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東京醫大爆發的醜聞,不禁讓人訝異在看似開放的現今,仍存有不可置信的性別歧視,也再次省思女性在社會上仍處處遭受不平等對待。

10/16 更新

七月初,日本東京醫科大學爆出入學考減收女學生的新聞,針對女性考生一律扣分,以維持男性高於女性的錄取率。而日本文部科學省在事件爆發後,針對錄取率男高於女的大學醫學系進行調查,發現其他大學亦有差別待遇。雖然目前文部科學省沒有公佈這幾所大學,但預計今年年底會彙整所有調查結果。

超過百年歷史的東京醫科大學,今年 7 月初因賄賂日本文科省一事爆發醜聞。為了獲得政府補助款,而與文科省利益交換,替高官小孩入學考加分。在東京地檢署持續調查下,更發現東京醫大在進行入學考時,只要是女性考生一律先被扣分。而這種不平等的作法,已於 2011 年持續至今。

東京醫大女學生的錄取率,在 2010 年高於男性後,已連續 8 年低於男性。今年錄取率更低於 3%,只有 30 名女性順利入學,男性則有 141 名。


2010 年女性錄取率高於男性後,至今都低於男性|來源

這件事在日本當地引起廣泛討論。相關人士透露,東京醫大會有此決策,推測是因為女醫師在結婚或懷孕時,會選擇離職或留職停薪。發生這種情形,導致旗下醫院醫師人手不足,因此被認為是「必要之惡」。許多網友得知此事後,都認為東京醫大的作法實屬性別歧視,並且本末倒置。

接連爆發行賄醜聞、性別歧視爭議的東京醫大,已在日本當地受到莫大的關注和輿論攻擊,日本當局也等待東京醫大內部發表聲明。(延伸閱讀:從 ISIS 綁架事件看日本道歉文化「對不起,我的孩子添麻煩了」

從影集產生憧憬,卻被現實扼殺

日劇《派遣女醫》於 2012 年推出第一季,便在日本造成轟動,幾乎一年一部的速度下,已於去年來到第五季。在日劇收視率不比從前的現在,除了剛開始的第一季收視平均略低於 20%,其餘季季超過,堪稱當今日本影劇票房保證,也讓電視台不惜以高額價碼,希望打動米倉涼子能繼續擔任主角大門未知子。

米倉涼子飾演的大門未知子,以派遣醫師的身份出任外科醫師。不參與任何派系鬥爭,加上精湛的開刀技術,使她成為眾醫師眼中釘。也正因她不同流合污,以及能力卓越,每每都能讓對她不利者鍛羽而歸。觀眾也藉由她的遭遇和表現,抒發自己或多或少相似的處境。


圖片|來源

但正因為是「影劇」,因此能夠表現出現實社會很難真實發生的情況。當你在現實社會,反對上層,或者跟上層意見不合,可能得到的結果往往事與願違。但不可否認,大門未知子的出現,對於受僱於人的職員以及女性觀眾,絕對有著鼓舞的功能。(同場加映:【如果你想】四部當代日劇推薦:我喜歡內心脆弱,仍努力戰鬥的人

相信有許多女性,看到大門未知子不受拘束、討厭權力勾結,以及高超的醫術能力後,對於醫師職業產生憧憬。而近日爆發的東京醫大性別歧視爭議,相對來說,則扼殺了女性成為醫師的可能。

不友善的職場,如何安心工作?

今年 3 月,台灣的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公佈從去年 5 月開始問卷測驗的「醫師職場性別友善調查」。調查結果顯示,有 55% 的女醫師曾經歷、目擊同事遭上級或雇主性騷擾;80% 的女醫師和 63% 的男醫師經歷過包含同事、家屬和病患在內的性騷擾事件。


圖片|來源

但僅僅只有 3% 曾申訴,其餘未申訴的案例,60% 的人沒時間或心力處理,42% 的人擔心申訴過程不被保密,50% 的人認為申訴無用,33% 擔心受壓力或處分,也有 12% 的醫師不知有申訴管道可用。調查結果也發現,男性受害者全數未用過申訴管道,原因之一是擔心陰柔氣質受到另眼看待。(推薦閱讀:院內無人敢言!55%女醫師曾目睹或受高層性騷擾

在台灣雖然未發生如東京醫大,以入學考扣分降低女性錄取率的性別歧視爭議。但大量的性騷擾事件,顯示出台灣醫療職場的性別不友善。而這也正導致許多從事醫療人員的女性和男性,在職場上時常要以戰戰兢兢地情緒工作,無法安心地展示專業。

身為男性,我不接受這樣的方式獲勝

希望透過這次東京醫大爆發出的醜聞,能改善申請該校的女性,在過去七年間低落的錄取率。並藉此警惕其他或許也存有類似情形,但尚未爆發的性別歧視事件。

女性在婚後和懷孕,選擇離職和留職停薪,或許會造成醫院一時人手短缺。但產生這種結果,是否表示,女性即使成為醫師,社會仍期待她必定會擔負育兒責任,而退出職場?男性醫師為人父者不在少數,為何僅有女醫師成為家長,才會造成人手短缺?醫療體系面臨該現象,應是將成本轉嫁外部化,而不是把男醫師育兒的成本,轉嫁到女性伴侶身上,進而產生收男醫師就是賺到、收女醫師就可能會賠。

以此為由,便減少招收女學生,則是本末倒置的作法。當局要做的,應是找出能改善此狀況的配套措施:從最根本社會風氣,「男主外,女主內」的陋習改正,而不是扼殺女性從事醫師職業。

減少女性醫師,會讓不少抗拒給男性醫師看診的女性,面臨遲遲不敢就醫的窘境。也可能提高性騷擾事件,使得工作環境更加不友善,反而讓改革性別歧視的速度更加緩慢。成為醫師,進入白色巨塔工作,仍是讓大多數人羨慕和憧憬的夢想之一。然而,層出不窮的性騷擾事件和性別歧視爭議,則像是宣告在這座高塔中,女性仍然只能在外圍觀。(同場加映:【性別觀察】中山女中性騷擾:姑息事件,是告訴孩子你的不舒服並不重要


圖片|來源

大門未知子這樣的女醫師不該只存在於影劇之中。當然,首要條件仍是要改善白色巨塔中,許多不成文的腐敗規矩。畢竟,以私下扣分的方式,讓女學生錄取率降低的作法,身為男性也會感到忿忿不平吧。難道只有這種方式,男性才能考贏女性嗎?假如真是如此,男性錄取學率才高於女性,我相信男性也不能心服口服。反而會覺得:別鬧了,我這麼努力,可不是要用這種方式獲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