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演《我的媽媽是ENY》音樂劇!專訪黃韻玲,她說我們要時常提醒自己善待心中的孩子,他會提醒我們,看見自己最初的樣子,讓我們重拾希望。

出過二十幾張專輯的黃韻玲,身分多元,歌手、詞曲作家、音樂製作人、主持人、舞台劇演員、公司經營者,也擔任今年金曲獎的評審團主席與世大運閉幕式的音樂總監,在華語流行樂界中佔有極重要的地位。她今年唯一一部音樂劇的創作《我的媽媽是 ENY》,寫出了女性的堅強與孤單,寫出了愛與流浪的樂音。跟她聊聊音樂、聊聊孩子、聊聊生命中最重要的事。


(小玲老師在錄音室指導演員陶爸/AM 創意提供)

這次擔任《我的媽媽是 ENY》的編劇,非常榮幸寫的歌詞有機會被小玲老師譜成曲,一起來講述故事中角色的心情。第一次聽到小玲老師的 Demo,很驚訝,她每一首的 Demo 都是自己唱!不只歌聲中充滿感情、還要扮演各種的角色。一般的音樂劇作曲、編曲不會是歌手,很多的歌曲還是要經過歌唱詮釋指導,比較能夠拉近詞曲作者跟導演的想像。

我好奇小玲老師製作了這麼多的流行音樂,但音樂劇的作曲卻相對的稀少珍貴,於是便請教小玲老師其中的奧秘與不同。其實除了流行歌之外,小玲老師之前就做過很多電視、電影的配樂,所以要配合劇情、融入劇情跟推動劇情,對她來說這樣的形式很熟悉。做音樂劇音樂也一樣,她希望自己的音樂是能夠像水跟空氣一樣,像打點滴的方式慢慢地滴入人的心中。不希望觀眾在融入劇情之餘,還要花力氣去解讀音樂的涵義,去試著聽出來字在唱什麼,可以自然而然幫助觀眾去進入戲中角色的情感。而這樣的能力,其實是從戲劇演出培養而來的。推薦閱讀:「做音樂不要做漣漪,要做石頭」 一輩子的音樂人鍾成虎

她因紙風車的團長李美國接觸戲劇,那時綠光劇團說要做《人間條件1》,由吳念真先生編劇導演,小玲老師就向李美國自我推薦,想要參與這部製作。但是沒想到她到劇組的第一天,卻被安排要跟其他演員一起讀劇,而且還是台語,她被搞得莫名其妙,偷偷問李美國我不是來做音樂設計的嗎?但是卻又順理成章地念了下去。回家之後,她好強的性格使然,請教了他的媽媽跟阿嬤,台語怎麼念,隔天就讓吳念真導演嚇一跳。


《人間條件》劇照/由綠光劇團提供

黃韻玲在排練的時候,隱隱覺得劇中「江府林太夫人」這幾個字讓她覺得很有熟悉感,想了半天才發現,她自己的媽媽姓江,外婆姓林,所以江府林太夫人根本就是她自己外婆墓碑上題的字。她覺得自己會來演這個角色,就像俗話說的「戲會找人」,可能冥冥之中是外婆的指引。但是要一人分飾兩角,一個是青澀少女一個是強悍阿婆,對專業演員來說都是件極大的挑戰,對從未受過表演訓練的黃韻玲來說,又是如何勝任兩個角色?

小玲老師說:「我就把這兩個角色當成二重唱,你唱完換我唱,我唱完換你唱,兩個人有不同的聲線跟節奏,我就靠這樣來分別角色的質感。」小玲老師是如此軮巧妙的將音樂的理解運用在喜劇上,演完戲之後,她又將在戲劇中學習到的肢體表達、性格塑造、情緒掌握,運用在音樂製作上。小玲老師會教歌手在唱歌時,要能將歌詞中的「潛台詞」唱出來,就像在作角色功課一樣,同樣的歌詞卻有不一樣的詮釋,若作不到,不如就去唱 KTV。

所以當小玲老師為音樂劇的歌詞譜曲時,她就會將自己帶進每一個角色的心情裡,幾乎是把所有角色都演過一遍,並且設身處地的想像演員在一邊唱一邊跳舞的時候,句子要斷在那裡會比較好換氣。推薦閱讀:抑制不住押韻衝動的浪漫女子,專訪音樂劇編創張芯慈:「就是去做吧!」

《我的媽媽是 ENY》中,主題曲就叫【我的媽咪是 ENY】,講的是孩子希望媽媽陪伴的心情,孩子的歌聲唱來無邪又嘹亮,卻有著擊中人心的力量。我常以為,孩子是尚未被破壞的大人,雖然偶爾不懂事,雖然很多能力尚未具備,但他們有一雙清澄無畏的眼睛,總能看見我們早已僵化的思維所看不見的世界。而我感覺,小玲老師的眼神裡,也有著一樣的清澄無畏,永遠能看見這世界還沒發生的好事。


