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Girl】聚集 Asia Girl 群像,看她們顛覆癡狂,讀她們非典型成功的那條路。帶你看亞裔演員吳恬敏在美國為自己勇敢追尋,在 #MeToo 運動裡為女性為人權發聲!

「嘿!為什麼我的孩子全部成績都是 A+,一定是因為你們教的太簡單了,這樣他無法真正學到東西!」在美國影集《菜鳥新移民》(Fresh off the Boat)中,你一定對 Jessica 這個角色印象深刻,她是典型的虎媽,最重視孩子的學業成績,當孩子拿到滿分時她不滿意,反而跑到學校向校長抗議要再提高難度,她也用盡心力節省花費,大熱天帶著孩子賴在賣場吹免費冷氣,把整盒試吃的食物帶走。

這個讓亞洲孩子都心有戚戚,讓美國人看見典型亞洲教育的 Jessica,像是可愛又迷人的反派角色,霸道得單純,蠻橫得真情。而演活這個角色的,正是台裔美籍演員 Constance Wu,吳恬敏。(《菜鳥新移民》爆紅女主角吳恬敏:女人不是附屬品,拒演只有空殼的角色


圖片|《菜鳥新移民》劇照

從小立志當演員,端盤子堅持夢想

初見吳恬敏,你不會忘記她臉上那開朗盛放的笑容,搭配深邃酒窩和微微鳳眼,還有健康的小麥色肌膚,談話的樣子智慧聰穎,眼神充滿自信,美式的自由奔放,與亞洲的含蓄堅毅,同時在她身上長成了很好的融合。

今年 36 歲的吳恬敏,爸爸媽媽來自台灣,卻是從小就在美國維吉尼亞長大,她從很小的時候就知道自己與家人不一樣,她的父親是大學教授,母親是電腦工程師,其他三個姐妹也都學業成績出色,只有她喜歡唱歌、表演,從小立志要當演員,從 8、9 歲起就在社區劇場演出。她享受在舞台上自由自在的自己,彷彿成為任何人都是有可能的。一直到了 16 歲,她獨身來到紐約影劇學院,一邊打工養活自己,一邊努力到各個劇場試鏡,爭取演出的機會,期待自己能向專業演員的夢想更近。

在這個時候她開始注意到,許多戲劇中亞裔的角色,多是主角的好友、助理等配角,似乎只是為了為主角增添光彩而存在,鮮少擁有自己的靈魂。劇本中加入亞裔、非裔、拉丁裔族群的演出,也多是出於政治考量,而非真正對那個族群的文化有所好奇。

2006 年她終於出演第一部電影《好女孩的秘密》,不過這個小配角沒有讓她獲得任何關注,往後又繼續經歷不斷的試鏡與被拒絕,她咬緊牙關,在試鏡、念劇本、端盤子中度過,她知道演員這份工作不穩定,收入也不高,可是這是自己選的,所以沒有怨言,也沒有想過放棄。「我也已經做好餘生都會過著這樣的生活的打算,並且已經覺得,那是一種恩賜。」

菜鳥新移民大紅,開啟對亞裔演員關注

吳恬敏沒有想到,2014 年《菜鳥新移民》這部戲會成為人生的轉捩點,她還記得當時去面試時,「就跟以前的面試沒兩樣,我也以同樣的態度對待它,就算是喜劇片我也努力爭取,用盡所有心力、真實和愉悅的心去面對。」然後她幸運得到了角色,影集獨特的亞洲文化與幽默演繹,也瞬間爆紅,獲得許多關注。

在此之前,已經有 20 年沒有以亞裔為主角的戲劇,在美國的電視上出現,吳恬敏也沒有想過這個議題,因為她之前的人生一直專注在如何生存與付帳單,但是「它改變了我!」吳恬敏說,意識到這部戲劇的意義,以及亞裔身份的獨特性,她開始把自己關注的焦點從「從自身利益」轉向「亞裔美國人的利益」。


圖片|紐約時報中文網

她與一群亞裔演員一起,向美國影劇產業的「洗白文化」提出批判,指出有許多屬於亞裔的角色,卻是由白人演繹,最著名的像是《奇異博士》中的古一大師,一位隱身在尼泊爾的武功宗師,卻是由 Tilda Swinton 飾演,還有許多其他在原著中的亞裔角色,被經過修改,完全去除了亞裔的角色脈絡,直接變成白人的故事。(Handsome Lady|時尚穿越:有一種性別,叫做蒂妲史雲頓

「我們在這個產業中是隱形的,就算有些故事的角色是亞裔,我們也無法獲得試鏡的機會,這真的很令人傷心。」

但是吳恬敏也認為洗白的情況有機會獲得改善,隨著越來越多的新媒體出現,人們勢必想要更多與眾不同的內容,去吸引他們的注意力,對不同族群的好奇,將拓展影視產業的眼界,她驕傲地說,《菜鳥新移民》的成功就在於它很真切,不過度美化:「我們慶祝彼此的不同而非同化,我們不假裝自己跟別人一樣酷,我們擁有自己獨一無二的『酷』。」

為 Me Too、Time’s Up 運動發聲,發揮正面影響

個性正義又直率的吳恬敏,在走紅後不只專注在個人事業,反而將影響力擴展到她所關注的議題上。

2017 年凱西艾佛列克因《海邊的曼徹斯特》拿下奧斯卡最佳男主角獎,但同時他曾犯下性侵的醜聞,也引發社會討論,吳恬敏第一時間在Twitter上發文:「就算他的表演再好,也不應該比正直的人性重要,因為演員的首要工作就是展演人性。」她知道自己的一番發言,可能會引來不必要的麻煩,可是她仍然堅持為弱勢族群發聲:「因為我也是女人,而且人權第一!」


