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你點歌】如何面對若有似無的曖昧,與對方突然的疏離?一段若有似無的曖昧,對方卻突然的疏離,該怎麼辦?

親愛的海苔熊:

我是一個普通的上班族;有一位結婚多年的模範妻子,有一份穩定的職業。在別人眼中我是個開心果,樂於助人,面上總是帶著笑容,充滿陽光。但近來的我常常引來身邊同事和朋友的問候關心,因為他們發現我的笑容不見了⋯⋯可是我只能向他們報以苦笑,但內心的矛盾卻無人能傾訴。

去年底,一位年輕新同事入職。她不是多話的人,公事以外不會主動與人交流,在同事眼中是有點神秘。起初我和她也很少互動,後來因有機會合作漸漸多了聊天的機會。不知何故,突然間她好像很想了解我,在公司十分主動地找我聊天,下班後或假期也常常傳訊息至深夜。訊息內容沒半點男女之情,但當中卻有深入的內心話,加上我們在很多方面也很投緣,慢慢地在我心中對她生出了一種不一樣的情愫。(推薦閱讀:為你點歌|未完成的愛:放下你,也放下自責的自己

後來,她跟我說,近來很忙也很累,很想在公司變得更低調;只希望每天早早完成工作,早點回家休息,所以在辦公室見面不會再主動說話,回家後也不想傳訊息。

自此,她開始疏遠我,別說主動對話,連眼神接觸也沒有了。

即使我傳訊息問候,她也只是禮貌地敷衍回應。在那期間,我曾認真地問她是不是我無意中得罪了她,我也強調自己對她沒半點非份之想(其實這一點我也沒有十分把握)。可是她仍堅稱這全是她自己的問題,不是我的問題。最後,她強調她很怕別人太過靠近和關心,這令她很害怕,她需要空間。

到今天她在我心中的重量從未減輕過。


圖|《我們》MV  截圖

雖然我仍很想關心她的一切,也希望她能回應我的關心。但看來我倆連變回可以自然聊天的朋友關係也不可能了。現在我很害怕在辦公室內碰見她,她那冷淡的態度,會令我好不容易平復下來的心情翻騰一整天。

我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我是如何看待她的⋯⋯是可惜失去了一段珍貴的友誼?還是痛心失去了一份曖昧的感情?若是後者,我豈不是同時對太太不忠?太太當然不知她的存在,可是到現在我也沒勇氣向她坦白事件。這雙重困擾實在太難過了。

每天在辦公室盡力避免與她見面,同時要集中精神工作⋯⋯對外還要回應身邊朋友的問侯,在家中更要強顏歡笑,隱藏心中內疚⋯⋯還有,在獨處時對她的掛念⋯⋯這樣的日子該如何度過⋯⋯

現在能稍稍安慰我的,就是海苔熊的文字了,內文有很多分析和鼓勵,使我更有勇氣向前走,十分感謝你!

沒有句點 已經很完美了
何必誤會 故事  沒說完

令我感受最深的,是這段歌詞。我十分不捨這段曾經深刻交流的情誼,無緣無故,無聲無息中悄悄逝去,好像一個完結了的故事,卻找不到代表完結的句號,既無奈,又不甘心。就像 Eason 唱的:

「還能做什麼呢  我連傷感 都是 奢侈的」

作為一位已婚的人,為何仍對其他人生出感情呢?我連傷感的資格都沒有⋯⋯

by 小刀(點播時間:2018 / 9 / 12 上午 1 : 32 : 24)

親愛的小刀:

謝謝你勇敢地跟大家分享你們的故事,我相信光是寫下這段故事就讓你那個壓抑以久的心情有一些紓緩了。只是,你仍不知道如何面對那個辦公室裡面,曾經熱情現今卻冷酷的她,以及心中因為可能背叛妻子而湧現的罪惡感。有時候你甚至會想:如果這一切都沒有發生過,該有多好?沒有期待、沒有未完、沒有這樣尷尬的關係,也沒有那種無法面對妻子的壓抑⋯⋯可惜的是,人生沒有如果,只有結果和後果,當初你們的選擇譜成了今日的後果,而今日的選擇將決定你日後的結果。

可是,捫心自問,倘若時光可以倒流你真的希望兩人未曾如此投緣地相會嗎?那段深刻交流的情誼,那些夜晚讓你覺得很深入的內心話,如果就此消失在你生命裡,真的會是你要的嗎?究竟是相遇相知後又疏離比較後悔,還是一切都沒發生比較後悔[1]?

