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X海苔熊為你點歌】單元,週三七點,準時為你放歌!曾經劈腿的一段關係,兩人該如何找回信任?海苔熊透過心理學告訴你,得從「面對劈腿」這件事開始。

嗨,海苔熊:

記得,第一次聽這首歌是從他口中唱出來的。

「下過大雨的午後 走過熟悉的你家門口⋯⋯」我們在語(言學)校認識,一切都來得很快,相愛得快、發生得也快⋯⋯

你說 牽手可是會把女生的心牽走
我毫不猶豫的緊握

那時的我們牽著手走路,一回去宿舍,我就上網查這首歌,不斷的反覆播放,覺得很悲傷,也因經過幾天的相處,他一直吸引著我,聽完他的感情史後,我很想照顧他,想給他滿滿的愛。

就這樣,語校結束後,我們各自往自己的人生目標出發。但每天都還是保持著聯絡、視訊。由於他人在國外上班,我們持續著每兩個月才見得到面的遠距離,記得快滿一年的時候,我滿心期待,覺得他最近改變了好多,越來越有男朋友的貼心了,殊不知下一秒是一個女孩 A 傳訊給我,請我看 Instagram 的小盒子,發現是 A 的朋友傳訊跟我說:我男朋友欺騙她朋友 B 的感情。他偷吃。

我不敢相信的直接打給 A,鉅細靡遺的聽了她說他們(我男友和 B)認識的經過。我想起男友騙我說,上個月他跟兄弟的國外旅行沒有女人(原來也是個騙局?)。這女孩 B 我也認識,都是在語校的同學,那一刻,我整個崩潰大哭,我真的完全不能呼吸,我很愛很愛他,第一次遇到一個男人,讓我不顧一切的付出。

因為時差,我(終於)連絡到了他,他只跟我說了抱歉,他不是故意的。那個夜晚,我完全不想再經歷一次(當初知悉時的那種崩潰),我從來沒想過愛上一個人會變成這樣,我緊抓著棉被,不到一個小時又會驚醒,我想他,我想聽到他的聲音,但腦子裡不斷出現那女孩跟我說的故事、想起所有的畫面⋯⋯

經過了幾天,我們還是保持著聯繫;過了幾週,他才開了視訊,那時候的我們,沒有多說什麼,看著彼此的眼睛,很不捨得一起笑了。又過了幾週,他一下飛機,我們就見面了。

我對他說:「要繼續下去,要愛,就好好愛,若你想自由,我們就分開。」確實,一開始我們沒什麼感情基礎,我人也不在台灣,這感情確實存在許多漏洞,儘管身邊朋友怎麼勸我,我都想要「自己努力經營的這份感情」有個好結果。

他回答我:「想一起走下去。」

當年那話題,誰也不敢提,但我真的滿肚子的疑問,我想知道他當時到底怎麼想的?一陣子後,他說他知道錯了,對不起我,他也看不起自己,知道說什麼都沒有用,但真的不是故意的。有天晚上,我又開始歇斯底里起來問他,他沒有多說什麼,只說了:「我多希望我們兩個之間沒有發生那件事,我真的很後悔⋯⋯」(推薦閱讀:【為你點歌】我們愛的,可能只是很愛對方的自己

我自己想,誰叫我們一開始沒有感情基礎,人在異鄉,又有女生獻殷勤,雖然很多事明明都可以避免,但他動搖了。

或許,經過這一次,他不是變得更好,不然就是又來一次,我得到這樣的結論。或許,海苔熊您跟我朋友一樣,為了我好,厭惡著這男人,希望我趕緊放生他,說男人有一就有二。我試過,但真的好愛好愛他⋯⋯


〈牽心萬苦〉MV 截圖

後來的他,帶我認識了他朋友、他的家人,一起出去玩,一起吃過飯;他也認識了我父母親,一切看似很穩定。但有個從一開始到現在一直沒解決的問題,他不願在臉書上公開我們的關係,例如合照啊什麼的,他覺得低調才走得長久,不喜歡放閃,不喜歡我好像在炫耀一樣,這點會讓我想很多,但他希望我相信他,不會再做傷害我的事了。

