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身體的戰爭!男女都有的身體形體焦慮,你知道一個平均體態的男人長什麼樣子嗎?

公號 ID|knowyourself2015
公號簡介|人人都能看懂、但只有一部分人才會喜歡的泛心理學。

「我真的太胖/矮了。如果我能再瘦下 10 斤/長高 10 厘米,我一定會過得更幸福。」

在我們的印像中,常常說出這樣的話、對自己的外表感到焦慮的似乎主要是女孩。她們明明看上去很瘦,但總是吵著要減肥;因為在自拍鏡頭里不夠好看,就要因此戒掉一個月的晚餐。

但其實,形體焦慮正在成為一種全社會的「通病」——越來越多的男性也開始為自己的形體感到憂心忡忡。

什麼是形體焦慮?

一個人對自己身體的審美和性吸引力的看法,被叫做「體像」(body image),這個詞最早由奧地利精神分析師 Paul Schilder 在 1935 年提出。當我們對自己身體的看法是負面的、消極的,認為它不符合社會和自我的期待時,就會產生形體焦慮。

研究表明,形體焦慮度比較高的人,與個性中的「內向性」有一定的相關度。此外,對審美高度敏感的人、完美主義的人,都可能會更容易產生形體焦慮。除了基因與個人特質的影響,文化環境也有著很大的影響。

Chapman University 的 David Frederick 致力於研究形體焦慮問題。他說,「對身體的滿意度和我們生活的太多方面聯繫在一起。」

David Frederick 說,那些對自己的外表更焦慮的人,通常整體的焦慮水平更高,特別容易有社交焦慮問題,且更容易抑鬱。他們容易陷入強迫性的節食、鍛煉和蛋白質濫用的習慣,可能導致進食障礙。而當這種焦慮比較嚴重、持續時間長、影響到正常的社會生活時,可能發展為體像障礙(Body dysmorphic disorder)。

對於不同的文化環境、不同的人群,形體焦慮有著不同的體現。在美國,針對大學生的調查結果表明,亞裔女性群體經常報告有形體焦慮,並感到自己在吸引力上不如美國白人,但實際上,她們是在線社交中最搶手的對象之一。在 UCLA 的調查中,亞裔女生對自己的外表進行過低的評價的比例(24%)是白人女生(12%)的兩倍。

而針對同性戀男性和異性戀男性的對比研究發現,在 11.6 萬名男性的樣本中,總體上有 20-40% 都對自己的外表不滿,但同性戀男性感受到的壓力更大,更可能去做整形手術,更傾向於在性的過程中,想要隱藏自己身體的某些部分。(推薦閱讀:拋開體態焦慮!讓人好想愛的女孩:「關注我的思想,而非身材」


圖片|來源

不只是女性,形體焦慮也是男性的戰爭

Frederick 對比了(異性戀)長期情侶和短期情侶中,男性和女性對自己外貌的焦慮程度。結果發現,當一段關係非常長久時,男性會比女性更在意自己的外表;而女性則相反,她們在短期的關係中,表現出更強烈的對外表的焦慮。

男性和女性的形體焦慮有一些不同。男性和女性對自己形體的焦慮主要來源於不同的方面——女性更在意自己是否足夠瘦,而男性則在意自己的身高,以及是否擁有強健的肌肉。

2014 年的研究針對青春期的男孩進行了調查,結果發現,近 18% 的男孩對自己的體重和形體非常憂慮。而那些極度擔心自己形體的男孩,不僅更容易抑鬱,也更有可能形成高危的行為習慣,比如酗酒、吸毒等。

隨著男性形體焦慮的加重,訓練肌肉變成了一項非常流行的行為,用蛋白粉、激素等加快肌肉形成的行為也越來越普遍。2012 年的研究中, 10.5% 的受訪者承認攝入物質以增進肌肉,有 6% 的受訪者承認在訓練肌肉時使用類固醇激素(長期攝入會增加抑鬱、自殺傾向、心肌症的發作概率,對青少年的風險尤高)。

「此前,人們認為進食障礙主要存在於女性人群當中。」臨床心理學家 Lemberg 說,但如今男性對完美形體的渴望已經大大增強。一個佐證在於,在過去的 15 年內,男性患進食障礙的比例顯著提高。