「原來我很快樂  只是不願承認
在我懷疑 世界時  你給過我 答案」

我想,雖然你有一個模範妻子,但或許心裡面仍然有一塊是空洞的。她做得很好、幾乎沒有可以挑剔的地方,不過總覺得少了一些什麼,然後在你開始迷失方向的時候,有人給了你答案,就是這個新進的同事。她幫你更了解自己,像是一台挖土機,深入你的內心,那是一種可遇而不可求的「懂」,所以當這樣的「懂」瞬間被抽離時,強大的失落席捲而來,你開始懷疑自己:我是不是做錯了什麼,妳才會開始疏遠我?


圖|《我們》MV  截圖

心理學 OK 繃

其實有時候對方的「疏離戰術」只是她的一種自我保護機制 [2]。

如果真的如她所說「她很怕別人太過靠近和關心,這令她很害怕,她需要空間」,那麼恨可能相對於你,她比較趨向於逃避依戀者,對他來說「保持距離以策安全」,所以當你想要跟她更靠近的時候,她就會退回去她的安全距離───而如果你繼續窮追不捨,她就會像是受到驚嚇的貓咪,一去不回。

「我最大的遺憾  是你的遺憾 與我有關」

你可能會納悶,如果他這麼怕與人靠近,那為什麼一開始我們這樣聊天傳訊息他覺得可以呢?難道不能回到以前的關係嗎?

我的猜想是,她一開始可能真的把你當成可以聊心的朋友,但就像你所說,其實到了後來你也不清楚自己對她是不是有曖昧的情愫,然而逃避依戀(如果他真的是的話)對於「關係將要進展倒下一階段」(從朋友到伴侶,或從伴侶到結婚)這件事情是有很多阻抗的,再加上他們又不喜歡衝突[3],所以當他意識到「現在我們的狀態似乎有曖昧的危險」時,他們經常會用「不是你的錯,是我的問題!」(not you but me),來做為逃避爭吵的方式,如果這時候你又繼續追問「所以,我們到底怎麼了?」那麼她可能會真的就消失了,變成一種遺憾。(推薦閱讀:「我愛你,但不能愛得太靠近」致逃避型依戀者:我們會愛,也會受傷


圖|《我們》MV  截圖

那該怎麼辦?要怎麼讓她跟我回到以前的關係、減輕自己對妻子的罪惡感、或是不讓自己在辦公室裡面受到她的影響?好多的問題在你心裡打轉,也難怪同事會覺得你的笑容不見了(這裡,你又多了一個壓力:你得假裝沒事,但其實很辛苦)。

老實說,最快的方法就是換公司,對於不安全依戀風格的人來說,隔離是一個相當有效的方法 [2],在這當中你可能還是會想到她、懷念起以前的遺憾都沒有關係,不要責怪自己。不過在這裡工作這麼多年,要換也不是容易的事,所以如果暫時無法離開,你可以一邊騎驢找馬(看有沒有機會找別的工作),一邊調整自己的心情,我相信對你來說最辛苦的並不是「她不理你」,而是「她不理你會引起你的情緒,但你在公司又只能壓抑,在家裡更不能說」的難過感受。因此,試著給自己找一些情緒的出口(例如找諮詢/諮商/輔導)說說,或是拿筆寫下來你的心情,擔心被看見的話可以燒掉 [4],把思念放到遠方。

我們常常以為,那些回不去的遠方變成自己身上的重量,但或許正是因為這些遠方,我們才開始貼近自己的胸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