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柚子甜寫給療傷中你的,若遇到失戀急性期,當感性還追不上理性時,請陪著自己的情緒走一段路。

因為失戀來療傷的人,大多是自己找上門的。米米算是個例外,她是被好姊妹「轉介」來的。

「我已經勸她勸到詞窮了,交棒給你吧。」米米的朋友對我前情提要:「她男友在外面交了新女友,搞到小三上門逼宮。本來她還希望他回頭,沒想到那個渣男竟然選了小三,隔天就東西收拾好搬離了家裡。」

米米受到嚴重打擊,連續好幾天都沒進公司,每天以淚洗面,躺在床上盯著兩人的合照發愣。「我那幾天去看她,都叫她想開一點,那種爛人不要也罷。我說老天是給你一個機會,讓你發現這個人根本不愛你,你要開心不是難過。但她還是聽不進去,我就生氣地說,天底下過得比你慘的人多得是,吃不飽穿不暖,你就不能想想他們,知道自己已經很幸福了嗎?」

「結果有用嗎?」我問道。

「沒有,她只叫我安靜一點。」朋友憤憤不平地說道:「說我不能體會她的痛苦。奇怪了,天底下只有她失戀過嗎?我是沒談過戀愛啦,但才不會像她那樣,為渣男哭哭啼啼。總之,我請她明天來找你,她也說好。就交給你了,看換個人說會不會清醒一點。」


圖片|來源

隔天米米來了,看起來有些憔悴,而且不大主動開口。「我聽你的好姊妹說了,她說希望我陪你聊聊,她好像很擔心你。」我先溫和地打破沉默。

米米看了看我,深深地嘆了口氣:「我知道她是為我好,可是我實在不喜歡她的『安慰』。」她不滿地說道:「昨晚我又被她氣到,因為她又丟了一篇文章給我,標題叫什麼〈關於失戀的八個正向思考〉,還說我就是太悲觀,才會一直走不出來。我當下差點理智斷線,但又知道她是好意,所以忍著不發作。」(推薦閱讀:【為你點歌】所有的錯過,都是最好的安排

「真的,我同意。」我點了點頭:「這種話真的很刺耳,我能夠體會你的心情。」「真的嗎?」米米抬起頭,眼睛露出些許驚訝:「我以為你會罵我,說我不夠振作,要教我努力站起來。其實我也知道他是渣男,該離開,該想開,但我就是沒辦法嘛!」

「失戀的時候一定是這樣啊!」我安慰米米道:「其實我之前失戀的時候也是慘不忍睹。上班忍了一整天,下班後踏出公司,左右看看沒有認識的人,才馬上戴起口罩開始大哭,還一路哭到坐捷運呢。」

「真的?」她睜大眼睛:「可是我看你的文章都很理性啊,以為你分手一定都很豁達,只要是不適合的人,馬上就可以甩開,大步地往前走。」

「這是哪來的誤會啊!」我噗哧一聲大笑:「剛失戀的時候,根本失去正常生活功能,甚至明知道對方很糟,卻還傻傻地希望明天一覺起來,發現這一切只是作夢,他還是那個最疼我的男友。要說到振作,是很久以後的事了。」

米米聽了也大笑起來,這才敞開心胸,跟我坦白許多失戀後的心情,邊說邊笑,有時候又掉了一些眼淚,但神情放鬆了許多。

晚上,米米的朋友來敲我:「她說今天好多了!你到底對她說了什麼?」她非常好奇地問道:「我努力了好幾天都沒有用的事,你是怎麼做到的?

失戀急性期:感性需要一點時間,才追得上理性

失戀的人會鬼打牆,這是必然的過程。人們一時三刻還想不開,不是因為不夠理性,而是感性的腳步還追不上。

很多人都有這樣的經驗:分手的時候,心裡明知這個結果比較好,感性上卻無法承認,還掙扎在原地打滾。因為理性是非黑即白、馬上就能切換的開關;感性卻是漸層的光譜,需要慢慢轉換。

在感性無法前進的時候,強迫灌輸「正面思考」是沒有用的,只會造成兩股力量的拉扯,甚至引起更大的撕裂傷。就算感性被理性暫時壓抑了,表面上好像振作了起來,傷口卻是被埋得很深,深到很久都好不了。(推薦閱讀:失戀、挫敗、低潮怎麼辦?擁抱負面情緒的五個練習

因此我們要做的,其實不是強迫對方「理性」,而是要慢慢地陪「感性」走一段路。

只要理性沒問題,感性需要時間是可以接受的。抱抱流淚的她、陪她喝杯輕鬆的下午茶,分享一段自己類似的遭遇,其實它的療癒效果,會遠遠勝過一句「你要振作起來」。

感性是很奇妙的東西,強迫它的時候只會僵持不下;但一旦被理解、被看見,它就會慢慢開始鬆動,一步步地往前進。多一點耐心,讓感性去跟理性會合,才是陪伴失戀者最溫柔的步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