小玲老師親自指導孩童演員練唱/AM 創意提供

小時候的黃韻玲,早早就意識到她可能不能跟其他小孩一樣,好好地坐在課堂上上課。她的腦中總是出現很多的畫面很多的音樂,她說國小二年級的時候,她媽媽帶她看了一部劉家昌導演、林青霞主演的愛情文藝片《雲飄飄》,她好驚訝為什麼這齣戲的情節跟音樂竟然可以融合得這麼好?聽到這段音樂就想哭,聽到那段就感到很開心,一直跟媽媽說還想再聽一遍。後來,她就常在晚上趁爸媽睡著之後,爬起來偷偷寫劇本跟邊電影配樂,做到半夜兩三點,然後到學校去分配角色給同學,你演男主角、妳演女主角,再找一位歌聲比較好的同學演唱主題曲,最後趁著中午休息時間大家在午休的時候,拉同學到外面排練。後來雖然被同學舉報,被老師處罰,於是她稍稍改變策略,邀同學周末到家中,指定誰要當歌手,誰當評審,還要計分。於是多年後她在歌唱比賽中坐上歌手導師的位置的時候,她好想笑,小時候那扮家家酒的夢想,竟然變成真的!!

小時候一直沉迷在音樂世界裡的黃韻玲,後來去考台北市基督教兒童合唱團,。她在國小到高中的這段期間,跟隨合唱團學習了各國的詩歌、聖歌,藝術歌曲,也曾赴歐洲巡迴演出。家裡也有從舅舅家搬來的,堆積如山的黑膠唱片,讓她很年輕時就在披頭四、卡本特兄妹還有 ABBA 的歌聲中長大。她回想那段時間,龐大音樂素材「IN PUT」了她的童年,也奠定了她之後音樂創作豐沛的能量跟沒有領域的界線。推薦閱讀:「做音樂不要做漣漪,要做石頭」 一輩子的音樂人鍾成虎


小時候的小玲老師與家人/黃韻玲提供

出道很早的黃韻玲,得獎無數,看似優異風光,卻也經歷過公司倒閉、負債、婚變等人生的難關。她說在「友善的狗」倒閉又與前夫離異的那段時間,她身心其實有一些傷口,來不及被撫慰跟療傷,就被迫必須接很多的節目賺錢還債。所以那段時間,她除了平常的唱片製作外,又要演出舞台劇《人間條件1》,主持【娛樂新聞】跟【音樂魔力客】。雖然那段時間,人生的低谷讓她被迫成長,也開發了自己很多意想不到的潛能,但心中就有一部分的自己是疲倦不堪而脆弱的。在一直堅強的苦撐多年後,身心終於開始反撲,她為了希望恢復身心的平衡,開始接觸靜坐、氣功、能量瑜珈跟李鳳山老師的平甩功。後來有位預言家說她感覺到黃韻玲的生命中一直有一個力量陪伴著她,是個前世很早就離開人間,還來不及長大的孩子,就是因為這樣,所以黃韻玲會一直充滿著活力去嘗試很多事情,並且一直保有一顆童心,也是是因為小時候那個充滿力量的她,一直在保護著這個看似長大但內心其實很脆弱的自己。

後來她在許瑞雲老師的書中讀到「沒有人可以把不屬於你的的東西給你。」她才慢慢地學著跟小時候的自己道歉,或許當年人生最低谷的時候,那個前世的小孩已經代替她死過一次。年過半百後,她才補起心中那巨大的裂痕,感謝孩提時代的她,並宣告長大後的自己將成為那個能保護自己的人,她才漸漸與童年告別。


小時候的小玲老師與媽媽/黃韻玲提供

在《我的媽媽是 ENY》一戲中,講述了很多關於孤單的片段,不管是到異鄉打拼的印尼看護、嫁到台灣的越南新娘,還是工作奔波的職業婦女,甚至還在念小學的孩子,都有他心裡的一份孤單。這跟是不是身處異鄉、是否身邊有家人或婚姻關係無關,那就是一種狀態,在不被理解、不被看到、無法與人充分交流的時刻,自然而然產生的。

小玲老師覺得,人本來就是孤單地來到這個世界上,就像電腦裡有很多配備一樣,孤單就是人生中內建的一項配備,必須學著去跟它相處,也是她一直喜歡音樂,也希望兒子可以學習音樂的原因。身邊的人可能會來來去去,除了自己,所以更要善待自己,不為難自己,停止責怪自己,看著鏡子為自己加油!推薦閱讀:【人類圖氣象報告】不要攻擊自己,不要輕視自己


照片由 AM 創意提供

經歷了生命的四季,現在的她深深的感受到,所有的此刻都是不會再重來的,不管是榮耀或屈辱、悲傷或歡愉,過了就是過了,再多的錢、再大的誠意都買不回一分一秒。現在對她來說最珍貴的事情,就是「當下」,不管是工作、朋友或是跟家人相處,認真地投入在此刻,眼前的人事物便是最珍貴的。

跟小玲老師的訪談後,心中留下一顆閃閃發亮的寶物,便是「要懂得善待自己心中的孩子」,因為他/她會提醒著我們,去看見自己最原本的樣子,那是低潮時心中力量的來源,是最初的希望,也是最後的陪伴。


《我的媽媽是 ENY》 劇照/AM 創意提供