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中選會通過反同公投開始,所有人都紛紛動員為同性婚姻的權利捍衛,只是連署的下一步在哪裡、怎麼操作?帶你看呂欣潔分享其他國家的公投策略怎麼做。

文|呂欣潔

這幾天感受到社群的情緒,也看到許多夥伴自發性的想做些什麼,覺得很感動。發起平權公投有他存在的意義與價值,社群的憤怒也需要出口,募集到這麼成功的數字,顯示出社群的動能,確實令人感到更多了一點的希望。這些發起的夥伴們,都是個人,沒有組織的奧援,做起來一定相當辛苦,希望大家給大家打氣,我們也已建立了溝通管道,會定期分享彼此的動作和學習。

這幾個月, 婚姻平權大平台-相挺為平權,全民撐同志和美國 Freedom to Marry 打過幾十場公投的運動者這些日子以來一直保持密切的聯絡,他們長期的研究指出,一般人民對「許多公投案同時出現」時,會傾向投「否」,基於投「否」較為安全,社會上多數的人是傾向不改變現況。而這點和台灣長期研究公投的學者看法是相似的,這也是當初平台思考是否要投入資源發起另一個公投的很重要的考量。(同場加映:中選會通過反同公投,三個公投內容是什麼,我們可以如何行動?


圖片|unsplash

單一題目的公投操作,和多項公投題目的公投操作策略有所不同。單一題目的訊息清楚,也好傳遞,但多題數的公投必須要思考到人民的投票習慣研究。

我之前二月去倫敦演講時,剛好趁機去了一天愛爾蘭,跟他們發起運動的夥伴討論了一整天,在當時,我們確實也擔心No Campaign(不同意運動)是否較難操作,因為愛爾蘭跟澳洲都是 Yes Campaign(同意運動)。後來也和澳洲婚權公投非常核心的人進行了討論,佐以美國大量公投的研究,得到以下結論——

不同意票並不會比較難宣傳,重點是要將「反對的意涵」連結到「反對票」,

比如說「拒絕歧視,請投不同意票」!
而非「支持人權,請投不同意票」!

並且「單一且簡單」的訊息,會是贏得公投戰的重要影響因素。

Yes Campaign 和 No Campaign 其實都不是運動成功與否的重點,而是宣傳策略中「訊息與 Tone 調的設定」,比如說:

這是一場需要所有人為愛站出來的運動,拒絕歧視的未來,請投不同意票。

而愛爾蘭、美國、澳洲其實都花了很多的經費做細緻的調查,去找到最適合當地的價值詮釋,我們也正和民調公司洽談合作,希望找到最適合台灣的「訊息與 Tone 調的設定」,而非只根據我們在同溫層中的感受,畢竟重點是影響中間不了解的民眾。

接下來,就是如何將我們所設定的訊息傳播出去,而這就是我們最缺乏的草根組織戰。不論是 Yes Campaign 或 No Campaign,要勝利的關鍵都是「對話」,透過人與人之間的對話,將訊息傳出同溫層,用中間民眾能夠理解的方式去「對話」,而不是「對抗」,因為對話讓人產生同理心,但對抗會讓人產生防衛心。因此,希望邀請大家加入我們的「對話行動」,創造勝利的關鍵是在每一個開啟對話的個人。

公投戰是一場輸不得的戰役,而且是需要至少數千萬經費的總統級選戰,不可能用對抗和聖戰式的方法贏得七百萬張公投票,我們需要所有人走在一起,同在一心,面對這或許是有史以來性別運動最重要的時刻,影響中間民眾,這樣艱難的挑戰,需要參考其他國家的經驗,再輔以我們自己的民調,訂定清楚的有效策略。

以上這些我們所搜集到的知識,前天我和婚姻平權小蜜蜂和平權前夕.彩虹起義的夥伴們提過了,也分享給大家,平台也搜集了許多實證資料,做好了萬全的準備,當然這是台灣第一次有多題數在一張選票的公投,如果同時又有反同公投和平全公投,在不同的文化與政治脈絡下,是不是會相同於其他國家的過去的經驗與研究,或許可在這次驗證了。(推薦你看:半世紀的婚姻平權運動史:今年會是台灣平權元年嗎?


圖片|呂欣潔

圖為愛爾蘭兩位非常優秀的運動者 Dr Grainne Healy 和 Orla Howard ,組織了非常成功的公投戰,透過 door to door(登門陌生拜訪)的對話策略,她們的團隊讓這保守的天主教國家,通過了婚姻平權,那一整天她們二位帶著我們跑了好幾個組織,無私的分享,在此我獻上深深的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