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編輯與作者為你挑片,寫影評也寫生命故事,看見鏡頭下的縮影人生。從講述同志生命經驗的電影《親愛的初戀》,細看「出櫃」之於 LGBTQ 族群之意義與同志教育。

作者|林家安

最近亞洲社會掀起了一股「佛系」思潮,意指「什麼也不做,有目的的放下,靜待時機成熟的態度。」援用佛系的精神到出櫃概念時,就我認為,「佛系出櫃」係指「期待隨著個體身/心理的成熟,LGBT 族群將自然向他者揭露自我性向(現身)。」然而,倘若我們在學習階段不實施同志教育:透過教育活動,教導學生認識同性別之間有群友與密友關係之存在(吳清山、林天祐,2014。)個體不僅難以認識或無法悅納自我,更往往會在自我揭露的歷程中,出現障礙與迷惘。在未先擬定出櫃策略的情況下,若出現「不可抗力的詭異情境,逼得你不得不對全宇宙出櫃」時(《西蒙與他的出櫃日記》,P.167)亦可能造成心靈無法抹滅的傷害。

《親愛的初戀》描述一名 18 歲高三學生賽門(Simon),在不小心被朋友看見「私密信件」後,引起的一連串風波。持續往返的電子郵件內文,紀錄著他與同性筆友,阿藍(Blue)的初識、出櫃(coming out)與相熟。


圖片|來源

戀愛法則:全世界的「櫃」我都「出」一遍

探索自我、初戀、出櫃,這些(專)屬於同志族群最尷尬、最刺激、最忐忑不安的元素,同時出現時所激起的火花理應是很驚人的。然而,這次編導不小心在調配原著《西蒙和他的出櫃日記》(Simon vs. the Homo Sapiens Agenda)素材時因感情醞釀時間的剪裁與被閹割的情慾書寫,反倒是「平靜的」驚人。推薦閱讀:【為你挑片】從《弟之夫》看日本性別教育的現在進行式

即便如此,這部電影卻絕對有「一看的必要性」:《親愛的初戀》為第一部由好萊塢六巨頭製片公司發行、面向主流電影市場的同志青春愛情片。這也引出了《親愛的初戀》重要命題之一:提醒大眾「異性戀」不應成為性向的預設值(Why is straight the default? )。

當今社會裡有許多的習慣、常規,是基於多數人的互動型態、方式與內容在代代相傳中逐漸形成的「自然觀點」。我們可以發覺,許多自然而然的社會習慣、規範與制度其實是在「異性戀霸權」(heterosexual hegemony)作用下所呈現的「有序狀態」,其中實則隱藏許多忽視與壓迫。這樣的壓迫,引動了賽門與 Blue 兩位青少年的反思:

「《全人類戀愛法則》你不覺得,其實每個人都應該要「出櫃」一下嗎?為什麼身為異性戀就不用「出櫃」啊?每個人都應該要用某種形式聲明一下自己的性向,不管你是直男、同性戀或是雙性戀都一樣。——賽門寫給 Blue 的信。」

 

“Why is straight the default? Everyone should have to declare one way or another, and it shouldn’t be this big awkward thing whether you’re straight, gay, bi, or whatever. I’m just saying.”

開一半的書櫃:同志教育教不教?

做為翻拍電影,書/影迷一如往常地接受程度兩極:一派希望電影忠實呈現,一派認為應適度改編。《親愛的初戀》中最明顯的不同處包含「副校長」這位新角色的加入。

副校長相當關心同學,同時有明確的辦學理念,例如重視學生生活習慣培養(少用手機、禁止邊走邊滑),甚至以「OPEN DOOR,OPEN MIND」作為校訓。

起初,副校長(生理性別男)相當喜歡賽門,以不具師生階級的朋友關係對待他。「我覺得我們有共同的特質。」他曾這樣跟賽門說過。

然而在賽門「被出櫃」後,兩人卻有了 359 度的大旋轉。出櫃後的第一天上學日,副校長在胸口別上一只「六色彩虹徽章」迎接同學們。表面上相當支持 LGBT 族群,卻在賽門經過時拉住了他,嚴正地向他聲明:「我說過的共同特質絕對不是指⋯⋯你懂的,不是指性傾向。」更誇張的是,他直接認定賽門正與另一位男同學交往,只因為他們是「校內唯二出櫃的學生」。

