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編輯與作者為你挑片,寫影評也寫生命故事,看見鏡頭下的縮影人生。Netflix 喜劇動畫馬男波傑克,告訴你,儘管人生有奔跑也擺脫不了的命運,你的存在本身就足夠強大。

公號 ID|knowyourself2015
公號簡介|人人都能看懂、但只有一部分人才會喜歡的泛心理學。

一部來自 Netflix 的喜劇動畫,據說是世界上最喪的動畫片:馬男波傑克。

主角波傑克是一匹馬,18 年前他因為情景喜劇《胡鬧的小馬》在好萊塢爆紅,如今仍然住在比弗利山的大宅子裡,但已經過氣。他一邊在早上聽成功學課程,戴手環跑步,努力給自己打雞血,一邊在晚上亂搞,在泳池邊嗑藥磕到天昏地暗。

貓女 Princess Caroline 是波傑克的前女友,也是他的經紀人。她 40 歲了,搞得定工作中的一切難題,感情方面卻一塌糊塗,長期做著波傑克的備胎,戀愛對像不是已婚男,就是小孩偽裝成的大人。

波傑克的好友,花生醬先生也是喜劇明星。但和波傑克不同,他是一隻看似永遠都很快樂的大狗,他興高采烈地主持節目,興高采烈地求婚,甚至興高采烈地破產、失業,永遠相信美好的事情即將發生。(推薦閱讀:【為你挑片】《大佛普拉斯》:世界荒謬,我們唯一能做的只有「生活」

花生醬的女友戴安是一個槍手傳記作家,接到了為波傑克撰寫傳記的任務。她不滿足於寫普通、沒營養的名人隱私故事,而是想挖掘出名人的複雜內心和真實生活。

你可以假裝自己也是個快樂的 Zelda,但那不是真正的你

這部劇裡,有兩個新造的詞語——Zoe 和 Zelda。它們分別代表兩類人。

Zelda 永遠開開心心,對一切新鮮事物都想要嘗試和了解;Zoe 憤世嫉俗、多愁善感又小氣刻薄,靠偽裝來讓大家喜歡自己。

花生醬先生是開開心心的 Zelda。他對生活充滿熱情,即便公司被自己折騰破產,經紀人也因為玩 SM 太過火而被勒死在辦公室,在走投無路時,他依然去街邊的鞋店裡找到一份雜耍的工作,並且做得很開心。

他的女朋友戴安則是一個完完全全的 Zoe。她不喜歡和這個社會打交道,喜歡待在屋頂,在 party 上獨自在一邊抽煙,不能從平淡的生活中獲得快感。她很焦慮,總想做一些不一樣的事情,比如去戰火紛飛的車臣採訪。

她崇尚女權,想要揭露真相,認為花生醬先生不能滿足她在精神上的追求。因此,當花生醬先生給她準備了一個生日驚喜 party 時,戴安卻一進門就勃然大怒。因為她對這樣的場景感到很不適。

波傑克也是個 Zoe,他因為害怕孤獨,不願意讓室友 Todd 搬走,竟然設計破壞了 Todd 的搖滾音樂劇。

Zoe 往往不願承認自己是 Zoe,他們中的很多人想要做個 Zelda。但就像戴安的前男友告訴她:是的,你可以在這個 Zelda 的城市裡,過著 Zelda 的幸福生活,並且假裝自己也是個幸福快樂的 Zelda——但那不是真正的你。

 

但 Zelda 又真的是 Zelda 嗎?當戴安和花生醬先生為了是否要去車臣又開始爭執時,花生醬先生說出了這樣一番話:

「這個世界是一個殘酷無情的虛空。幸福的關鍵並不在於尋找人生意義,而在於讓自己一直在不重要的事情中忙忙碌碌地度日,直到死去。」

Zoe 和 Zelda 的區別,也許只是在看清真相後決定如何走下去。

家就是個臭水坑,在有機會的時候你要走出去

在馬男波傑克里,每個人都有一個不太幸福的家庭,特別是 Zoe 們。

戴安的三個哥哥,從小就假裝暗戀她的男生給她寫信,然後在長達十幾年的時間裡,都用戴安的回信來嘲笑和侮辱她。

在戴安的爸爸去世後,直到屍體放臭也沒人管。最後,她的媽媽和三個哥哥還把爸爸的屍體用機器絞碎成了肉塊。

在戴安極度失落的時候,波傑克遞給她一封信。信裡說:「一個也有著很爛的父母的人說過:家就是個臭水坑,在有機會的時候,走出這個水坑才是正確的。」

波傑克的父母也是時時刻刻都會跳出來補刀。由於要寫自傳,波傑克被戴安要求回憶一些與父母相處的片段,他沉默了 5 分鐘,說,Uneventful.(很平淡。)

他的爸爸是一個失敗的小說家,在父親節那天時做了個心形賀卡,爸爸卻勃然大怒,說賀卡像青豆一樣難看,斥責他一定是偷懶了。

有一次,他偷偷抽了一根煙,被媽媽發現。但媽媽說,她罵他並不是因為他抽煙。她說,「我罵你是因為你還活著。」

我太了解真實的自己了,相信我,沒人會喜歡那種人的

劇中的每個人都在逃避一些東西。戴安為了逃避庸常的婚姻生活,逃到車臣去給雪豹寫傳記;最後因為被騙又逃回好萊塢。她無法面對花生醬先生,卻不敢回家,只敢每天躲在波傑克家裡嗑藥、喝酒、吃垃圾食品。(推薦閱讀:【為你挑片】《淑女鳥》如果這就是最好的我,你要不要?

