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Madeleine C. 寫【紐約都會愛情】,當家人建議我與伴侶分開,我才驚覺這是場沒有勇氣分手,也沒有勇氣捍衛的愛情。

Disclaimer:這不是我的故事,但是是我與許多在紐約遇上的女孩們的故事。如有雷同,純屬虛構,純屬巧合。

隱藏在銀行辦公大樓最高層的韓式景觀餐廳 Gaonnuri,傍晚窗外整片橘紅色的晚霞配上密集且此起彼落的建築物,我跟艾莉坐在餐廳正中央,面如死灰的看著餐桌上人生中點過最貴的韓式牛腩大骨湯,外加紅酒一杯。(推薦閱讀:【紐約都會愛情】那些發生在 Happy Hour 的速食戀情

我們同時失戀了。

艾莉到紐約念研究所時,與從十四歲交往到現在的男友毅揚開始遠距離戀愛,因為男友必須先當兵還有準備考托福,晚一年半才申請到位於密西根的研究所。她總不時地提起很期待男友畢業,就能馬上來紐約與她團聚。但直到最近剛畢業的艾莉順利在紐約找到一家金融市場研究的分析師工作,毅揚馬上提出分手。

「我等這一刻已經很久了,這幾年一直跟著妳的計畫走,真的好累。不是每個人都像你一樣對事業有追求的,我很確定我畢業後不會去你鍾愛的紐約,那個城市太吵太擁擠,人們生活的很緊張,總是被時間、被金錢追趕。如果生活在那裡,我是不會快樂的。紐約,沒有我想要的人生。」毅揚鐵斬節盯的說。


圖片|來源

一字一句,刺傷著艾莉的心,因為她心裡始終有一張藍圖,兩個人在紐約一起搬進一房一廳的公寓裡,養一隻貓一隻狗,一張兩個人坐起來剛剛好的沙發。假日去 Wholefoods 買菜,如果天氣好,便沿著九十五號公路開車去紐約上州郊外爬山健行。在艾莉心裡,只要在男友身邊,即使是喧鬧混亂的紐約都能過上歲月靜好的日子。但在毅揚心裡,紐約骯髒喧鬧,兩個山頭的貧富差距和遍地的負面情緒。

而我,面對的是人生二十五年來,最猝然的分手。

曾經以為長大後談戀愛,可以理性溝通互相協調,如果目標不一致也能好聚好散。但二十五歲之後,臉皮反而越談越薄,很多時候因為怕傷人,許多心裡的話哽在喉嚨說不出口。出社會後每週都至少安排去一到兩次約會,但相處舒服合拍的男人卻沒幾個,直到遇見了J。跟 J 交往時,因生活習慣類似,不需要做太多調整,甚至因為兩人都喜歡看表演,幾乎把每個紐約大大小小的演藝廳的票根蒐齊。唯一無法解釋的不自在感,便是我們似乎只擁有彼此的現在,未來一片茫茫然。(推薦閱讀:【紐約都會愛情】我們最好不相見,便可不相戀

因為在美國試探或是直接問別人的薪水或財務狀況是非常不禮貌的行為,交往五個多月中我只知道 J 在紐約的八年來一直是租房子,除此之外,只要一提及對未來有什麼想法跟規劃都只用「這聽起來不錯」、「那聽起來也可以」匆匆帶過。

一月中旬過完生日那天起,有個裁判在心裡不時的出來吹哨舉黃牌警告我與 J 的未來是一條死胡同。

兩個月前,當我們在第五大道上一路踩點聖誕櫥窗經過 Tiffany 的時候,特別轉頭告誡他千萬不要送我 Tiffany,因為我不喜歡這個牌子,如果要送禮物請過個馬路到對面的 Harry Winston。好死不死,J 送的生日禮物就是 Tiffany 愛心系列的銀飾項鍊。坐在公司鄰桌的同事剛好就戴著同系列大兩個尺寸的「致敬款」項鍊,另一個喜歡把事情推給別人做的同事也有同系列的戒指。一開始看到禮物盒時還以為是個玩笑,但打開盒子後發現卻是讓人驚訝又倉皇無措 T 家的經典銀飾絨布袋。即使心底感到委屈,終究不忍心因一條項鍊磨損我們之間的感情,當機立斷馬上堆出笑容說:「這個愛心的尺寸剛剛好,我很喜歡,謝謝你。」卻也打死說不出這條項鍊很漂亮。


圖片|來源

比起記憶力,更令人困擾的是 J 幾乎在過了八點之後就會進入一種昏昏欲睡的彌留狀態,而交往的五個月來,兩人從來沒有一起看完過一部電影,因為 J 始終會在劇情墊鋪到最精彩之前睡著,尤其在晚上七點過後。最常聽 J 說的一句話就是,這麼晚了你還不累啊?但他卻又可以從晚上十一點一路打電動俠盜獵車手到早上七點,我也在沙發上打盹等了一夜。如果想要親密時,都需要像燧人氏一樣不斷的鑽木取火,才能讓自己有一個溫暖的夜晚。不然大多數都是在早上的時候,被 J 挖起來在沒清醒的情況下匆匆了事,還得回頭稱讚 J 表現多勇猛。

難道我真的要跟這個人過一輩子嗎?

這個問題,不時地的心理出現,我就像已經在賭桌上輸掉九成籌碼但仍不甘心下桌的賭徒,堅信下一把就能一舉翻身。畢竟J沒有做錯什麼,他只是年紀長了些,我們只是需要比較多的時間去溝通罷了,種種細微的矛盾會隨著時間迎刃而解。我不停地告訴自己。

一個星期前,爸媽跟妹妹飛來紐約過農曆新年,忍不住想見一見 J。相處幾天下來,爸媽並沒有當面問 J 關於他的財務狀況還有未來規劃,只聊起我小時候喜歡把妹妹當僕人使喚,還有糗我長大後仍改不掉遲到又丟三落四的缺點等等。

但爸媽回到台灣後,打給我的第一通電話便開門見山的說:「他看起來不急。」

媽媽把話筒接了過去說:「我們也不是逼你現在要結婚,也不是說要他養你,你自己也是可以養活自己,更何況嫁妝也隨時準備好了。但已經接近四十歲的他似乎不是很積極想往人生的下一步走,而你,你自己想想還能等他多久。」(推薦閱讀:【單身日記】可惜我們偏偏不是讓彼此幸福的人

我沒接話。

「分手吧,他不適合你。」這是第一次被父母直接下令分手,就連以前違反校規跟祖耀談戀愛,班導師通知家長的時候,爸爸只似笑非笑的說:女大不中留喔。跟家風節儉純樸的小五交往時,媽媽也只在堂哥的世紀婚禮上對我說:你跟小五結婚的話大概是沒有這種規格了喔。

但這是頭一回,爸媽同時堅決反對。

「知道了,我會處理。」聽完一連串訓誡跟開導後,我不卑不亢的回應。

沒有答應分手,卻也沒強硬地起身捍衛與 J 的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