為什麼男性對形體的渴望變得如此強烈?也許我們可以從一個側面來獲得啟發 —— 超人、蝙蝠俠等等一系列超級英雄幾十年間在銀幕上的形像變化。

The Atlantic 對比了從上世紀 40 年代至今,在電影和電視銀幕上出現的超級英雄形象。在 50-60 年代,儘管英雄們也能阻擋火車、從樓上一躍而下、巧妙地脫身,但那個年代的英雄並不存在某一種單一的形象。

1948 年,第一個飾演超人的 Kirk Alyn 像是一個大學里普普通通的運動員。

1952 年的超人 George Reeves 肩膀很寬、胸部平坦、四肢修長,並沒有明顯的肌肉。

1966 年,與拯救城市的壯舉相比, Adam West 飾演的蝙蝠俠身形看上去太普通了。

到上世紀 70-80 年代,情況開始發生變化。Christopher Reeve 在被挑中飾演超人時,由於被認為身形太瘦,而被要求在服裝下面塞上假的肌肉。他並沒有這麼做,而是請了一位教練,最終增加了 13.6 公斤的肌肉。他的形像大獲好評,成為當時人們心目中最理想的男性身體形象。

同一時代的綠巨人飾演者 Lou Ferrigno 也展現出了大塊的肌肉和暴露的青筋。不同的是,他的健身習慣是在飾演這個角色之前就已經養成的。

到了 21 世紀,超級英雄的螢幕形象和衍生產業已經在我們的生活中無孔不入。但隨著英雄的形象越來越多,他們的形象卻越來越單一了。無論是 Chris Evans 的美國隊長,還是 Robert Downey 的鋼鐵俠,身材都是驚人地相似——寬闊的肩膀、倒三角形的身體、粗壯的大臂和清晰的肌肉線條。 

Maria Teresa Hart 評論說,超級英雄已經變成了可以在流水線上不斷複製的存在,最終,這些肌肉猛男的形象偏離了他們之所以是「超級英雄」(superman)的本質——他們是「超能力」(super)和「人」(human)這兩種身份的交叉。現在,超級英雄首先是肌肉美男,其次才是他們的人格特質。

我們對超級英雄形象的要求,反映出了全社會大眾審美的變化,而超級英雄們作為文化偶像,又反過來改變了大眾尤其是女性的審美習慣。

「文化偶像的社會影響,也變成了引發焦慮的重要原因,」Lemberg 說,銀幕、雜誌和網絡上的形象,潛移默化地影響著人們的審美和對自己的要求,這也是男人開始對自己的形體越來越焦慮的原因之一。而且這種影響從他們年齡非常小的時候就已經開始了:即便是樂高的玩具形像也具有清晰的肌肉線條,它們都能潛移默化地影響男孩理想中的身體形象。

但這樣的形象,真的應該是所有男性可以成為的樣子嗎?現實中的男性形象是什麼樣的?

來對比一下現實:根據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的人口普查數據,一個年齡在 30-39 歲之間、處於平均水平的美國男性,BMI 指數是 29 ,已經處於 WHO 標準的「偏胖」到「肥胖」之間。

如果以美國、日本、荷蘭、法國為代表,一個位於平均水平的男性身體長下面這樣,他們的平均 BMI 值分別是 29、23.7、25.2、25.55 :

這顯然和大家心目中理想的男性形像有很大差距。Lemberg 說,事實上,在男性人群中,最多 1-2% 的人真的能夠達到寬肩、倒 V、6 塊腹肌的標準體型。

為什麼全社會的形體焦慮越來越嚴重?

形體焦慮這一狀況,已經從女性擴展到男性,成為社會現象。那麼是什麼讓我們對形體的要求越來越高,為此越來越焦慮呢?