原來在異性戀的心中,同性戀是只要「性傾向相同」就可以的一群人。


圖|《親愛的初戀》劇照

《親愛的初戀》中其中一個重要的主題,在於「源自無知的傷害」。

這不是一部「每天被恐同症/直男癌同學霸凌到想要自殺」的故事,也不是一齣「出櫃卻意外天崩地裂」的慘劇。然而,賽門身邊普遍「友善包容」的環境,卻在在彰顯我們的「一知半解」,其實掩蓋了「原來,我正在傷害別人」的認知,而這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

同志教育,真的不教嗎?(嘆氣)

出櫃策略:佛系出櫃行不行?

在台灣,同性戀議題既開放卻又隱蔽。2017 年五月,大法官會議宣告《民法》違憲,台灣或將成為亞洲第一個同婚合法化國家。然而,從 2018 年 4 月開始引發大量討論的「公投案」不難發現,台灣社會對於同志族群仍抱持著排斥或歧視的看法。

正因為大環境不夠友善,並未給予足夠支持,對同志族群來說,慎選出櫃(現身)的對象,是相當重要的。出櫃源自於「Out of closet」一詞,Closet除了衣櫃以外也帶有「秘密」的意涵。於是「公開性傾向的行為」被稱為出櫃,也稱為 come out;選擇不公開則稱為「躲在衣櫃裡」。推薦閱讀:蘋果執行長 Tim cook 出櫃宣言全文:以身為同志為榮,這是生命給我最好的禮物

出櫃與否就像是一場「囚徒困境」,兩種選項各有風險。 當我們在歌頌「出櫃=光明、深櫃=黑暗」的同時,實則忽視了其他可能後果。事實上,張揚地走出櫃子的人,可能飽受惡意攻擊、備受朋友排擠。而處在櫃子裡,或許可以保持安穩平靜。但無論如何,希冀所有人都能按照自己的策略規劃,而不是「非自願性出櫃」。

《親愛的初戀》中,賽門是「被出櫃」的:他的性向被一連串的電子郵件截圖,狠狠地在 Tumblr 被攤開來公審。

「出櫃」其實也有「歷程」上的區分。作家紀大偉認為,出櫃包括「向自己現身」,進一步則包含了向朋友、家人,甚至是陌生的社會大眾以及社會。因此,大多同志選擇走出隱藏性向的衣櫃時,除了做好心理準備外,也會先行選擇出櫃對象,並擬定出櫃策略,期望將自己和出櫃對象的衝擊(或傷害)降到最低,並且達到出櫃的目的。


圖|《親愛的初戀》劇照

對於青少年而言,無論是「自我認同」還是「出櫃」,都需要有足夠的心理準備,包含對自己的心理建設、對外在環境的考量、出櫃技巧和策略的掌握等等。相對地,突發的「被出櫃」會讓同志學生猝不及防地被丟到被審視、被窺探的處境。

這是我的事。只有我才有權決定何時何地、我要向誰出櫃,還有我要怎麼出櫃!——賽門

緣份到了,櫃子就會像自動門一樣打開?

別傻了,伴隨「叮咚!」走進來的,不是善心的買家而是強盜,奪走你自己出櫃的權利。

面對誠實的自己:與賽門一同留下愛的署名

《親愛的初戀》打破「唯有同志需要出櫃」的既定思考,顯示「對事物一知半解」的可怕;在臺灣「同志教育」仍有爭議的此刻,無疑提供支持、與反對兩方一個參考的文本依據。而對於同志少年而言,賽門亦提醒了我們「佛系出櫃」會面對的風險與需要做好的準備。

無論性別與性向,在愛情之前我們都需要先誠實面對自己的特質,才有能力對待、並接納他人。

起於一段文字,因為處境相似而產生共鳴,賽門以“Dear Blue,” 起筆,匿名回應同樣迷惘的少年。少年的步伐踉蹌、甚至稍嫌笨拙,標記為「青春」的真摯仍足夠溫暖到與你我共鳴,化解惡意與嫌隙。隨著故事到尾聲,賽門終於鼓起勇氣,在信件結尾處留下“Love, Simon.”(愛你的,賽門)署名。在此同時,電影/小說的讀者亦在這趟旅程中,落款屬於自己青春的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