圖片|BuzzFeed

當 Me Too 運動開始展開時,吳恬敏也義不容辭加入聲援,甚至在 2018 年時與女星娜塔莉波曼、瑞斯維斯朋、艾瑪史東等,進一步發起 Time’s Up 運動,要將反性騷擾,正視女性工作權益的精神,從娛樂產業擴張到各行各業。

她在今年初於洛杉磯的大遊行中發表聲明,眼神堅毅說到:「我站在這裡,代表被忽略、批判,或是被單一化,期待我們應該甜美的亞裔美國女性。我們發起 Time'up 運動的原因,就是希望不管你的種族、文化、性別是什麼,你都可以很安全地做你自己,成為你想要成為的人。」接下來,他們還要籌組法律辯護基金會,要為無權無勢的婦女發聲,對抗在職場中遇到的騷擾與不公,真正將自己的影響力,發揮在為眾人維護利益。(延伸閱讀:【性別觀察】#METOO 運動過火了嗎?女人開始自省,但男人去了哪裡

吳恬敏擁有期許世界和平的野心與熱情,更曾在訪談中提到:「不只是我工作的環境,我們應該把平等的範疇再放大到婚姻,甚至是基本人權,像是一個人的性別或是性向,不能作為剝奪他們被平等對待的藉口。有些國家不鼓勵女性求學,而有些地區不允許同志婚姻,要讓這個世界更加和諧,我們必須拋開對他人的成見,不以有色的眼光對待他人才能促成。而從個人到國家,都需要更多的同理心,設身處地替對方著想,這樣才能真正改善不平等的情況。」

全亞裔電影《瘋狂亞洲富豪》,演繹勇敢獨立新女性

近期吳恬敏又參與了一項好萊塢的新突破,出演全亞裔陣容的電影《瘋狂亞洲富豪》。

她在戲中飾演聰穎勇敢的年輕教授瑞秋,與相戀多年的新加坡裔男友情感甜蜜,陪他飛回新加坡見到他的家人時,才知道他們竟是新加坡第一富豪,上流階級的潛規則與鬥爭很多,包含準婆婆的刁難,與眾多情敵的陷害,考驗著她的智慧與能耐,是否能讓感情繼續走下去。


圖片|華納兄弟

《瘋狂亞洲富豪》是好萊塢繼 1993 的《喜福會》後,睽違已久,全由亞裔演員出演的商業片。根據《電影不平等——好萊塢演員和種族主義》(Reel Inequality: Hollywood Actors and Racism) 一書作者王嵐芝 (Nancy Wang Yuen) 的研究,在 2015-16 年度,64% 的電視連續劇沒有一個亞裔美國人的常規角色。另一份報告顯示,在 2017 年票房前 100 位的電影中,近三分之二的影片中沒有一個亞洲或亞裔美國女性角色。這都反映了亞裔角色在影劇的邊緣化,因此《瘋狂亞洲富豪》的出現,意義非凡,導演朱浩偉更表示:「這不只是一部電影,這是一次改革。」

吳恬敏飾演的瑞秋,和她一樣獨立、堅強,知道自己要什麼,也勇敢追尋,她在試鏡這個角色時,因為拍戲檔期對不上,仍鼓起勇氣寫信向導演爭取:「我瞭解時間上無法配合,但我希望你知道,如果你能等我,我會為這個計劃投注所有心力,因為這對我意義重大。」導演感受到她的心意,二話不說答應等她。後來事實證明,這樣的等待是值得的,吳恬敏確實演出了一個討喜又鮮明的瑞秋,深植人心。

在電影上映前,她也感性發文說到:「我知道《瘋狂亞洲富豪》並不能代表每一個亞裔美國人,對那些不覺得自己有被主流注意到的人,我希望有一天你可以找到一個能夠代表你的故事,我會替你加油。我們每個人都不一樣,但每個人都有故事,我是移民的美國女兒,移民的故事就是夢想、愛、犧牲、勇氣與榮譽的故事,他們才是讓美國偉大的關鍵。」

經過十多年淬鍊,與人生的低潮、爆紅,點點滴滴都涵養了吳恬敏的戲劇底蘊,讓她演的不只是戲,更是真切入裡的人性面貌。這位留著台灣血液的女性演員,帶著她的正義與熱情,正要開啟燦爛的星途,也讓世人看見亞裔族群的美好與可愛,自成一格。


圖片|Hollywood News Source

吳恬敏語錄

「在這一行你不一定要厚臉皮,因為我覺得一個真正的演員, 一定是內心敏感和脆弱的,他們才能真實地感動觀眾。」

吳恬敏

「我寧願失去所有也不想失去我自己,因為我曾經體驗過,那感覺真的比失去所有還糟。」

吳恬敏

「結果並非是工作中最重要的事物,工作應該是當你接近真理時能獲得的意義。就算你沒有得到任何獎項或獎勵,工作本身就會是一個獎勵,因為你擁有真實的好奇心、同情心、勇氣,和堅定的信念。」

吳恬敏

「如果你能確保你的工作與你的價值觀相符,你就不會有空虛感,因為你的選擇源自於你知道自己是什麼樣的人。」

吳恬敏

「如果你狀況很糟,不要再繼續抨擊自己,畢竟起起伏伏、傷心難過是人生的一部分,它會來自然也會走,所以起步時帶著一點優雅、一點勇氣,並在途中多認識一點自己吧!」

吳恬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