首先,一個人的形體在如今已經被和這個人的人格、甚至道德聯繫在了一起。如今,我們會把人們對形體的積極管理與正面的人格特質聯繫在一起。當我們看到一個身材 fit 的人(無論男女),我們會判斷他「有毅力」、「自制力好」。而當我們看到一個過度肥胖的人,我們會認為他缺乏自制力、懶惰;當我們看到一個過度消瘦的人,我們會懷疑他是否抑鬱、「有問題」。(推薦閱讀:「我超愛自己的肉肉身材」我們愛死了珍妮佛勞倫斯的原因

在女性身上,這種指責(即使有時是隱性的)一直存在,這也是女性一直承擔減肥壓力的重要原因,而如今,男性也難逃苛責,性別氣質和形體的關係變得更加密切了。過去,評價一個男性是否具有男子氣概,性格、責任感、經濟能力等因素有著很大的權重,但現在男性的身材、外貌所佔的權重越來越大。相比而言,在幾十年前,我們對身體健康的追求似乎更高於對外形本身的要求。我們也曾經更能夠欣賞一個身材瘦削、但很結實的男人。我們的父輩中,很多人有著良好的運動習慣 —— 游泳、籃球、乒乓,但他們很少會純粹為了鍛煉出好看的肌肉而練習。

與此同時,我們發展出了越來越多的指數、標準以及工具,用來衡量形體的完美程度。家裡不僅要有體重秤,還要有體脂秤;公斤不是檢驗的唯一標準,你還需要有一個良好的 BMI 指數,才會被人稱讚。當你去健身房的時候,教練總是讓你站上一台儀器,然後從幾十個複雜的身體數據出發來分析你的身體完美程度。標準越細緻,能否達到標準帶來的焦慮也會更高。

這個社會在不斷告訴我們,如果你是男性,你就要向超人和蝙蝠俠的身形看齊;如果你是女性,你的胸部和臀部越豐滿越好,其他地方則最好沒有一絲贅肉。

但是,當我們孜孜不倦地追求著這樣的形體時,真的會感到幸福嗎?

你會發現,很多長期以來對自己的形體感到焦慮的人,他們的焦慮並不會隨著體重的減輕、身形的塑造而減輕。對於一些女孩來說,哪怕瘦到 80 斤,她依然會覺得自己很胖,依然有很強烈的羞恥感。這是因為,我們對形體的焦慮其實只是一種表現——是我們內心深處的焦慮,以對形體不滿的方式表現了出來。

那些自我評價比較健康、幸福程度較高、對生活總體比較滿意的人,則不太容易有各種形式的焦慮,包括形體焦慮。他們能夠更坦然地面對鏡子裡不夠完美的自己。有時候,同一個人在不同階段的焦慮水平也是變化的,在一個階段裡可能焦慮水平較高,對自己的形體也會表現出強烈的不滿意,導致強迫性的鍛煉和節食;但這種焦慮也有可能會隨著生活處境的改善以及你對自己接納程度的提高而減輕——這會讓你活得更健康和快樂。

形體是外顯的,因此很容易被注意到。這是一種容易被感知的焦慮。你會在照鏡子、稱體重或者突然走過一面玻璃門時,感到極度恐慌:我怎麼會那麼難看?但往往,還有更多不容易、不願意被你感知到的問題,在潛意識的世界裡獵捕著你。形體焦慮反映的,也許是自我評價、幸福度過低和不安全感,你不滿意的是你的整個自己,是你的整體生活,並不是身體本身。

絕對的好是不存在的,我們要學習的就是接受那種 good enough 的狀態 —— 比起「我為什麼總是無法做到那麼好?」,我們需要這樣的思維方式:「雖然沒有那麼好,但也已經夠用了。」——夠用就行了。

另外一個和形體焦慮高度相關的思維模式是:我必須有良好的表現才能為別人所認可和接納。對他們來說,身體和許多其他事情一樣,是一種「performance」,而只有在方方面面都取得好的表現,他們才敢要求他人的愛。這樣的假設會讓這些人活在無窮無盡的自我要求裡;或者,有一天當他們覺得維持好的表現太累的時候,他們會自己先在自己內心放棄被愛和接納的可能,走入自我封閉。

為形體焦慮所困擾的你,需要做以下工作:

  1. 深入反思自己的生活,找到真正讓你不滿的根源所在
  2. 不要對自己太過嚴苛
  3. 學會要求別人接納一個「表現一般甚至不好」的你
  4. 反思社會文化對審美的塑造,理解你認為「自己身體不夠美」這個想法是被社會植入的
  5. 樹立新的性觀念:身體不是用來展示的,是用來感受
  6. 參與為多元的審美標準做呼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