀的。為什麼那些魚會追隨那隻失去頭顱的魚?

一位來訪者幾個月來一直固定找我諮詢,頻率為一兩個星期一次。突然有一次,隔了五十多天才來,她解釋說,是有種種客觀的因素。有沒有什麼主觀因素?我問她。聽到我這樣問,她的眼睛一下子紅了,她說,她本來覺得我非常值得信任,現在這個感覺動搖了。

動搖是怎麼發生的呢?我再問。

她說,與你無關,與諮詢無關,是因為《廣州日報》的心理專欄變了。推薦閱讀:相信,改變是為了更好!

從二○○五年開始,我一直擔任《廣州日報》心理專欄的編輯,文章絕大多數都是我自己寫的。後來我辭職了,辭職後,專欄文章的風格和導向改變,和我以前的很不一樣,有部分甚至是完全相反。這沒什麼,畢竟是編輯換了,新的編輯當然會有他自己的聲音。

但對她而言,這是一件很嚴重的事。她一直追看心理專欄,覺得我發出的聲音已經成了一個可靠而牢固的支撐。突然之間,專欄變了,這個支撐一下子受到動搖,從而喚起她心中一直藏著的聲音:「一切都是不可靠的,一切都可能失去。」

我對她深有了解,知道她曾經歷幾次重大的失去,這讓她很擔心變動,因為變動會觸動她的創傷,讓她再一次嗅到重大失去的味道。因此,她向外尋求一種牢靠的感覺。然而,任何外在的支撐,真的都是靠不住的,真正的支撐,只能是我們的內心。

我沒將心理專欄的變化當回事,因為我想,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感覺,每個人都可以根據自己的感覺來判斷:究竟在不同的聲音中,哪個聲音更打動你,你的心更傾向於哪個聲音,然後在不同的聲音中做出自己的選擇。

我也以為大家都會這麼想,但我忽略了一點:我這樣的論點,是有一個前提的,也就是「尊重自己的感覺」。推薦閱讀:【阿信】相信自己做得到,為自己勇敢!

股神巴菲特說,他之所以能有今天的成就,最關鍵的教誨來自他的父親,父親一再對他強調「尊重自己的感覺」。股市風雲變幻的時候,他的心也會被攪動,但這個時候若追隨別人,例如專家的意見。首先,可能會是像第一個實驗中的蟑螂一樣在從眾,尋找一種虛假的歸屬感;其次,也可能將自己置於第二個實驗的境地,因為專家太多的時候,其實很像被斬掉頭顱的魚,他們自己都不知道要去向何方。

所以,你只能跟隨自己的聲音。

這其實是一個要求很高的前提,尤其在中國,因為我們的大環境和小環境都強調服從與孝順,我們總是被教導要聽別人的話,而不是尊重自己的感覺。聽別人的話,會導致一個困境。到底聽誰的?畢竟在任何一件事情上,都會有無數種別人的聲音。

那就聽最堅定的聲音?

這的確是一個常見的選擇。

對偏執所營造的虛幻支撐感之需求,並不是只存在於普通人身上,也不只存在於所謂意志不堅者的故事中。任何人,一旦將某個外在事物視為教條,不折不扣地加以遵從,都可能會將自己置於盲從的境地。

一位朋友開公司,獲得了創業投資者的青睞。但最近,創投卻決定要停止繼續投資。為什麼會走到這一地步呢?我這位朋友非常仔細地將各種原因列出來,結果卻令人啼笑皆非,有個很荒唐的原因反而可能是最重要的。

在創投界乃至管理界都流傳一個說法:卓越的 CEO 常常是最孩子氣的。什麼叫孩子氣?就是蠻不講理,不溝通,將自己的意志強加在別人頭上,如有不從,就大喊大叫,甚至威脅。

以前,他是這樣的。譬如,開董事會時,一般的 CEO 對創投是畢恭畢敬,但他不同,常常對他們說:「閉嘴!你們什麼都不懂!」他還常威脅說,你們如果不喜歡就滾開。

看起來,這會產生一些衝突,但他分明發現,創投的人喜歡他這樣,他們將此視為意志堅定、有決斷力。推薦閱讀:善良必須有點鋒芒:善良不是一味退讓,而是有所堅持

後來,他的性情產生了改變。他開始向內探尋自己,隨著對自己的了解越來越深,他的脾氣變得越來越溫和,雖然他的意志仍然堅定,但他開始聆聽、開始溝通,不像以前只是發號施令。

他發現,他的改變令創投驚慌,他們曾委婉地質疑過他,問他是不是還像以前一樣熱愛他的事業。隨著他變得越來越平和,身上的那種瘋狂勁越來越少,創投一方也變得越來越慌,對他的指責越來越多。

以前,他像那條被斬掉頭顱的魚,但那孩子氣的瘋狂被創投視為堅定。其實,是創投自己的意志不夠堅定,他們自己的心在向外尋求支撐時,被他的孩子氣給迷惑了。現在,他自己覺得意志力比以前更為堅定,因為這是由心底發出的。

同時,他也不再願意做別人虛假的支撐者,於是創投一方一下子失去了依靠,因而慌亂了。

這個故事很有意思,在我看來,創投一方可能犯了兩個錯誤:第一,他們任自己淪落為第二個實驗中的群魚;第二,他們將「最好的 CEO 是孩子氣的」這一條法則當成了絕對法則。

關於第二個錯誤,我曾有一個領悟:「任何按照模式來思考的人,最多只會是二流的」。如果真如我那位朋友所說,創投一方信奉「最好的 CEO 是孩子氣的」,那麼他們可能就是將這條法則給絕對化了。

真正的思考都可能是麻煩而累人的,如果能有一些簡單的法則可以依靠該有多好。

問題是,這不可靠。

若要尋找真正的支撐,我們必須回到自己的內在,回到自己的心。

假若創投一方能用心去感受我那位 CEO 朋友,他們勢必會發現,他的平和中透露著堅定,這種溫和的堅定讓自己更有踏實感,至於之前所依賴的瘋狂風格,總是伴隨著猶豫不決。

畢竟,你真的會信賴一個瘋子嗎?

心外無物,心外無法。我們必須回到自己的內心,學習聆聽內心,向內心深處尋求答案。不過,這樣說時,我也未免絕對化了。

你到底該信任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