我是不是還過不了(信任?)那一關?現階段,他重心都在事業上,常常感受不到他對我的用心,我很愛亂想,晚上夜深人靜,或者是網路不好而聯絡不到他的時候,我就會開始慌,我好討厭這樣的自己,我常常會因為這樣而行屍走肉,常常因為開車看到「他曾經載她去玩的城市」的名稱,而感到難過,後來想想不是辦法,我要求他必須帶我去那個城市,還有那個國家,我才不會每次一看到就悲傷。

我覺得我現在好像有點神經質到會一直盧他⋯⋯盧他怎麼去哪都不報備,回到家怎麼都不說 blablablabla 的,當我冷靜下來,才覺得他也容忍我蠻多的⋯⋯我一直都是個很活潑的女孩,很開心我愛的人也愛著我,但我總是因為「安全感」或者「他和一般男朋友的觀點很不同」而感到徬徨無助。比如說出門報備這件事我們討論過,但他覺得他獨立慣了,不喜歡被人家管;又如,他很注重自己的隱私,手機、臉書什麼的,無法像其他情侶一樣,可以毫無顧忌的拿起來用。

海苔熊,我看了很多您的文章,今天鼓起勇氣想跟你分享我的故事,希望您能給我些力量。

重新提起這件事,(當年他劈腿的)事情已經過去,即將要滿一年,想起來已經不再會痛了。我總是還記得那句歌詞:「你說牽手可是會把女生的心牽走 我毫不猶豫的緊握」。

我覺得在我認識的他,包括他給我的感動、給我的感覺,都是不容置疑的,儘管他常常忽略了我,但我也在想或許是我太黏他了,我努力考上了想要去的學校,即將要去念一年,我害怕我們的關係會因此而改變,但我真的想找回從前自信的自己。

有時想想,會謝謝有那件事發生,雖然事情太嚴重⋯⋯但也因為那件事,我更懂得愛自己了,也因為那件事,我不再怕我說了什麼話會讓他不開心,而敢明白的表達自己的感受。後來他也帶我出國去玩了好久,給了我一個難忘的生日⋯⋯

雖然這首歌,是因爲前女友劈腿寫的初戀的歌,以前聽了總是淡淡憂傷,那件事發生的時候聽到心都如刀割,但現在聽到,我卻能用很平淡的心情聆聽,回想著,那當初,牽著手,走在街頭,如此純粹的我們。

(為方便理解閱讀,括弧內為阿熊我所加)

by 我想把頭埋進土裡(點播時間:2017 / 5 / 30 下午 6 : 35 : 59)


〈牽心萬苦〉MV 截圖

親愛的「我想把頭埋進土裡」(這個匿稱也太有趣了):

謝謝你跟大家分享你們的故事,這段感情一路走來很不容易,因為當年的事情,在你心裡面種下了一些不安,它就像是一個慢慢發芽的種子,在這一年以來的許多時刻被滋養長大。他不公開你們的狀況、回國的時候不把全部的時間留給你、 不跟你交代行蹤、出門不和你報備等等,都像是這個種子的養份,在你的心裡開遍了一塊歇斯底里的花園,你很討厭自己這樣,但又無法停止; 當你冷靜下來之後,總是知道他為你付出很多,但每當他灌溉這些不安的時候,你那種徬徨無助的感覺又會繼續發作。

一直以來,他好像都沒有辦法給你「你所想要的」那種 100% 的關愛;一直以來,你也清楚剛開始那段沒什麼基礎的感情、分隔兩地之後他發生的那件事情影響你們很多,但兩個人好像有某種默契,只要談到不安和害怕的部分,就會悄悄的閃躲。可是你很清楚,那些「你們一起手牽手閃躲的東西」並沒有不見,而是變成某種暗影,在好多個夜裡面,在你的腦袋裡面重複盤旋。當這些暗影累積到一定的程度之後,你就會開始盧他、盧他為什麼沒有給你足夠的愛、盧他為什麼明明知道遠距離相處的時間已經很少了,卻不願多花一些時間在你身上。

