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仙塵暴女孩陳寧經歷燒傷兩年,學習在由負轉正的路上,慢慢愛自己,連同傷疤。曾經有多痛苦,走過了,就有多勇敢堅毅。他同時也是女人迷讀者,將在 2018 全球女性影響力論壇,與你分享他的真實故事。

文|陳寧

心痛的疤痕,記憶的傷痕,請問怎樣才能不恨。
如果我堅強,如果我開朗,請讓我像從前一樣。
我刷著睫毛、擦了唇膏,換上洋裝,牽著你手,這些回憶都在笑我傻。
我丟掉手機、丟掉照片、丟掉過去,卻丟不掉我美麗的夢境。

我曾經聽過這一首歌,這是同樣經歷燒傷的 Selina,她在傷後準備復出前的第一首歌〈夢〉。因為旋律優美,我在 KTV 點唱過它; 因為小時候喜歡 S.H.E,所以和大眾們一起心疼過她;因為男友欣賞她,而我更欣賞可愛的 S.H.E,所以恰巧搶到兩張門票,也見證了 Selina 復出後的第一場 S.H.E 小巨蛋演唱會《2GETHER 4EVER》。

我還記得當時開場的第一首歌是〈SHERO〉。當強勁的燈光一亮,台上即刻綻放出三朵瑰麗無比的花。花朵們隨著快歌扭腰擺臀,承接著各自的聲部,除了氣勢如虹外,更多了一份堅定的力量,好似在鄭重告訴大家:「我們絕不能缺少任何一個人。我們為彼此等待,在兩年八個月後,我們三個人回來了。」


圖片|來源

眼眶蓄滿淚水

但還聽不完半首歌,我的眼眶不知所以然的迅速積滿淚水,呼吸也變得急促。我透過兩側的大螢幕,瞧見 Selina 手臂與肩上的疤痕。那是我第一次看到這麼明顯的疤,就長在我兒時偶像的皮膚上,那些我認識她的時候,並沒有的地方。

那幾塊疤痕是肉色的,它們感覺有點用力地抓附在她其他乾淨的皮膚上,是後來冒出來的沒錯,卻也與原本的肌膚融合相連在一起了。那一個畫面,再映照她燦爛無比的笑容、眼眸,和那一身華服。我的呼吸變得更為急促,眼淚更加洶湧。

我無法停止哭泣地看著眼前這個充滿能量的女子。心想著:「她到底經歷了什麼?」「疤痕原本可以不屬於她的啊!」此時此刻,全場的觀眾也幾乎哭成了淚人兒。但 Selina 卻帶著大大的微笑,回應全場歌迷:「謝謝大家!謝謝大家!這段路上,沒有愛護我的每一個你們,我沒有辦法走出來。而我雖然目前沒辦法不想念過去的自己,但是我,更沒辦法不喜歡現在的自己。因為現在的我比以前更樂觀,比以前更懂珍惜,比以前更有力量,也比以前更多感謝。」

我那時突然油然而生了一種愧對感,愧對於我其實並沒有真心地去瞭解她所受到的傷害,同理她受苦的過程中應該有的感受。她到底經歷了什麼?才成為並成就了現在的她。(推薦閱讀:【我們這一代】擁有同理心,讓我們活得更像人

只知道她穿過幾年的壓力衣、住過三個月的醫院,曾經很辛苦,所以沉潛了一陣子,但這些都是一些很表淺的新聞資料。其他更深入的,我真的不得而知。

提前看見自己?

世界上的每一個人,都因為先天性格加上後天經歷的差異,所以長出了不同程度的同理心。某些人只關心自己的事情,對於他人的喜怒哀樂,並沒有興趣;某些人只在乎自己的家人;某些人因為曾經歷過自己或家人罹癌,或一些意外事故,便會開始對他人所發生的類似經驗,產生較多的同理心;某些人天生就有感知他人情緒的觸角,也比其他人更願意靜下心來傾聽。

這些沒有對錯,但卻有相對程度上的差別。

我承認先前的我,是屬於第二種狀況。我在乎自己交往較為密切的親友,也願意花時間對他們付出。S.H.E 後來一連唱了好幾首歌,無論快歌、慢歌,我好像都沒有停止流淚過。整場演唱會,我的手裡都緊緊捏著一張衛生紙。