波傑克也總是在逃避,他明白自己是個混蛋,但卻無法面對這個事實。在拿到自己的傳記時,他看了一眼就勃然大怒,將書扔到垃圾桶,打電話給戴安和出版社要求不要出版。

而他又一遍一遍地看自己過去飾演的喜劇,試圖從那些歡樂的片段中麻醉自己。

一直到最後,他對拍攝無聊的商業電影感到不滿,於是臨陣脫逃,到新墨西哥州的初戀小鹿的家,和她現在的丈夫、兩個孩子生活在一起。因為不知道如何編藉口,他謊稱自己是來買船的,並真的買了一艘名為「逃離洛杉磯」的船。

但波傑克還是控制不住自己,想要求小鹿放棄一切和自己離開,在被拒絕失落後,他竟然和她的女兒上床,結果被趕走。這時,他終於明白自己就像小鹿說的:「無論在哪裡,你都是一樣的人。」

波傑克在內心深處一直想做一個好人,他其實知道自己身上所有的缺陷,但他還是想讓別人喜歡自己。他曾經衝到戴安的報告現場,求戴安承認自己是個好人。

但最終,他也明白:「我太了解真實的自己了,相信我,沒人會喜歡那種人的。」

就像波傑克的媽媽告訴他的那樣:「我知道你想要幸福快樂,但你不會的。你繼承了我和你爸爸內心的醜惡。你生來就支離破碎,這是你天生的。現在,你可以用工作、書、電影、你的小女朋友來充實人生,但你依舊不會完整。你是馬男波傑克,你無藥可救。」

當你悲傷時就一直向前奔跑吧,不要回頭看

在第一季的一開始,電視節目主持人問波傑克,你怎麼看你演的那部喜劇《胡鬧的小馬》?波傑克說,因為你的現實生活並不如人意,所以當你度過了漫長的一天,回到家裡,你只想看一部人們永遠相親相愛的劇。不管情節如何,你只想看到在 30 分鐘後,大家都會團結友愛地在一起。這就是一部這樣的劇。

和情景喜劇不同的是,現實中的這部劇的演員們過得都不好。當年被波傑克出賣的編劇 Herb 得了癌症死去,到臨死前也沒有原諒他。

劇中被波傑克收養的孤兒飾演者 Sara Lynn 沉迷於嗑藥,在公眾面前頻頻出醜,還在神誌不清的狀況下和波傑克上了床。

在 Herb 的葬禮上遇見時,他們重新聚在一起,甚至沒有興趣表現出一點悲傷。

到第二季的結尾,每個人都沒有變,並不存在一個大團圓的結局。

波傑克還是自戀、懶惰,灰溜溜地回到了好萊塢。

Princess Caroline 的生活還是一團亂,和偽裝成大人的小孩分手,又陷入了婚外情,她還是不知道怎麼照顧自己,又強迫性地照顧別人。

戴安終於鼓起勇氣離開了家,去車臣去給雪豹寫傳記,結果發現,對方只不過是一個虛偽的、包裝自己的人,她被利用了。她敲開波傑克的家門,說:我無處可去。

花生醬先生還是那樣充滿熱情,假裝不知道戴安想要逃離,每天給戴安打電話說為她驕傲,直到在餐廳看到坐在對面的戴安在欺騙自己,還是假裝看錯人,讓戴安回家。

在他們當中,並沒有一個人真的開心。但他們還是很努力地活著、扮演著。

波傑克也明白,人生不過是一場扮演。在 18 年前的片場,他就告訴還是小孩的 Sara Lynn:「粉絲是你最好的朋友,沒有他們,你什麼也不是。你的家人永遠不會理你,你的愛人會離開你,或試圖改變你。但你的粉絲,只要你對他們好,他們就會對你好。最重要的是,對這些人來說,你得給他們所有他們想要的,即便這會讓你精疲力盡、傾家蕩產。不管發生什麼,不管你會有多痛苦,你也不要停下舞步,不要停止微笑。」

這很像是劇中的另一個情節:9 歲的時候,波傑克給自己喜歡的明星驕馬寫信說:我是個好孩子,我喜歡玩和上學,但有時候我會感到悲傷。有什麼辦法不傷心嗎?

在節目上,驕馬回答了這個提問:「波傑克,我像你那麼大時,我也經常傷心,我的家庭也並不幸福。但有一天,我開始奔跑,一切都變得有意義起來。所以,我就不停不停地奔跑。波傑克,當你悲傷時,就一直向前奔跑吧,不論發生什麼。你的人生中總有人想要阻止你、拖慢你,但別讓他們得逞,不要停止奔跑,不要回頭看來時的路。你的身後什麼都沒有,值得期待的只有前方。 」

不要以為這是一個勵志的橋段——最終,驕馬因為賭博身敗名裂,跳下了金門大橋。而當電視裡的驕馬回答這一段時,波傑克努力地靠近電視機,但還是沒有聽到驕馬回答了什麼,因為爸爸媽媽正在吵架、砸東西,蓋過了電視裡的聲音。

對於我們這些有著各自煩惱的凡人來說,馬男波傑克之所以能夠走紅,是因為在這部動畫裡,我們看到了很多日常中我們不敢流露出來的真實:糟心的事永遠會比順心的事多。充滿驚喜的偶然鮮少會發生,卻經常會偏偏錯過了原本該有的好事兒。你以為是人生谷底的時刻一定還會被新低突破。大部分熱情激昂許下的雄心都會無聲無息地消失。

但生活還是會繼續。你也萬分驚訝自己的抗打擊能力居然強大至此。你甚至還會在幾件糟心事兒之間的一點點時間裡看一集馬男哈哈大笑幾聲。而這才正是人性最偉大之所在。

真實本身就是強大的。我們生來也就是強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