甚至有些時候,你還會提分手,但你很清楚那句分手只是一種手段,你根本不想離開他,只是心中有一部分的自己,想要藉由這種方式測試,他到底還在不在乎你。你心裡面有一個無法填滿的洞,你很討厭自己有這樣的洞[1],但又不知道該怎麼辦⋯⋯


〈牽心萬苦〉MV 截圖

心理學 OK 繃

在你的故事裡,我看到許多有趣的部分,不過礙於篇幅,我列了 3 個我最想討論的點在這裡,或許我們可以一起來思考這當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你到底愛對方什麼呢?

我經常遇到許多焦慮依戀的人來找我,困擾大概都是這樣的:「我很不安,我希望他能夠多關心我,但他總是說他的個性就是這樣,他想要有自己的空間。朋友都叫我放生他,但我真的愛他。」[2]這句話似乎蠻矛盾的,如果他不能夠給你你想要的愛,那麼你為何還能夠如此愛他呢?既然這段關係無法滿足你的需求,那麼你想要抓住的到底是什麼?

你說,牽手會把一個人的心牽走,會不會你愛的、所懷念的,有一部分是當年你們在語校一起「牽著手走在身邊」的那種感覺?因為現在再也回不到過去一開始最初的那種美好,所以你竭盡心力地想要把這段感情變回原本的樣子?想像一下,倘若當初沒有那個一開始的「牽手」,遠距離這樣的相處模式會是你想要的嗎?這些日子以來,你們不再是當初「沒有感情基礎」的兩個人了,對彼此有更多的了解,甚至可能還知道彼此的家人,如果遠距離會是這段關係的常態,如果他終其一生都會以工作為重,那麼這段感情真的還會是你想要的嗎?(推薦閱讀:【為你點歌】致愛得卑微的自己,告別自我安慰上癮的迴圈

你願意好好面對那件事情對你們的影響嗎?

當年事情發生的時候,你想問他當時到底怎麼想的,關於這個問題你自己有預先設想過答案嗎?或許是「老實說我從來沒有愛過你」或是「其實我愛他比愛你更多」,不論當下你心中預設的答案是什麼,或多或少都反映了你對於這段感情的信念。

關於背叛和原諒,過去我寫過很多文章但都有個共同的點在於——如果兩個人不曾好好面對那個創傷,那麼大概會一直受到那個創傷所侵擾。有些時候,他的背叛只是一個導火線,點燃了過往你「被忽視」、「被覺得不重要」、「被拋棄」等等的炸彈,那些你早年以為自己已經遺忘的傷痛,一起勾起來。有時候可能要花好幾年,都不一定能夠撫平這個傷痛,更有可能的是,兩個人要練習和這個既定的事情一起存在[3]。

你的不安有什麼「功用」呢?

你很不喜歡自己想太多,可是這個想太多有些時候是有所幫助的。有時候它會製造對方的罪惡感、有些時候它會協助你感到「至少我還是能夠掌控一些事情的」,光是這樣,就會讓你得到部分的安穩。當你看見不安的好處,也才能清楚為什麼你總是無法「放下」不安。

有時候最可怕的並不是發現對方沒有愛過自己,而是自己一直以來愛的那個人只存在回憶或者是想像裡。因為了解這個事實實在是太痛苦了,所以有些人會用力的想要把對方變回「自己想像中/過去的樣子」,但又由於彼此個性的差異,越弄越挫折、越搞越痛苦。

如果你覺得自己有一點點這樣的狀況,也不要氣餒。這個想像,也有可能有一些正面的地方,它協助你們在艱困的時候,還可以撐過這些日子;換句話說,活在想像裡面是一種選擇,離開想像也是一種選擇——當你開始練習區分這段感情從哪裡開始屬於自己的想像[4],或許就能夠判斷到底還要在這裡付出多少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