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迷人來稿。從日劇觀察寫社會上的性別歧視,別再說日本女生上班只為找結婚對象,看見女性的專業與實力,給與職場女性多元面貌。

文|李書曼                          

「日本的女性大部份婚後是不上班的,上班也只是為了在職場中找到結婚對象。」這是一位在日本工作過的台灣男性朋友所觀察出的結論,即使日劇也常常反映出這樣的社會現象,我不完全接受這個說法,不僅是因為這是來自男性的觀點,而是我認為只能姑且承認它為「片面的事實」。

《不好意思,我們明天要結婚》中女主角的情侶同事突然宣布兩人的婚事,女方也將在婚後辭職並專心於家務,這讓夢想結婚成為家庭主婦的女主角好是羨慕。

不可否認日本社會中確實有婚後就辭職,成為全職太太在家「相夫教子」的女性,也並不否定夢想成為全職太太的女性有何不對。只是許多人藉由表述這些「片面事實」的同時,附加的言外之意卻是「所以女性工作都是隨便做做」、「反正妳只是想找個人趕快結婚」、「生完孩子還有心思工作嗎」諸如此類的影射導向的結論就是「女性的專業性令人質疑」。(推薦閱讀:日本婚姻生活的權力分配:全職人妻不委屈

《99.9 刑事律師》中,與男主角同為律師的彩乃兩人一起向檢察官遞出名片,女方的卻被丟到一旁,令她感到十分錯愕。

女性在職場中不但易受到忽視,也常受到莫名的指責,不但衣著、髮型要符合規定,過於裸露或隨意會影響別人的工作,若發生職場性騷擾,那是因為妳服儀不整。不知從何開始,感性被視為陰性特徵,也成為了被攻擊的弱點,需要邏輯與理性分析的工作交到女性手上時,總是會掀起某些質疑的聲浪。

《Unnatural》中,身為法醫的女主角作為代理人上法庭前,受到叮囑要將襯衫的釦子扣到最上面,原因是身為年輕女法醫已不太具有說服力,更不能夠讓法官感到印象不佳。上了法庭還遭律師批評「感情用事就是女性的特質」,惱火的女主角忍不住反駁自己無法選擇性別,卻中了對方下的圈套,在法庭上爭吵的模樣看上去完全成了「感情用事的女人」。(推薦閱讀:拒穿高跟鞋就回家吃自己?用專業包裝的性別歧視

像《Unnatural》這樣職場女性作為主角的戲劇逐漸增加了,女性不再僅限於專業人士旁的助理或是傳統的家庭主婦,甚至是花痴戀愛女子等等角色,而是作為一個獨當一面的職場女子,帶頭揮灑女力,展現出女性的魅力與實力。

除了在戲劇中感受得到日本社會已開始正視女性在職場的表現,現實生活中也不乏遇到優秀的職場女性。筆者今年也在日本的某女子大學留學,大部份的教職員皆是女性,學校也致力於培養各領域的女性領導人與專業人士。雖然日本的女子學校起初是父權社會下的產物,女子學校學的盡是家政相關的知識,完全與培養職場女性的現況大為不同。從另一角度來看,在男尊女卑的社會洪流下,女子大學的設立讓女性有踏入學堂的機會,隨著時代的變遷走向現在的模樣,即使還有許多爭議,包含跨性別者是否也能入學等等議題值得探討以外,女子大學的設立,在日本特殊的時空環境裡,仍是一種進步的象徵。(推薦閱讀:專訪掌生穀粒創辦人程昀儀:性別不是阻礙,也不是特權

現在的女子大學已然轉型,並非是專門培養全職主婦的學校,設立之學科與一般大學無異。日本社會各個領域中,也有來自女子大學畢業的知名人士,並非如刻板印象:一旦闖入男性職場世界的女強人,一定就是家庭經營失敗的「強勢怪異老處女」。

過去的日本影視作品中,也常常塑造這樣的角色。《花樣男子》中,道明寺的媽媽顯然就是一位女強人,而且是「生人勿近」的女強人,與自己的兒子坐在相隔如兩個世界般遙遠的餐桌上用餐。

諸如此類的女性形象妖魔化職場上叱詫風雲的女性,難道能夠大展實力的女性,就不能夠同時擁有柔軟與愛嗎?隨著社會的變化,角色形象的塑造也有所改變,戲劇如人生,其中的角色也反映真實社會對人物的刻畫與期待。如今的日本社會職場女性已漸漸出頭,打出自己的天下,刻畫出的角色也不再是古板生硬的強勢女人而是聰明能幹卻又不失魅力的新女性。

職場女性打的不只是工作上實力戰,更是逆流而上,捍衛職場多元女性樣貌的女權生存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