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Nick 寫職場經歷也談人生歷練。一封來自主管的道歉信讓他更加篤定,待人處事,要做自己覺得正確且問心無愧的決定。

前幾天晚上,收到了一封遠從紐約來的訊息,是我以前在紐約工作時的上司,原以為只是在忙季時捎來的噓寒問暖,但在簡單的問候之後,原來是主管的道歉訊息。

還記得去年我還沒調來斯德哥爾摩之前的暑假,來了一個實習生 Matt,他跟在我的身邊整整一個多月,所以想當然爾,他在實習結束後的評分,也是由我來草擬。對四大會計師事務所的實習生來說,由於內部的流動率太高,公司亟欲新血,一般來講,只要你經歷過了重重難關拿到了實習的 offer,只要你在實習期間不要搞砸與客戶的關係,或者做一些不道德的事情,你基本上就一定可以得到全職的 offer。(推薦閱讀:《高年級實習生》教我們的人生四堂必修課

我在公司待了這麼多年,聽說唯一一個沒有拿到全職 offer 的實習生,是因為他辱罵客戶,所以你可以大概了解,拿不到全職 offer 的實習生,真的是非常的罕見。

我對 Matt 其實並沒有特別高的要求,就跟對其他的實習生一樣,我只希望你盡量能夠在能力所及內完成任務、盡量地多提問,然後當然最重要的,不要做一些違反常理或道德的「蠢事情」就好。


圖片|來源

幾天過後,我發現 Matt 的工作態度,彷彿給人一種「反正我知道你們一定會給我 offer」的感覺。

上班聽音樂當然沒有問題,只是 Matt 總喜歡在聆聽音樂之餘,隨著節奏大聲地哼唱;團隊給的工作他也總是一樣也沒完成就默默地回家,甚至一個問題也沒問,等到主管問起,他才詢問是否可以給他更多的時間。Matt 就像一個無底的黑洞一樣,每次工作交付給他就毫無下文;而因為他工作進度的緩慢,我也必須要每隔幾小時就停下手邊的工作,一直重複地教導他更有效率的工作方式,我也曾經帶他外出喝了幾杯咖啡,告訴他在客戶查帳的地方大聲地哼唱是比較不能被接受的行為。

每一次的叮嚀,Matt 總是禮貌性地說他 100% 地了解;但一個月過去,Matt 的行為卻總是未見改變。

於是在實習結束前的評量報告裡,我把我對 Matt 的觀察寫進去了文章;可是同時,我也知道公司急需用人,所以天人交戰了好幾個夜晚,最後才下定決心地把報告給遞交了出去。

隔天,除了團隊的主管,整個部門的最大頭都把我找了過去談話;除了一再重申公司需要新人之外,也不斷地告訴我只要 Matt 不要太糟,公司都還是可以訓練他,也希望我可以稍微地「修改報告」,讓 Matt 的實習過程看起來不要那麼糟。(推薦閱讀:你為何工作?把工作意義還給自己

當時不知道哪來的勇氣,我斷然地拒絕了主管的要求;並且一再重申我的報告是經過深思熟慮後才撰寫,我不能夠欺騙我自己的觀察。

最後不知道主管採用了那些方式,Matt 還是拿到了全職的 offer;當時我的內心也覺得自己在主管心中的形象全黑了,所以鬱鬱寡歡了好幾個禮拜。

到底要違背自己的良心以取悅主管,還是要相信自己的直覺,做自己內心深處評斷為「正確」的事情?

在 Matt 被錄取過後的幾個夜晚,我的心情真的盪到了谷底。因為修改報告真的只是小事,如果我當時選擇讓步,或許整件事情就皆大歡喜——公司招到了新人,主管與我繼續像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一樣,Matt 也拿到了工作。但就是因為我的固執,我恐怕已被貼上「不顧公司」利益的標籤;或許也因為與主管之間的口角,讓自己的形象全毀。

幾個月過後,就當我已逐漸忘記這件事情所帶給我的衝擊,我也早已調到了瑞典時,當時那位希望我修改報告的主管傳了封訊息給我,因為他對這件事情感到很抱歉。


圖片|來源

原來,Matt 在開始了全職工作之後,變本加厲。上班開始聽廣播,整天心不在焉,主管說的話也從來聽不進去;最後,上一個禮拜,Matt 遺失了一項重要的文件,那份文件載明了公司與客戶之間的對話紀錄,導致我們必須要重新再次跟客戶確認一些重大事情。

目前整個團隊正在考慮把 Matt 調離到其他的客戶,客戶也因為這件事情而極度地不高興,認為我們公司有失專業。

那位主管的簡訊一再地跟我道歉,也希望等我回到紐約時能夠與他喝杯咖啡,因為他當時應該要選擇相信我,而不是盲目地責備。我把手機放下,內心一陣沸騰,其實就跟我一直在其他的文章中所提到,只要相信自己的決定是正確的,那就放手去做;不管最後結果如何,你都能夠問心無愧、站得住腳。(推薦閱讀:「選擇做對的事,並把對的事情做對。」專訪瑞德感知科技創辦人林筱玫

如果當初我真的依照主管的意思去修改報告,那麼今天我收到的簡訊,或許是來自團隊裡頭的其他人——質疑為什麼我會讓 Matt 拿到 offer、質疑我為何沒有好好地觀察實習生。

時間真的會證明一切,如果你真的覺得自己的決定不違反任何良知,你也覺得自己盡了最大的努力,那麼或許結果看起來是不好的,你也毋須改變自己的立場,因為等到時間一久,自然有人會發現你的用心,自然世界會還你一個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