後來我跟男友聊:「這會不會是上天的一場安排呢?讓我提前看見自己?」男友說:「我也想過,覺得有點巧合。況且,妳那晚還一直一直哭。」

是啊!那一晚,我的確非常心疼她,但卻不知道,這便是未來的我。或許就因為那晚是一場預兆,預告我也會走一遍與 Selina 相同的路,所以才會久久無法自已,或許那晚我已經看見了「自己」,或許。


圖片|來源

更容易看見幸福的眼睛

穿壓力衣的時候,看起來很脆弱,但其實脫掉壓力衣的樣子,才是最最讓人心碎般的心疼。因為當壓力衣脫掉,他人往往會對妳改觀:「啊⋯⋯原來她一點也不好。」原來火痕在兩、三年前,曾經狠狠烙印在一個健康女孩的皮膚上,並且將跟隨一輩子。

在我們受傷以後,才認識我們的人,或許會有一種誤解,好像我們天生就是這樣。就像在路上,當我們看到顏損、截肢者、坐輪椅的朋友,甚至是體弱多病的人,因為沒看過他們以前的樣子,所以會誤以為他們生來就是傷者、病人。

但其實不盡然,某些人的人生注定會有 Before 和 After ,你看到的或許只是我們的 After 罷了。

四年後,正在書寫這篇文章的我,好像更看懂 Selina 那晚的笑容了。她是由衷的快樂和滿足,她並不希望所有人為此淚流滿面,凝視著她的失去。她希望我們看見她的冬夜已過去,花又開好了。

Selina 脫去壓力衣的保護,終將飛往你我應該都有權利選擇的舒適感受,和不該受到限制的人生。繼續用對生命的熱情,寫下更多令人興奮的事,也用強壯的心智和那雙「更容易看見幸福的眼睛」去感受這個世界的美好,而不是日夜惶恐於這世界所曾經傷害過我們的。

連同傷疤一起愛

我曾經想過,如果輪到我脫去壓力衣的那一天來臨時,對我來說,雖然會感動、興奮到不行,但仍然會有許多眼光,就如同當年看 S.H.E 演唱會的群眾和我一樣。

況且,我平時鮮少於公開場合,或者在社群軟體上公開有疤痕傷口的照片,因為不想要強迫視聽,因為我明白有些人看到會不舒服、會害怕、會難受。所以總希望把自己整頓得好一點,至少膚況順眼些的時候,再讓自己的新身體與大家重新見面。但在那一天到來以前,我每一天都在想辦法,讓自己強大。

其實,我是個很倔強的人,命運越是橫行霸道的想要衝進我的人生,搶走屬於我的一切,我會越想頑強抵抗,而不低頭。


四年前的 S.H.E 演唱會,當時感應十分強烈,如今,還是歷歷在目。
圖片|作者提供

我必須把所有的傷害降到最低,除了復原速度快不起來的身體,我只能按部就班慢慢來以外,其餘的,感情、工作、性格等各方面,我都必須守護住,而且標準還要越來越高,以超越我的失去(皮膚的不平整),將失去與獲得之間的大小於符號硬生生扭轉。

讓傷害最後成為一份禮物,是我的盼望。接受皮膚會留下傷痕,也是我唯一的讓步。

即使之後脫下壓力衣後,或許會有更多人淚流滿面、震驚不已,或者把我與「生命鬥士」之類的名詞聯想在一起,但我並不會覺得自己不漂亮了。

好看的髮型、完美的妝容、健美的身形、得體的裝扮、朝氣的精神、內在的豐富、充滿自信的談吐,這些也都是美與魅力的象徵,也都是我平時會受到他人吸引的原因,所以,我會好好努力。

也或許有人會想:「真可惜啊!特別是女孩子,白淨光滑的皮膚不再有了,一定很難接受。」但我想說,起初感到難受是無可避免的,不過,只要我知道自己在後來整個過程裡,有多勇敢、多堅毅、多智慧。(推薦閱讀:擁有裡外兼具的魅力,取悅自己的三部曲

每天都在想辦法超越自己,直到可以掙脫枷鎖,和 Selina 一樣重獲自由,那麼,我便會忍不住想對自己說:「在這段無限由負轉正的路上,妳辛苦了!妳是我見過最美的女人,因為我完全知道妳有多努力,努力長大了多少。」

在演唱會快結束的幾首抒情歌曲唱完後,Selina 拿起麥克風,勉勵歌迷:「只要還活著,就不要放棄,就會有希望。」 

四年後,現在換經歷燒傷兩年的我來回答妳:「好,我會深信妳那一晚對我說的話。不求走回去,但要走過去。我也希望能越來越無可自拔的喜歡著自己,連同傷疤一起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